林老板李长生《行走阴阳,我在人间已千年》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行走阴阳,我在人间已千年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迎风尿一身

角色:林老板李长生

简介:行走于天地阴阳之间,隐匿在繁华都市下
不管你信不信,这个世界上是有一些人,在保护众生,不被妖魔鬼怪毁灭……
有的是为了得道成仙,长生不老
而有的,却甘愿自封修为,滞留人间数千年!

书评专区

游戏人间从2000开始:看了几本作者的书了,商业还真不是你强项,还是跟第一本的那种吧,来个快钱,然后写暧昧文

开局签到如来神掌:这书能火……起点读者是没见过大蛇拉大便

卡洛斯的烛光晚宴:女配作为穿越者智商不在线

行走阴阳,我在人间已千年

《行走阴阳,我在人间已千年》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林老板浑身颤抖,丝毫不敢抬头去看阎王一眼,生怕触怒了阎王。

听到阎王这么一问,他浑身哆嗦着,伸手往一旁的棺材一指,颤颤地说道:“在……在里头……”

林老板说完话,屏住了呼吸,心里头七上八下。

生怕在这一刻,阎王杀了自己。

他也不知道,李长生的法子到底管不管用。

林家宅子里头,一时之间,静如死水一般,没有了声音。

灵堂内,弥漫着一股清香。

小女孩阿秀,就躺在那灵堂的桌底下。

至于李长生,打呼噜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没了,估摸着还在棺材里头躺着。

良久之后,只听见阎王“嗯”了一声,缓缓朝着灵堂这里,走了过来。

林老板身子哆嗦着,低着头,只瞧见一双黑色布鞋,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

阎王一步,两步……

越走越近。

林老板更加害怕了,只觉得浑身都瘫软了,使不上一点力气。

一股阴冷冷的寒意,像是随着阎王的靠近,而越来越冰冷。

林老板感觉到,似乎阎王在盯着自己,顿时冷汗直流。

不多时,只觉得身上压力顿减。

阎王的目光,缓缓挪动,朝着棺材里头看去。

片刻之后,幽幽的声音响起:“不错,不错……你女儿倒是长得眉清目秀,深得我的欢心……”

听到这话,林老板禁不住微微一怔。

此时此刻,他心里有一万个疑问,却是丝毫不敢抬头,去看棺材一眼。

躺在棺材里头的李长生,猛然一睁眼,瞧见了站在外头的阎王。

这一看,倒是让他有些吃惊。

只见一张扭曲狰狞的面容,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这张脸,像是被泼了硫磺一般,诡异到了极致,双目的瞳孔,有些不对称。

面容上,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像是很满意。

李长生见状,也笑了,“蹭”的一下,从棺材里头坐了起来,说道:“阎王大人,你这是要带我去哪?”

说来也奇怪。

李长生的声音,听在林老板和林夫人的耳中,明明是个男子的声音。

可是,在阎王听来,却完全是个小女孩稚嫩的声音。

林老板和林夫人,也怔住了,这一刻,再也忍不住,一抬头,朝着李长生看了过去。

还未等他们反应过来,阎王幽幽地说道:“自然是带你……去个好地方……”

“好地方?可有好吃的?”李长生又问。

阎王脸上的笑意,骤然一滞,似是也想不明白,怎么眼前的这个小女孩,似乎对自己没有丝毫的恐惧。

他的瞳孔,骤然一缩,说道:“山珍海味,应有尽有。”

“那还等啥?咱们赶紧的……”

李长生说着,一溜烟从棺材里头走了出来。

阎王微微颔首,朝着李长生吹了口气。

只见一股白烟,从他的口中吹出,萦绕在李长生的身子周围,将李长生完全包裹住。

一旁的林老板和林夫人,惊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

这……

这是怎么回事?

莫非……这阎王,是个瞎子?

这样一个大活人,都能认错?

心中虽然疑惑万分,但林老板和林夫人,却根本不敢开口询问。

李长生一扭头,瞧见两人神情,似是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一笑,说道:“二老在此等我,我去饱餐一顿再回来。”

阎王的身子,缓缓地朝着门外头的白烟走去。

一时之间,李长生的身子,像是也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

那股包裹着他的白烟,像是托着他的整个身体,缓缓跟随在阎王的身后。

不一会儿的功夫,阎王和李长生,便出了院子的大门。

那股白烟不断翻涌着,诡异至极,不多时,只见如潮水一般退去。

一阵清风吹过,白烟不见了,阎王和李长生,也不见了。

外头,空空荡荡。

林老板和林夫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下巴都要惊掉在地上。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林老板自语着说道。

林夫人摇了摇头。

她一个妇道人家,哪里知道这些?

林老板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拍大腿,惊道:“哎呀,不好……莫非……莫非……是李兄弟代替我家阿秀,成了那阎王的祭品?若真是如此……岂不是……岂不是……断送了李兄弟的性命?”

林夫人一听,也怔住了。

林老板深吸了一口气,迟迟不能缓过神来。

夫妻两人一时之间,百感交集,心里头久久不能平静。

这一夜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若非亲眼所见,简直不敢相信。

“一定是这样……一定是……那阎王如此厉害,这片大山,皆归他管……落到他的手中,焉能生还?李兄弟……为救我们女儿,竟然……竟然牺牲了自己……”

林老板喃喃自语着,禁不住为李长生流下眼泪。

就在这时,只听见那睡梦之中的阿秀,呢喃了一声。

夫妻两人,身子一颤,这才想起,阿秀还睡在那桌子底下。

“阿秀……”

林夫人哭着连忙过去,将阿秀抱在怀中。

“娘……”

阿秀像是也清醒过来,睁开了眼,喊了一句。

林老板凑上前来,三人如劫后重生一般,抱作一团,直掉泪水。

可怜这小女孩阿秀,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嘟囔着说道:“爹,娘……我……我饿了……”

林夫人一抹眼泪,说道:“娘这就给你去做些吃的。”

说着,颤颤巍巍站起身来,连忙朝着厨房走去。

……

这一头,李长生跟着那阎王,出了白头镇,直朝着深山密林而去。

一路之上,大地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高空之中,月色星辰皆无,万里黑云。

密林的深处,时不时传来野兽的嚎叫声,诡异至极。

深山老林之中,灌木丛生,崎岖难行。

可这阎王,仿若真的管辖着这一片大山一般,所到之处,那草木竟然自行开路,分向两旁挪动。

阎王在前,李长生在后,幽幽荡荡,径直通往洞府幽冥。

不多时,便到了一处溪水旁,四周寂静一片,鸦雀无声。

只见那溪水边上,一座枯坟竖立,上头杂草丛生。

李长生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朗声说道:“原来你是这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