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京城第一个女猎户》萧真阿真(完结篇)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京城第一个女猎户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寸寸金

角色:萧真阿真

简介:萧家独女,山中猎户,上一世嫁入韩家,没过几日便死于非命
一朝重生,她本想好好帮扶萧家,结果韩家的少爷却追着她到处跑
她不想入韩家门,也不想再遭遇一次‘丈夫不疼,婆母不亲,死于非命’的下场
可是眼前男人……却是她前世最爱的那个
明明是重生了一回,她却有了犹豫,该如何抉择……

书评专区

激荡1980:有水军,评论太不自然。。

诸侯争霸:领主种田流网游,当时看着挺爽的

暴君时代:恕我直言 所有开无敌的 抹杀人类多样性的书都是傻逼 黑暗的人看什么都是黑暗的 中二的纸张

我,京城第一个女猎户

《我,京城第一个女猎户》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8章

“婶婶让我来帮忙。”心里有了决定,萧真反倒是放开了,微笑了下后,接过韩母手中的饭碗转身离开。

也拿了饭碗出来的柳如惠与韩母互望了眼。

“娘,我们方才讲的话,她应该没听到吧?”

“看样子是没。走吧。”

萧真进来时,听到婶子还在夸着自己是如何的好,她看到韩家父子一个个都沉默着。

哎,她的婶婶啊。想来,婶子的目的他们也是看出来了,也是,只要不是傻人,又怎会感觉不出来呢?

放下了饭碗,萧真极是豪爽的对着韩父道:“韩大伯,我来陪你喝几杯吧。”说着,将方才韩二哥准备自己喝的空杯子拿了过来,不理会众人的惊讶,倒满了酒。

“阿真,你,你在说什么浑话呢?”萧婶子傻眼。

“喝酒啊。我的酒量可是极好的,一斤下肚,不是问题。来,我敬大家一杯。”说着,萧真一口干。

进来的韩母与柳氏张大的嘴像是能吞下一颗鸭蛋,可以说韩家所有人都被萧真突来之举给震住了。

“韩大伯,这酒不错啊,藏了起码有五年以上了吧。”

韩父愣着点点头。

萧真哈哈一笑,又给自己倒了杯,再次一口干,呼,痛快。

“萧真。”萧婶子气得几乎要跳起来。

“婶啊,你不能光顾着说我怎么好怎么好啊,我的缺点你也该说说嘛。”萧真大大咧咧的说道。

萧婶子被萧真气得几乎要爆炸了。

“今天家里真是热闹啊。”一道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这声音?萧真喝着酒的身子一僵,听了二辈子的声音,她自然知道是谁。此刻应该在乡里读书的韩子然。

果然,听得韩母喜道:“子然,你怎么回来了?”

“两个月后便是乡试,夫子放我们十天的课让我们去县里游学,增长下见识,我回来收拾下东西。”韩子然笑着对母亲说道。

韩母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韩家弟弟回来了啊。”这个韩子然比她还要小二岁,叫弟弟是没问题的,萧真的目光大方的与韩子然对视,16岁的少年,五官生得好看极了,还没展开,但展开之后的轮廓,比起现在来,更是好看,再配着一双既清又深的黑眸,尽管这黑眸带着潭水一般的凉意。

用上辈子学过的一个词,那就叫俊美,渍渍。

“萧真?”看清了人,韩子然一时倒有些错愕。

“叫姐姐。我可是比你大了二岁呀。”萧真走到他的面前,露齿一笑,重新将酒杯倒满了酒端到韩子然面前:“喝酒吗?”

萧婶子的火爆要喷发了,只是强行忍住。

“你在做什么?”韩母脸色一变。

“萧家妹子,三弟不会喝酒。”韩家大哥忙道。

“是吗?”萧真哈哈一笑:“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就要一口干,不想这杯子才拿到嘴边,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便接过了她手中的酒杯。

萧真愣了下。

“我会喝。”在韩母的惊讶声中韩子然一饮而尽。

“子然,”韩母重重一喝,猛的推开了萧真,愤怒看着她:“萧家婶子,你们可以走了。”

“是该走了。韩大娘,谢谢你们家的好酒。”说着,萧真拉过已被气得说不出话来的萧婶子,在越过韩子然时,发现这个时候的韩子然比她还要矮那么一丁点,莫名的,心情大好,想到上一世,不管她做了什么,这位前世相公都对她冷冷淡淡的,她便极为不屑的睨了他一眼,就洒脱的离开了韩家。

这一顿酒,渍,实在痛快啊。

许久,只听得韩家重重的一声‘碰’,韩母竟然一手捶在了桌上,愤怒的道:“这样的女子,休想进我韩家门。”

韩家人再次被吓坏,就连韩父也被吓了一跳,成亲这么多年,他是第一次看到妻子发这么大的火,妻子的脾气向来是极好的。

韩子然收回了一直望着门外的目光,不解的看着母亲:“娘,您这话什么意思?”

韩母显然是被气坏了才说出这么一句话,韩子然这么一问,想到小儿子方才喝酒的样子,气道:“你是疯了不成,那杯子萧真喝过,你又喝,要是被外人知道了,可怎生是好?”

众人这才想到这事,这不是间接的肌肤之亲吗?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韩家二哥道:“幸好是在自己家里,要是在外面,三弟,你就只能娶那萧真了。会喝酒的女人倒也没什么,问题是她喝酒的样子跟牛饮水似的,可以看出性子肯定豪爽。”说到最后,韩家二哥的声音倒有了几分赏识的味儿。

在韩母的瞪视之下,韩家二哥忙低下了头吃饭。

韩子然看了眼手中的酒杯,又想起那萧真出门时投过来的不屑的眼神,心里有些疑惑,但也一笑了之:“娘,我还没吃饭呢,咱们先吃饭吧。”

连着三天,晴空万里,积雪也在晴空之下一点点的融化,从屋檐下一滴滴往下落,凝神静动,真像是天地弹奏出的动听的曲子。

萧家婶子则是在这样的曲子之下在床上躺了三天,直到晚上萧真弱弱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婶子,碗都破光了,你再不起来,我和叔叔就没饭吃了。”

萧家婶子一声长叹,想到这三天阿真给自己烧来连狗都不会吃的菜,又因为不善家务将家里的碗都摔光了,狠狠的捶打了下枕头后起身。

“婶婶?”见婶子出来,萧真开心的道:“你原谅我了吗?”

萧婶子闭闭眼,睁开眼时,从墙角拿过扫把就往萧真身上甩。

“婶,你打我干嘛,事情都过去了三天了。”萧真边跑边喊,又不敢真的跑,只能在院子里兜圈圈。

“我这么精心的为你打算,你倒好,一餐饭就把那么好的姻缘吃没了,你根本就是存心的。”萧婶子追着打。

萧叔叔坐在门口吧嗒吧嗒抽烟,抽了一会道:“你就别追了,韩家是好,可就是太好了,阿真嫁过去会让她们看不起啊。”

“看不起咋的?日子过好了,被看不起又能怎样?只要生下儿子,他们不认也得认。”

“婶,你就别总是盯着韩家了,优秀的男儿多的是啊。”

“多?在哪里?你说多倒是找几个来给我看看啊。”

“那,那我们把自己的日子过得好一点不就成了吗?干嘛非得嫁人?”

“什么?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你也说得出来?真是白养了你啊,你对得起我们吗?”萧婶子说着,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非常伤心。

萧真与萧叔叔互望了眼,皆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