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上门神医最新章节列表_女总裁的上门神医全文免费阅读(张浩王艳)小说

小说:女总裁的上门神医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心如火

角色:张浩王艳

简介:他本是富家大少,却家道中落!遭兄弟背信弃义,老婆冷眼看不起,所有人都嘲笑他是个废物
天无绝人之路,偶获传承,人生再次开挂
逆天医术,谁敢造次?银针在手,天下我有
“什么,你是龙都首老想插队治病?给钱,排队,基本素质呢?”“什么,你敢对我老婆动手动脚?看我银针扎不扎你就完了

书评专区

我可以兑换悟性:前十万字还行,某一章突然轻小说化让我惊讶

生肖守护神:最早看的小h文,尤其记得其中一边ml一边吃mm

漫威世界的术士:看了百来章,本想给粮草,然而强行贫困,装屌丝,减分,最近招呼双子,贼恶心,难道主角就这样loser穷挫下去?!勉强给个干粮。

女总裁的上门神医

《女总裁的上门神医》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六章 谁才是病秧子

只见‘已过世’的小女孩,啪地一下坐起来,又虚弱地倒下。

大家都使劲搓了搓双眼,生怕没看清。

“不可能啊,刚才明明都没有心跳和生命迹象了,怎么又活了呢?”

医生喃喃着,突然觉得毛骨悚然,诡异不已。

周晴雨也感到意外,这真起死回生了?

“琳儿,琳儿,你真是吓死姐姐了。”

林涵喜极而泣,转过身‘噗通’朝林凡跪下,万分激动:“小兄弟,真的是太谢谢你了,没想到你真的可以起死回生,活神医,你就是活神医。”

张浩连忙上前扶起她:“快起,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是我应该做的。”

林涵拭干净眼泪,从包里摸出一张卡片递给张浩。

“小兄弟,这是牡丹白卡,请你一定收下,但凡持着此卡,在江流一带,各会所消费全免,必要时还可以给我打电话。”

此卡,彩石超白,细微磨砂纹理,气质,金属色的水晶凸字,凸起平滑饱满,再加上金属色的衬托,柔中带钢,风格独特。

简约且高端。

“林女士,真的不用。”张浩推辞。

“小兄弟,你一定要收下,小妹也许还得麻烦你,若拒绝,我都没脸皮再找你帮忙了。”林涵坚持。

看到林涵对张浩如此客气,周晴雨感觉很不自在,上前挽着张浩的手臂:“张浩,那边**还等着我们去做笔录,弄完了还要赶到8氏酒店给爸庆祝生日。”

张浩抿了抿唇,听出了林涵有些不开心,连忙接过此卡:“那……我就收下了。”

望着张浩二人离去的背影,林涵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帮我送个东西,到8氏酒店。”

从警局走出来,坐进车内,周晴雨左思右想,张浩是怎么让那小女孩起死回生的呢?

思来想去,终于得到了一个结论。

运气,碰巧,刚好,瞎猫碰上死耗子。

张浩若真那么厉害,为什么连自己的残缺都治不好?肯定是瞎碰上。

到目前为止,周晴雨也还没注意到张浩的形体变化,能够正常走路,也毫无病态,她对张浩,实在不上心。

“今天算你踩了狗屎运,知道刚才那位林女士是谁么?”周晴雨突然冷声道。

“知道。”

张浩点点头,曾经他也是上流人士,对林涵这类人,实在太过了解。

牡丹集团董事长——林涵。

她还有个外号叫“黑心蜘蛛”,形容女人的狠毒。

“既然知道,你还敢如此鲁莽,若是运气不好,我看你今天不死,也得脱层皮。”周晴雨轻斥道。

“我……”

张浩想说‘我有把握’,但知道周晴雨肯定不信,还会认为他理直气壮地狡辩,于是改口:“我知道,谢谢你的关心。”

周晴雨清冷一笑:“不好意思,我纯粹是怕你惹事,牵连周家,仅此而已。”

