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董的抵债情人

精彩节选

尹爱娜敲着脑袋,骂自己白痴,明明是人家情妇却不好意思拿那个和自己爹一样大的人的钱。明知道自己即将失去和付出的是那些钱没办法买到的,可仍然对给她钱的男人心存愧疚。

因为生在单亲家庭的原因,尹爱娜从小就很自卑,虽然她很讨厌情妇这种破坏别人家庭感情的第三者,可还是觉得自己没有那本钱,会让包养自己的人吃亏。更重要的是她的爸爸就是和情妇跑掉了,撇下体弱多病的妈妈和年幼的自己。现在要不是母亲病重,急需一大笔钱,别说她的老板追她半年,就算追她半辈子她都不会答应给他当情妇的。

不想那么多了,尹爱娜暗自发誓,今天那老男人给她钱时,她一定要收下。正在给自己打气时,电话响起一阵急促的音乐。尹爱娜小心地拿起电话,故作娇柔的说:“喂?正宏吗?你什么时候回来……哦。好的……我等你。”挂了电话,尹爱娜在心里骂了沈正宏一百遍,竟然……竟然让她脱光了在床上等她。

为了母亲,她可以的,她刚答应沈正宏当他的情妇,今天她刚搬到沈正宏的一处别墅。尹爱娜看着别墅富丽堂煌的装饰,却觉得自己再无幸福可言。这时,电话又响起一阵铃声,还是沈正宏打来的,说让她一定等他回去,他刚刚把零花钱打进她的卡里。尹爱娜说声谢谢。这下她算是真的情妇了,挂了电话才想起明天就是母亲交手术费的日子,忙查了银行里的存款,竟然多了五十万!呵,好大的一笔零花钱。

还是母亲要紧,她又把钱转到医院的账户里,又和医生确认了一下明天手术时间。明天上午八点。一切妥当,现在就安心给人家当情妇吧,既然把自己卖了,就别对不起买家呀,尹爱娜一咬牙,奔到浴室里。

水流喷到尹爱娜的肌肤上,就像打在一块洁白无暇的瓷器上。她从不认为自己和美女能扯上关系,当初沈正宏让她当他情妇时,她还以为沈正宏是个老糊涂,她还奢望自己能全身而退,先拿到手术费,然后再想办法还给他,现在看来都是无稽之谈。她摸着自己的脸颊,她还从未谈过恋爱呢,就要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一个老男人了。早知道她就向喜欢了两年的程风表白了。唉!不想了!不想了!潦草的洗了一下,就出了浴室。

接着心里又在做斗争,真的要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很丢脸的!可人家都出钱去救母亲了,这点要求她还不能答应吗,尹爱娜下定决心后,真的什么也没穿就钻进了被子里。尹爱娜在床上等了四个小时,还不见沈正宏回来。已经凌晨一点了。她实在是太困了,迷迷糊糊的尹爱娜就睡了过去。

阳光洒在房间内,照在尹爱娜那张睡的如同婴儿般的脸上。突然那安静如婴儿的脸蛋一下醒来,完了,完了……晚了,晚了……拿起闹钟一看已经七点半了。尹爱娜刚想掀开被子穿衣服,却看见房间里站着一个人。

整个人像个雕塑,脸部的线条棱角分明,鼻子又直又挺,性感的嘴唇却像是在讽刺她,双臂环抱在胸前,露出修长的手指,一双眼睛像两台制冷机,让房间一下子变成零下好几度。

尹爱哪双手握住被头挡在胸前。结巴的问:“你……你是谁?”

那男人冷笑一声,“你这情妇当的也太不专业了,连给你钱的主人家庭状况都不清楚!”

“我一定要清楚吗?”我只想拿钱给母亲看病,其他的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尹爱娜在心里想着。

这句话又引来男人的一声冷笑,“还真会装,当情妇的不都想要成为正室吗?你要没有在那死男人耳边吹枕头风,他会和我妈提出离婚!”要知道,沈正宏那死老头之前养了无数的女人,可是再怎么胡来乱搞,也不会和老妈提出离婚的,这次不知道发什么疯,非要和老妈离婚,老妈忍气吞生大半辈子,整天看不见自己男人也就算了,最起码还有个家在。现在这唯一的寄托也要被眼前的死女人破坏掉。想想自己抑郁多年的母亲在昨天还是被气晕的情景,沈拓的拳头握得更紧,恨不得现在就撕烂那张假清纯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