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武真皇

精彩节选

天空中愁云密布,不时有电光闪现,照亮这片诡异的山谷。此时定睛看去,便见山谷里布满了一座座高低不一的小山峰。当走进了,才发现这些山峰原是无数的枯骨堆积而成的。山谷里鬼气森森,犹如森罗地狱,绝非善地。

就在这令人生怖的地方,一高一矮两个人影正小心翼翼的行走其间。两人都是一袭漆黑的长袍,身形矫健。几个纵跃,便绕过了几座枯骨山。

忽然间,走在前面的高个停住脚步,身后的矮个见状,也急忙停下来,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高个抬起头来辨别方向。他有一张苍白的脸,三十来岁左右,一双眼睛精芒四射,铁青色的下巴,鼻梁高耸。如果不是他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令人生畏的邪气,倒也潇洒帅气。

跟在他身后的矮个是个圆脸,酒糟鼻、细眼睛,偏偏生了张阔嘴。他伸出胡萝卜似得手指头摸了摸鼻头,问道:“成亦风,你到底识不识路,我们在这魔灵谷里绕了快两个时辰了,如果不能按时赶到,天魔大人是要生气的。”

被叫做成亦风的高个冷哼一声,头也不回道:“付海,闭上你的臭嘴,我自有分寸。这魔灵谷可不是好闯的,当年神魔大战,在这里战死了无数的道者。几千年来,这里滋生了无数的恶灵。万一被它们纠缠上,一辈子都休想甩脱。我们要做的这件事非同小可,必须小心行事。”

付海桀桀怪笑道:“那就快走,他奶奶的,千余年来没人做得到的事情,今天终于要落在我等的肩上了吗。如果这件事情做成了,那老子也是可以载入史册的人物啦,哈哈哈哈……”

成亦风厌恶的瞥了他一眼,鼻子冷冷的哼了一声,指了指前方一个方向道:“绕过前方最大的那座枯骨山,我们就到了。”

付海道:“早知道这么远,我们驾驭飞轮飞过去不就得了。”

成亦风抬头看天,对他说道:“要是能飞我早就飞了。你看头顶的乌云,那是天雷阵,只要有修道者胆敢驾驭飞轮闯进这里,必然遭到万雷轰顶,身形俱灭!”

付海听了,这才知道厉害,不禁咂舌,不敢再说话。

于是两人展开身形,贴地疾奔。借着山谷里森森鬼气,悄无声息的绕了过去。枯骨山的背面,是一块面积颇大的空地。只见空地的正中央,赫然耸立着一座巨大的石塔。

石塔高九层,黑漆漆的透着诡异。石塔外表破败不堪,显然是很久无人来过这里了,以至于石塔有点倾斜。

成亦风见了这座塔,终于呼出一口气,带着付海直奔石塔而去。塔门已经打开,厚厚的积尘上有一串脚印,两人二话不说,遁着脚印进到塔里。通过石塔正中的一处密道,径直向着地下走去。

密道的阶梯螺旋向下,越是往下,空间越大。四周一片漆黑,成亦风一伸手,一团暗红色的火焰升起,飘飘忽忽的照亮了四周的情景。

两人一路来到密道的最底层,只见里面十分空旷,黑暗中看不到四周的墙壁在哪里。在空地的正中央,是一座漆黑发亮的圆形石台,石台分三层,直径丈余,在第三层石台上,此刻正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盯着石台正中央一盏油灯。

那人似乎感觉到两人进来了,便缓缓转身。此人三十岁上下,棱角分明的脸庞笼罩着一层寒霜,薄薄的嘴唇硬似山岩。他的双眼如两柄利剑,十分犀利。站在那里,如山停岳峙,睥睨四方。成亦风和付海不敢看这人的眼睛,纷纷跪倒在地,低着头不敢抬起来。

“属下见过天魔大人。”

天魔卫子扬点点头,问道:“东西找到了吗?”

“找到了!”成亦风答应一声,从腰间的乾坤袋里掏出一柄两尺长,形状如锥子般的器物。这东西曾铁青色,上面刻满了晦涩的符咒,散发着铁青色的光辉。成亦风必须运起魔气,凝聚在双手,才能将它稳稳的拿住。否则一松手,这件器物便会飞走,在想找到,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天魔卫子扬见了,冷若冰霜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离神锥,上古神器之一,如果那些道者们得知这件神器落在我的手里,不知道要作何感想。拿上来吧。”

两人早就想目睹一下石台上的情景,听了这话,急忙爬上石台,恭恭敬敬的递上离神锥。卫子扬伸手握住它,霎时间,刚才还在奋力抵抗的神器立刻变得安静了下来,那股淡青色的光辉也变得柔和了些。

付海见状,立刻拍马道:“天魔神功盖世,即便这上古神器,也得乖乖听话,天魔万岁!天魔无上!”

