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主角叫陈丰王三的小说怎么看?

小说:新唐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风流韩少

角色:陈丰王三

简介:一次探究唐朝古墓,因墓室坍塌,陈丰意外穿越到初唐时期,经历玄武门之变,唐太宗除临帝位,平东突厥,陈丰利用现代高科技知识,一步步助太宗实现贞观之治,创建了永不衰落的大唐帝国!

书评专区

穿越从山贼开始:不进来评个毒草简直对不起自己的时间

[综]光河流逝:影视同人文,很短,就31章。影视涉及有泰坦尼克、青蛇、情书、歌剧魅影还有一部没看过。小说给我一种莫名的感觉,说不上是感动还是忧郁。灰色调的幸福,打动人心 ,推荐指数打错了,应该是三星,最爱青蛇篇

这个梦我喜欢!:ABO世界观无敌流!优点:看的很爽的女主无敌流,从头打脸踩人爽到尾巴尖,沁人心脾!缺点:ABO这设定太过傻吊…….这文还有点儿短…….评分:仙草-

新唐

《新唐》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六章 香料

秦素善站了起来,往前走了几步,沉默了许久忽然道:“高士廉说的不错,这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昨天爷爷和我心里其实也都知道。”

“那……你们?”陈丰不解。

“爷爷他已经乘车南下了,那边有几个他在西域的朋友,如果能借到钱的话,至少能把当前这一关应付过去。”

“哦。”陈丰恍然大悟,“原来你们早上答应下来,也只是想借此拖延一点时间而已。”

秦素善点了点头,又道:“陈公子,虽然我们也只见了几面而已,但是你的诚心我已经看到了。剩下的事情就不再麻烦你了,让我们自己来处理吧,到时是好是坏,听天由命就是。”

陈丰轻叹了口气,但当下他也不好多说,让他一个人短时间去弄个几万两银子,就像是要个小孩举起一座房子一样,听起来确实有些匪夷所思。

但是,他却是一个穿越过来的人,这个古代社会对他来说,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亟待开发的市场。

“秦小姐,我现在说什么恐怕你都难以相信,既然如此,就让我们用事实说话吧。十五天后,若是你爷爷没能带钱回来,我还是那句话,相信我,高家是带不走你的。”

陈丰说完,嘴角上扬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转身离去了。

秦素善看着他,不知为何,那笑容如同有魔力一般,让她心中竟是无端安定了许多。

月牙高悬,夜渐渐深了,长安城里一盏盏灯火也跟着熄灭,重归于黑夜。

万籁俱寂,只有通渠河下传来一阵‘梆梆梆’的敲打声,那巨大的门坊下在淡淡的月光下,投下一道长长的黑影。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李白这句诗,我今日算是亲身来体会了一遍。”

陈丰坐在河岸旁的石阶上,望着蹲在水边揉搓着衣物的妇人,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最后起身走了下去。

“这位大嫂,试试用我的这个东西洗那衣服。放心,不要钱。”

陈丰从衣袋里掏出了一个乳白色的长方块,交到了那妇人手里,那妇人疑惑地看着他,最后小心翼翼的在麻布衣涂了一点。

“您再揉一下搓出泡沫,最后再放进水里漂一下就好了。”

陈丰道。

据他所知,最早的时候古人用的都是草木灰来清洁衣物,往后发展则是稍微懂了一些制碱的技术。

不过虽然已经到了唐朝,用的洗衣碱还是十分粗糙,想完全洗净衣服很是费劲。

过了一小会后,只听得那妇人忽然惊叫了一声:“你这是什么碱,我只涂了一点,那泥巴就完全洗掉了。”

陈丰嘿嘿一笑,道:“大嫂,我这叫肥皂,本是我老家秘而不传的手艺,今天我把它拿出来,就是想让大家都能享受到好处。”

那妇人脸色一喜,急忙又朝另外几个洗衣妇人挥手,让她们过来也试试。

陈丰索性把刚刚在房里制作的几块肥皂全部拿出来,分发了下去。

他用的是侯德榜先生发明的侯氏制碱法,原理和用料都比较简单,但是放到这个时代已经足够震撼了。

“小伙子,我们每天干这干那已经够累了,晚上还要到这来捣衣裳,你这东西算是让我们能省下不少力气了,只是不知道你这要卖的话……”

那几个妇人用完后,都是站在那议论个不停,看向陈丰的目光中更是带了几分好奇和期待。

“各位大嫂,尽管放心,我只收个原料钱,几个铜板就能拿一块。只要你们没事帮我多去说说就好。”陈丰笑道。

“这话是真的?”

那手上正用着肥皂的妇人喜道,连连点头,看着手里那块小东西,却是越看越高兴。

眼看着宣传工作也做的差不多了,陈丰告辞了一声,便找了间客栈住下了,今晚他还要连夜赶制一批肥皂才行。

时间流逝,蜡烛已是换了几根了,在桌上却是一块块堆满了有上百块肥皂。

窗外,一道道公鸡打鸣声接连响起,晨光一点点露出来,逐渐照亮了整个长安城。

陈丰伸开双臂,打了一个呵欠,用布袋把那些肥皂一块块装好下楼去了。

赶早集的人不少,集市上各种卖吃食、卖农具和布匹的小摊已是支好了架子,一道道吆喝声此起彼伏。

陈丰找了块空地,把写好的宣纸拿出来贴在了后背的墙上,‘肥皂’两个大字十分醒目。

一开始,不少人见摊主除了只是拿出一些小长方条来,也没见到什么稀罕物,匆匆扫了一眼后都是离开了。

但有好奇的,就忍不住问陈丰所谓‘肥皂’是什么东西,待人聚集得多了一些后,陈丰不紧不慢地拿出了准备好的木盆和水,还有一件乌漆嘛黑的衣裳。

“大家看好了啊,以后洗衣就用这个,省时省力又省钱。”

陈丰一边叫嚷,一边拿那衣服涂好肥皂放到清水里去洗,不一会儿只见那水是越变越浑浊,而那衣服却是露出了鲜亮的本色来。

还有疑惑者还想问,几个中年女人分开人群闯了进来,口中高喊:“这年轻人的肥皂我们都使过了,效果非常好,你们不买的别挡着我们买。”

说着,几个女人扔下一袋铜钱就抱走了不少肥皂,仿佛生怕别人跟她们抢一样。

寂静了一会后,只听见人群中一声哄响,其他人也不再犹豫,齐齐贴了上来。

晚上,陈丰回到了秦家,摸着腰间那胀得鼓鼓囊囊的钱袋,很是心满意足。

今天算是开了一个好头,接下来就是等它慢慢发酵。

秦素善不知何时来到了陈丰身边,看向他的眼光颇为复杂。

“陈公子,这就是你的生财之道吗。你那东西好是好,假以时日挣够几万两确实有可能,但是我们只有十五天,你确定真的能行吗?”

陈丰转头盯着秦素善的眼睛,直把她看得脸上泛起两朵红晕。

“把你们秦家现在所有能召集的人手和可以动用的香料全部都交给我,我保证十五天后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秦素善看着陈丰坚毅的神情,不知怎么就相信了他,答应一声,立时下去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