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超级女神老婆

精彩节选


夜晚的海滨城市,灯火斑斓,海风舒服的让人想要睡觉。

此时在星海KTV的某个包厢中,一名二十来岁穿着休闲装的男子正站在里面,单手放在兜里,另外一只手拿着麦克风深情唱着歌。

“转身离开,你有话说不出来,我们的爱诧异一直存在。”

富有磁性的声音通过高品质的立体音响传出来,此刻坐在沙发上的几名四、五十岁左右,打扮富贵靓丽的女人立刻开始鼓掌。

“小镜,你的歌唱的真不错,姐姐好喜欢啊!”一名体态臃肿的中年女人忽然起身,媚眼含春的看着方唐镜,一只手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放在了他的胸脯上面。

“王姐,不瞒你说,就我这水平上《中国好嗓门》的话,轻轻松松拿个冠军。”方唐镜轻轻一笑,不动声色的将胸脯上的肥手抛开了。

一句话,将包厢中的几个女人逗的咯咯直乐了起来,王姐突然拿出一叠红彤彤的钞票,笑道:“姐很喜欢听你唱歌,要不然今晚来姐家里给姐唱歌。”

看见王姐那副发骚的模样,方唐镜哪里还不知道自己晚上过去不是唱歌那么简单,说:“王姐,我是卖艺不卖身。”

这头话刚说完,包厢的门蓦地被人给推开了,一名穿着KTV黑色制服的年轻男子匆忙走了进来,急切道:“镜哥,泰坦尼克号出事了,您快去看看吧。”

方唐镜眉头一皱,说:“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在我的地盘闹事。”

“是几个学生,年纪不大。”服务生连忙说道。

“走,去看看。”方唐镜大步离开了房间,那服务生也跟着离开了包厢。

星海KTV里面的包厢用的都是一次特殊的名字,例如白金汉宫、金色维也纳、泰坦尼克号这样的名字,出事的泰坦尼克号包厢也在这一层。

刚离开包厢,方唐镜立刻松了一口气,他可没有兴趣和一群老女人呆在一起。

“镜哥,我觉得那几个富婆对你挺有意思的,你要是傍上一个,一辈子吃喝不愁,总比在这里当保安强啊!”那服务员跟在方唐镜的身后嘀咕道。

方唐镜停下脚步,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服务员,义正言辞道:“我好歹是顶天立地的男儿,怎么能吃软饭,要是被家里的老头知道的,非得打断我的双腿,以后我还怎么在我们村里混。”

服务员看见方唐镜一副正气浩然的样子,瞬间心里升起了惭愧之心,连连点头,心道:“我怎么能把镜哥想成那种人呢?”

“不过换成十几岁的漂亮小姑娘,我还可以考虑一下。”方唐镜揉着下巴小声嘀咕道。

跟在身后的小张听到他的话,脚下一个趔趄差掉摔了一跤。

不多时两人已经来到了‘泰坦尼克号’,像这种娱乐场所一般都很容易有赖账、醉酒闹事的人,方唐镜以前摆平过不少这种事情。

“妈的,我们花钱来你们这里唱歌,让你喝酒你都不肯,是不是不给我面子?”

“我……我不会喝酒。”女服务生怕的瑟瑟发抖,双眼含着泪花,拼命的想要把手抽回来。

方唐镜直接推开门,里面的灯光昏昏暗暗,声音吵闹,大约能看见有七八个人坐在里面,只是看不清楚对方的模样。

按亮照明灯,才看见坐在包厢沙发上的是五名名穿着怪异,头发弄的五颜六色的男子,嘴里点着香烟,旁边还坐着两名女生。

其中一名染着黄毛头发的男生拉着女服务生小静,女服务员又怕又怒,拼命的想要把手从对方手里面抽回去。

包厢里原本昏暗的灯光突然变的明亮起来,所有人都微微眯起了眼睛,旋即将目光落到了从门口进来的方唐镜身上。

“镜哥……”女服务生小静连忙挣脱开,跑到了方唐镜身边,俏脸上梨花带雨。

小静的容貌还算是美女,在KTV受到骚扰也不是第一次了,方唐镜大大咧咧的拦住小静的香肩,笑道:“小静别怕,晚上我请你去对面‘西班牙西餐厅’隔壁的面馆吃杂酱面给你压惊。”

小静瞬间羞的梨腮上趴满了晕红,双眼闪过一抹明亮的光芒。

“妈的,你是谁啊?”坐在沙发上的黄毛男子立刻站了起来,怒目而视的看着方唐镜,而坐在沙发上的其他几个男子也都随即站了起来,同样面目不善的盯着他。

方唐镜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弧度,慢慢走到包厢中间将手探入怀中。

黄毛男生和其余四个男生瞬间警惕了其他,有的悄悄的握着台面上的酒瓶,紧张的满头大汗,当看见方唐镜从怀里掏出来的不过是一包香烟,所有人不由同时送了一口气,想来平时看多了大片,以为方唐镜要掏枪出来。

“我是星海KTV的保安,各位兄弟给我个面子,别在这里闹事。”方唐镜说着,掏出一支香烟递给黄毛男生。

黄毛男生撇了一眼方唐镜手中廉价的香烟,眼中露出了轻蔑之色,根本没有伸手去接的意思,冷笑道:“一个小小的保安也敢让我给你面子,在滨海市谁见到我不叫我一声安哥。”

在社会上不接别人的烟是一种十分不给面子的行为,也是赤裸裸的在打方唐镜的脸。

看见对方没打算给自己面子,方唐镜也不生气,直接将烟噙在了嘴里掏出火机点燃,悠悠然的喷了一口浓烟。

“来这里玩的都是我们的客人,这杯酒不如我替她喝了。”方唐镜低头看了看放在茶几上的威士忌开口说道。

“你替她喝了?你知道我们陈哥是谁吗?赶紧滚一边去呆着,要不然的话今天让你躺着出去。”一名染着绿毛男生大声的说道。

原来那染着黄毛的男生名叫陈安,高中毕业以后在社会上厮混当了古惑仔,加入了一个帮会组织,行事跋扈嚣张。

陈安对小弟的话十分受用,端起茶几上的酒杯,冷冷的看着方唐镜,说:“行,这杯酒你可以替她喝了,不过嘛……”

说着,陈安停顿了一下,忽然用力朝着酒杯里面吐了一口恶心的浓痰,戏谑的看着方唐镜,说:“喝了这杯酒,今天这事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