语气,冰冷,淡漠。

张浩深吸了一口气,胸腔的柔软有几分痛,他对周晴雨,是真感情,而周晴雨对他,毫无感情。

红色宝马,呜地停在8氏酒店门口。

灯红酒绿,人来人往,风轻轻吹拂着,凉爽不已。

周晴雨从宝马车上下来,光彩闪耀,美艳夺目,美得不可方物,众人惊叹,好一个沉鱼落雁的都市丽人。

等一下。

下车走到美女身旁的男人,普通,实在太过普通,不配。

张浩自从沦落后,这类鄙夷的目光,随时可见,不以为然。

“跟紧点儿。”

周晴雨也不等张浩,踩着高跟鞋,抬起玉足走进酒店。

她并不知道张浩已大病痊愈,身子比普通人健朗。

来到201包间,装修风格为欧式风格,主要颜色为暖色的,餐厅的墙面设计是选用了白色的乳胶漆搭配浅色双层大理石地台的设计,呈现了一种白净时尚的感觉。

高端大气。

圆形玻璃餐桌前坐着三个人。

周晴雨的大姐周从霜,姐夫柳安晏,小姨子周晓彤。

这几个人,在张浩飞鸿腾达时,百般奉承,溜须拍马,张浩落魄时,落井下石,幸灾乐祸。

周晓彤稍微好上一些,特别是周从霜夫妇,前后对比淋漓尽致。

见到周晴雨,朝外望了望。

“晴雨,你家那病秧子没来吧?”柳安晏一如既往嘲讽道。

周晴雨瞬间拧眉,冷冷道:“姐夫,再怎么说他是我丈夫,你总叫他病秧子,是专门损我的面子吗?”

“晴雨,你可别这么说我啊,我只是纯粹看那病秧子不顺眼,没有指桑骂槐的意思。”柳安晏尴尬一笑,俨然有点惹不起周晴雨。

“你说谁是病秧子呢,大姐夫?”

突然,一道铿锵有力的声音,从周晴雨背后传来。

张浩大步走来。

步态平稳如飞,哪有一丝跛态?

外观龙精虎猛,哪有病态可言?

只怕在座的,没有一人身体素质,能够比张浩的好。

四人震惊,瞠目。

“你好了?”柳安晏不可置信。

“是,好了,要说病秧子,大姐夫当之无愧。”张浩淡淡说道。

“你!”

柳安晏气瞪眼,指着张浩。

“张浩,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他可是你的大姐夫。”周从霜趴桌站起,怒不堪言。

“我只是好心提醒,他肾虚、前列腺功能障碍、泌尿系统炎症、阳痿早泄。”

张浩一一罗列,字字诛心。

柳安晏气绿脸:“你……”

“等等,还没说完。”

“肝炎、慢性溃疡性疾病、糖尿病、胃肠道息肉等。”

张浩说完深吸一口气,一个‘等’字,直接让柳安晏暴跳如雷。

“张浩,你敢诅咒我,找打。”

说罢,柳安晏起身冲上,抡起拳头就要打下去,张浩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大姐夫,我说的都是事实,不信的话,去医院检查便是。”

柳安晏怒火中烧,手被张浩捏着,无法动弹,好强劲的力道,手臂泛红。

“周晴雨,大姐待你不薄吧,还不赶紧让他松开。”

从小,王艳夫妇忙于工作,周从霜对周晴雨无微不至照顾,确实不薄。

“张浩,松开大姐夫,然后给大姐夫赔礼道歉。”周晴雨冷声命令道。

张浩皱起眉头,柳安晏先动手,没想到周晴雨宁可偏向外人,半晌他颓然一笑,光盘明白,原来自己才是外人。

失望,溢满心间,人情有些凉薄。

张浩淡淡一笑:“好。”

刚一松手,柳安晏便使劲推了张浩一把,使张浩撞到了坚硬的柜子角,生疼。

柳安晏抖了抖衣领,揉着发红的手臂。

他老婆周从霜心痛不已,指着张浩骂道:“你敢动手打我老公,待会让爸妈来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