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灵眼神医》罗少飞陆雪涵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灵眼神医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阳东诩

角色:罗少飞陆雪涵

简介:误食用灵眼神鸡之后的小医生,有了一双透视眼,从此,他在医术上登峰造极,畅游无边!

书评专区

混乱战神:西幻精品~!没看过并喜欢西幻的一定要看~!

大宋第一状元郎:剧情老套,又是收养幼女。一会无比奸诈,一会又非常圣母。

斗铠:把女主送给别人,然后获得赏赐-毒酒一杯。 这口浓浓的屎铺垫了160万字, 和读者到底是有多大仇。

灵眼神医

《灵眼神医》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六章 你没资格

见罗少飞吃惊,陈灵皱了皱眉头:“你不知道?我还以为是你搞的鬼!”

“怎么会是我呢,我哪里有这么大本事?”

“昨天你把那什么银针扎进了他身体里,该不会银针有毒吧?你随便哪里捡来的就敢往人身体上扎,你的胆子也太大了!”

陈灵又激动又气愤,满嘴都是怪罪之意,不过,怪罪归怪罪,陈灵尽量压低了声音,仿佛害怕别人听到似的。

见罗少飞发愣,陈灵走近他,说道:“这件事我没跟别人说,你赶紧想想办法,他最好没事,否则,沈家人不会放过你的!”

罗少飞嘴角一扬,笑道:“你没跟别人说?”

“别误会,我只不过是想给你一次机会,如果让沈家人知道你是凶手的话,千刀万剐都不止呢,你还有心思笑?”陈灵越说越气愤。

罗少飞没有应声,他转过身子,面对病床站好,与此同时精神保持高度集中。陈灵见他如此淡定,不由得问道:“你在干什么?”

“嘘,别说话!”罗少飞道。

陈灵没有想到,他一本正经的时候居然有这种说服力,只是一句话,陈灵立刻闭了嘴,乖乖的站在一旁看着他。

陈灵的这种反应自己也吓了一跳,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她竟然愿意去相信眼前这个男人。

很快,罗少飞成功透视了沈一涛的身体,他着重查看了沈一涛的手腕,果然看见两个十分小的黑点,那正是被银针刺入的地方。

黑点的周围有一团淡淡的紫晕,仔细辨别后,罗少飞基本可以肯定,沈一涛确实中了银针之毒。

不过,让罗少飞感到奇怪的是,银针的毒十分轻,并不足以致命,更不会造成沈一涛目前这种状况,那又是什么原因呢?

盯紧他的五脏再看的时候,罗少飞身子一怔,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沈一涛的身体里居然布满乱七八糟的丝线,而那丝线的颜色几乎跟他的机体融为一体,即便最先进的机器也查验不出来。

这,是什么东西?

那比发丝还要细上几十倍的丝线密密麻麻的,如蚕蛹一般包裹着沈一涛的心脏,它们如有生命的个体一般,正源源不断的从沈一涛的心脏中吸收新鲜的血液,这一幕,看的罗少飞心惊胆战。

他从没见过这种景象,本能的后退两步,当陈灵扶住他的时候,罗少飞才回过神来。

“怎么了?你发现什么没有?”陈灵道。

此时,罗少飞的额上已经出现细密的汗珠,他点了点头:“他的确中了毒,不过,是中了两种毒。”

“两种?”陈灵吃惊不已。

罗少飞很简单的解释了一下,不过,他对沈一涛体内的丝线却没有提及,这种事不好说,说了大家也不信,平白制造恐慌的气氛就不好了。

现在,罗少飞要做的就是帮助沈一涛解毒,银针之毒好说,观察之后他发现这种毒跟《古巫医术》之中记载的一种毒很像,只要按照方法解掉就行。

可是,那些细线又是什么毒,是如何造成的,罗少飞一点头绪都没有。

说话间,罗少飞从身上取出几根银针来,这为了学习好《古巫医术》他自己准备的,在沈一涛身上找准穴位,罗少飞毫不犹豫的下了针。

很快,沈一涛的脸色渐渐好转起来,手指甲跟脚趾甲也都恢复了正常,这一幕是在陈灵眼皮子底下发生的,她惊愕不已。

“好了吗,他是不是没事了?”陈灵上前一步问道。

罗少飞拔掉银针,摇了摇头:“一种毒解掉了,还有一种……”

“那你赶紧的啊,给他把另一种也解掉。”

罗少飞有些为难,他上下打量着陈灵,表情古怪,陈灵愣了愣:“你看什么呢?”

“我,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问题,你说。”陈灵回答道。

罗少飞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你跟沈一涛是不是……是不是已经那啥了?”

陈灵越发愣住,她有点听不明白罗少飞想问什么,现在情况紧急,沈一涛分分钟都有可能送命,所以,罗少飞决定不在打哑谜了。

他直截了当的说道:“我就是想问,沈一涛是不是把你给睡了!”

这话一出口,陈灵愣了几秒钟,紧接着啪的一声响亮的耳光打了出去,罗少飞一愣,捂着脸颊委屈道:“你他妈的打我干嘛,是你让我问的。”

“混蛋,你是不是变态?你对别人的私事很感兴趣吗?”陈灵气愤的大骂,不等她骂完,罗少飞一指沈一涛的**,说道:“你自己看,他的宝贝萎缩成什么样了。”

说完,他紧走几步用力掀开了沈一涛的被子,直接将他的裤子扒光下来,陈灵吓得急忙闭上眼睛。

不过,在闭上眼睛之前她还是瞟了一眼,沈一涛堂堂一个壮小伙子,那玩意却小的可怜,这真是够奇怪的。

单看陈灵的反应,罗少飞就已经知道她跟沈一涛没有那档子事儿了,不由得心中窃喜了起来。罗少飞一本正经的说道:“不瞒你说,他中的毒就是在不断吸走他身体上的精血,而且,现在的个头比我前几天看见的还要小了很多,所以说,他没多少时间了。”

“什么什么?你什么时候见过……”陈灵尴尬的看着罗少飞。

罗少飞一甩手:“哎呀,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救人要紧。”

“你有办法是不是?”陈灵已经将全部希望寄托到了罗少飞身上,虽然这家伙看上去那么不靠谱,但是眼下也只有再信他一次了。

就在这时候,房门一下子被人撞开,领头的王主任叫嚣着喊道:“沈总,就是他,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的闯进来,我拦都拦不住啊!”

罗少飞扭头一看,走廊里已经让开一条路,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在众多人员的陪同下,正朝房间里走来。

这男人一身名牌,贵气十足,王主任喊他沈总,那应该就是沈一涛的父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