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尊请住手

精彩节选


偌大的爱尔草坪上,无处不在的紫纱和粉红色玫瑰装饰着各处,白色的可移动栏杆上坠着许多形态各异的小天使,每个天使的周围都用鲜嫩的粉红色玫瑰,淡紫色的轻纱点装,两条分别延伸向中间,通往草坪尽头。

整个场景布置,华美浪漫。

很显然,这是一个婚礼现场。

可是,新娘却迟迟未出现。

今天是京城四大家族之一邢家大少邢楚和白家小姐白素的婚礼,除了镇定自若的新郎,所有人都议论纷纷,交头接耳。

议来论去只有一句话:新娘逃婚了?

邢家上下满面冰霜,白家左右逢源谄媚,急得满头是汗。

无论哪家,脸丢大了!

新娘的电话被人打爆了,永远只有无人接听四个字。

半个小时之后……

终于,白家老爷打通了女儿的电话,嗓门飙吼:“白素,你要敢逃婚,我们父女恩断义绝!”

“爸,我已经到了。”

随着一道娇柔婉约的声音,所有人的目光朝花环尽头望过去。

白素出现在花环下,精致的妆容,挺秀的鼻子,微挑的丹凤眼,一身名家设计的雪白婚纱。

端庄典雅,不愧是京城第一淑女。

白家所有人松了一口气,白家夫妇忙上去。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白素微蹙着眉头,咬着下唇,欲言又止:“爸,妈,路上遇到另一队婚车,出了点状况……”

“行了行了,人到就好。”白家夫人迅速朝丈夫使了个眼色。

没看邢家人的脸黑成了锅底吗?还叽歪个啥啊!

婚礼迟到,吉时已过,所有繁琐程序一律从简。

于是,在令人充满幻想的婚礼进行曲中,白素一手挽上父亲的手臂,一步步走向毫无喜色的新郎。

白家老爷将女儿的手交到了邢楚手里,一抹老泪:“邢大少,我家素素就交给你了。”

邢楚皮笑肉不笑,不着痕迹松了新娘的手,站到牧师面前。

激动人心的一刻到来……

“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还是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邢大少面无表情:“我愿意。”

“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还是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新娘唇角一掀,莞尔一笑:“不愿意!”

震惊全场!

邢大少愕然地看向她,什么情况?

新娘白素转头看新郎,似笑非笑。

“邢楚邢大少,我受够你了!别以为长得帅就吊炸天,别以为家里有钱有权就耍大牌,你脾气差,技术差,男人主义超级大,抽烟喝酒私生活混乱,我白素瞎了狗眼才会看上你!我们完蛋了!”

惊悚全场!

这是京城第一淑女,白素?

温柔似水惹人怜?

端方婉约赛名媛?

哦,NO!明明是泼妇骂街十八弯,满嘴粗俗!

白家夫妇要昏过去了!

邢家上下暴跳如雷!

邢大少一张帅脸犹如腊月冰雹,冷得戳心窝:“你找死?”

“算命说我八字硬,死不了,邢大少,我们saygoodbye!”

朝他挑衅一笑,新娘一个转身,往婚礼现场外面迅速跑,邢楚黑脸沉沉,立即追了上去,伸手就要抓住她的肩膀。

还没等惊愕的众人回过神来,新娘的手腕一拽,邢大少被她一个过肩摔,重重地摔倒在草坪上。

临时搭建的花环轰然倒塌,保镖们此时才醒悟过来,七手八脚地去扶被花环压住的邢大少爷。

邢大少爷咬牙切齿一声怒:“给我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