成亦风一向瞧不起拍马之人,便将眼光落在石台正中的油灯之上。这盏油灯造型十分奇特,那是一个扭曲的人形,无手无脚,人形仰头朝天,大张着嘴,一脸极度痛苦的样子。从人型油灯的嘴里,伸出一根灯芯,此刻正有一团小小的火苗燃烧着,照亮了这片石台的区域,似乎一口就能吹灭。

天魔卫子扬对两人说道:“这个石台的下面便封印着魔神天辛罗的元神。当年魔神天辛罗被道神步天扬打败之后,便被封印在这里。步天扬再有通天彻地的本事,也无法彻底杀死魔神。于是铸造了这盏油灯,以自己的元神为引,化成灯芯,直通封印。而这火苗燃烧的,便是魔神的元神啊。这朵火苗熄灭之日,便是步天扬和天辛罗同归于尽之时。”

成亦风万分震惊,讶道:“也就是说,几千年过去了,他们的肉身毁了,但是元神未灭,至今仍然在争斗着?”

天魔卫子扬点点头道:“也可以这么说。现在,这一切都将由我来结束了。有了离神锥,只要毁掉油灯,便可以打破步天扬的封印,放出魔神的元神。到时候,我魔界统一修道界便指日可待了!”

付海不失时机的喊道:“此等功德无量之事,也只有天魔大人可以做的来,天魔万岁!天魔无上!”

“都退下!”卫子扬喝到,于此同时,只见他浑身魔气聚集,手中离神锥发出耀眼的光芒。

成亦风和付海知道厉害,唯恐殃及池鱼,立刻退到安全的地方。

那光芒越来越亮,刺得两人睁不开双眼。紧接着,只听卫子扬大喝一声:“破!”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一股巨大的冲击波以石台为中心急速扩散开来。成亦风和付海立刻运起护体魔气抵挡,但饶是如此,两人仍然犹如被铁锤击中,口吐鲜血,倒飞出去。四周石壁俱都被震塌,碎石几乎将两人活埋。良久,两人才缓缓缓爬起来,抬头看去,便见石台仍然完好无损。

卫子扬跪在离石台五六丈远的地上,肩头耸动,似乎是受了极重的内伤。离神锥落在不远处的地上,光芒黯淡了下去。

再看石台上,油灯丝毫无损。众人见状,俱都感到一阵绝望。步天扬死去几千年了,可是他留下来的元神封印,仍然如此厉害,即便如离神锥这样的神器,也无法毁掉。

忽然间,只见那弱小的火苗突然暴涨,足有一人多高。火苗由红变白,渐渐变得几近透明,缓缓的幻化成一个人形。那人形宽衣大袖,飘逸如仙。人形绕着石台飞舞了几下,忽然停在三人面前,看了三人一眼。

紧接着,人形仰天长笑三声,如雷鸣,似战鼓,震人心魄。笑罢,人形突然伸手一拍,再次打开的时候,手中忽然多出一团耀眼的金色。那团金色甫一出现,四周蓦地刮起一阵无匹的旋风,将四周的一切尽都向着那团金色卷去。

成亦风和付海见状大骇,急忙跑过去将卫子扬扶起来,骇然问道:“天魔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天魔卫子扬也是一脸惊骇,说道:“危险!这是黄金卷轴,他要把我们都吸进去!”

“黄金卷轴?!”成亦风和付海听罢,俱都浑身一阵,脸上冷汗就下来了。虽然他们从未见过黄金卷轴,但是却听说过它的威力,可以将整个六界都吸进去。

“那我们怎么办?”

天魔卫子扬一招手,离神锥飞入他的手掌中。他高举过头顶,暴喝一声,一团青色光芒将三人笼罩在其中。四周的旋风越来越急,整座石塔包括封印俱都被吸了进去。紧接着便是巨大的魔灵谷,无数的枯骨和恶灵嘶叫着被一股脑吸了进去。眨眼间的功夫,四周只剩下一片巨大的沙漠,以及蹲在沙漠中央的三个小小人影。

那道黯淡的人影见魔灵谷已经消失了,这才将那团黄色光芒卷了起来。随手一抛,卷轴化成一抹金色流光消失在天际。而那道人影突然快速凝聚,变成一粒米粒大小的光点。“噗”的一声,消失不见。

天魔卫子扬这才撤去离神锥,望着黄金卷轴消失的方向,一脸愤慨道:“天神转世!步天扬的元神转世轮回去了!天啊!必须阻止他,不然等他成了气候,我魔界再无出头之日。我们必须在他长大之前提前找到他,杀掉他!”

“要怎么做?”

卫子扬想了想,说道:“我要发出天魔令,召集魔界高手,到景幻宫聚集。成亦风,付海,你们两人分头去找,一个找黄金卷轴的下落,一个找步天扬转世在哪里。即便翻遍六界,也要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