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韵雪小翠《猎户家的小媳妇》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猎户家的小媳妇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未闻花名

角色:田韵雪小翠

简介:被家人设计送给一个傻子当媳妇,路遇冷酷男子以一只山鸡将她救下,从此被男人圈养家中,喂喂鸡,种种田,从而走上发家致富的道路

书评专区

别碰我的舰娘:舰娘同人,正能量型男主,有些土狼那种中二的感觉,但不惹人讨厌。暧昧后宫向,可以愉快阅读。

入侵玄幻世界:靠,看着伤心!

真科技无双:我很主角讨厌一句话就是,现在这个世界的中国人和他没关系,这句话看到了我瞬间就不舒服了,美国人在电影里变换了世界都他妈保护他们自己,到作者这成没关系了。主角牛逼啊。

猎户家的小媳妇

《猎户家的小媳妇》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被调戏了

大概是玉君澜的怀抱温暖,或者是太困了,田韵雪也没有反抗,靠着就睡着了。

田韵雪醒来时,已经到镇上了,她并不知道玉君澜为了让她多睡下,并没有叫醒她,陪在一旁静静的等着。

田韵雪从玉君澜怀中退出来,红着脸说道:“那个,我们走吧!”

玉君澜应了一声,将田韵雪从车上抱下来,交代了车夫几句,揽着田韵雪往镇上走去。

田韵雪平日里很少出门,上街也没几回,这两旁的摊子,小贩的吆喝觉得很稀奇。

玉君澜看着田韵雪这边望望,那边看看,刚毅冷酷的脸不由柔和了很多。

“喜欢?”玉君澜见田韵雪一直盯着摊子上的拨浪鼓,出口问道。

田韵雪瞪了玉君澜一眼,她都这么大了怎么会喜欢孩童的东西,她只是觉得好奇而已。

玉君澜见田韵雪不时的偷瞄,对小贩道:“老板这个我要了,多少钱。”

“这位客人,只需两文钱……”

小贩本想抬价,看着玉君澜脸上的凶悍的伤疤,害怕的说出了个低价。

“我不喜欢,我不要。”田韵雪扯了下玉君澜,玉君澜掏出两个铜板丢给小贩,拿起那个拨浪鼓放到田韵雪手里戏虐道:“现在你先玩,以后给我们娃玩。”

田韵雪一听,刷的一下,全部热气直往脸上冒去。

“谁要给你生娃,你自己生去吧!”

田韵雪恼怒的将拨浪鼓丢给玉君澜。

小娘子害羞了?玉君澜晃了晃拨浪鼓跟了上去。

两人一走,小贩顿时松了一口气,刚才被男人盯着的时候,双脚都忍不住发抖,太可怕了。

田韵雪恼怒的往前走,路过的人几乎都投给她古怪的视线,好些人对她指指点点,奇怪,这些人为何这般?等双眼无意滑过一个卖女子胭脂水粉的摊子上的镜子时,顿时明白了。

田韵雪拿起铜镜不可置信的看着里边的自己,灰头土脸,脏的就跟乞丐一般,这个人很的是她?昨日在水中看到的时候,也没有这般丑啊!难怪那些人的视线会那么奇怪呢!

田韵雪爱叹了口气将镜子放回摊子中。

“姑娘,这镜子可是波大师打造的,你看,多精致啊!买个吧!”

小贩立马开始给田韵雪推销。

“不用了。”田韵雪摇摇头,她现在这副尊容还照什么镜子啊!丑一点也好。

“姑娘,要不这胭脂水粉来一点,保准你美的像天仙,这女子啊!要是用了这胭脂……”小贩并没有泄气,继而拿起一个小盒子,继续游说。

“多谢老板,我丑习惯了。”

小贩的热情让田韵雪往后退了一步,正好撞上玉君澜厚实的胸膛。

小贩奇怪的看着田韵雪,哪个姑娘不都是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这女子好生奇怪,怎么把自己弄得那么脏?该不会是乞丐吧?

“老板,这个那个都包起来。”玉君澜知道那小贩此时的想法,本来就面无表情的脸就更冷了,从身后将田韵雪揽住,指着摊子上的胭脂水粉说道。

老板刚才没有看到玉君澜,现在一看,这男人好生可怕,足足吓了一跳,整个人僵在原地。

“老板,别听他的,我不要。”

田韵雪一把抓住了玉君澜的手,急急地对小贩说道。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别说是女子了,田韵雪自然也是如此,她之所以将自己弄成这样,是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田韵雪并不知道她这个方法很蠢,毫无用处,玉君澜只觉得好玩所以也不拆穿她,现在听这小贩一说,心下立即有了决定,女以悦己者为荣,有哪个女子会不在乎自己的容貌的?要是糟蹋了脸蛋,以后还不得后悔死?

玉君澜早就见过田韵雪的长相,就如刚刚那小贩所说的那般,美得像天仙,他可以预料到当田韵雪的容貌正在展现出来的时候,那些喊她丑八怪的人会是什么反应,这土坨村一枝花的头衔她还不稀罕。

“不想做生意了?还不麻利点?”

玉君澜语气一冷,小贩抖着声音连连说是。

田韵雪气的跺脚,双目瞪圆,可她却拿玉君澜无可奈何。

“娘子,为夫还等着你给我生娃呢!”

玉君澜说着晃动了下手中的拨浪鼓,拨浪鼓发出巴郎巴郎的声音好似在嘲笑她一般,田韵雪脑子一热,抓过玉君澜的手,掀开袖子,小嘴一张就咬了下去。

“好了,乖,回去在让你咬个够。”玉君澜安抚道,付了钱,接过东西,揽着田韵雪往前。

先去给他小娘子置办些衣物。

这下田韵雪不敢在东看西瞧了,就怕她在多看些什么,玉君澜又要买下了。

玉君澜带着别扭的田韵雪在郑氏布坊前停下,田韵雪死活不进去。“我不进去。”田韵雪摇着头说道。

玉君澜:“娘子,你是自己乖乖走进去,还是要我抱你进去?”

田韵雪知道对方绝对会做出这么野蛮的事情来,自以为很凶狠的瞪了对方一眼。“真是可惜啊。”玉君澜一脸可惜的跟在后头,这让田韵雪更恼怒了。

玉君澜见田韵雪站着不动,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直接给她挑了几套,然后在让老板给她量身定做几套。

“喂喂……等一下……”田韵雪连忙抓住玉君澜的胳膊,她看着白花花的银子出去,心好疼。“老板,两套就可以了。”田韵雪将衣服扔回老板。

“这……”老板迟疑的看着玉君澜。

“都要了,包起来。”玉君澜朝老板摆摆手,“娘子,你是想让为夫的亲自帮你量不成?”

田韵雪气恼的瞪着玉君澜,小声的说道:“你别这样,我没钱还你。”

这是在帮他省钱,他的小娘子好持家!不错不错。“原来娘子这么贤惠啊!为夫好欣慰,娘子早就卖身还债了,又何须担心。”

这个乡野村夫,帮她省钱还出口调戏她,真是可恶至极,“老板,我要这个颜色……”

玉君澜嘴角微勾,有一种捡到宝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