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古玩大亨

精彩节选

第0001章 一夕回到解放前

富春江畔,一个背江而建的老建筑,正对着一条青石古街。

上悬横匾,篆书三个大字:墨羽斋。

正厅里,陆羽茫然坐在案几前,看着手机上的推送。

“鉴宝大师误砸1000万天价古董,名声扫地……”

“老大爷10块铜板买来旧碗,不料专家估值500万……”

“北大考古学教授陆渊带队探索昆仑,与三个月前神秘失踪……”

……

看到最后一条消息,陆羽放下手机,走到一面样式古朴的铜镜前。

“我这是?”

“从二十年后重生到了二十岁?”

消息里的北大教授就是他父亲,但是他父亲应该是20年多前便失踪了,为什么变成三个多月。

还有这手机造型也是20多年前他用的。

铜镜前,再一次看到自己年轻时的样子,又抬头看一眼墙壁黄花梨木牌匾上的“墨羽斋”三个字,眼中一片感触。

二十多年后,虽然在鉴宝这一块一直不怎么样,跟他号称鉴宝神手的他父亲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

但是,经过一番摸爬滚打,他在古玩这一行业走上了自己的人生巅峰。

一番努力之后,终于盘回了墨羽斋,以及被人骗走的这块牌匾。

结果,他抱着墨羽斋的牌匾,在父母牌位前喝醉了。

然后再醒过来,就发现自己重生了。

而这一重生,结果直接让陆羽,一夜回到了解放前。

“这也太荒唐了吧?”陆羽看着周围的一切,摸着自己的脸道。

重生的事情,在小说里和电视里已经见怪不怪,但是发生在他的身上,他真的没办法轻易接受。

比起重生,他更感觉像是做了一个大长的梦,或者是只是错觉。

“这……”

纠结了许久,陆羽这才放心这个念头。

不管是不是重生,都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二十多年的磨练,他虽然没有像他父亲一样成为鉴宝大师,但在其他方面颇有建树,比如说修复古玩、临摹字画等。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现在的年龄却只有20岁。

现在境遇虽不及20年后那么风光无限,甚至可以说有些狼狈、寒碜和凄凉。

但,他却得到一个可以改变过往的机会,去改变许多许多让他后悔不已的事情,去做一些前世他没有能做的事情。

比如说不去卖掉他父亲的心血墨羽斋,继续寻找他的父亲。

赚足够有钱去给母亲治疗心脏病。

没有让她离开

……

尤其是卖掉墨羽斋,如果他记得没有错,这件事是距离现在很近,而且是这一切的导火索。

虽然他重活一回,但时间太紧,想要扭转这一乾坤也没有那么简单。

他念头刚到这,一个刺耳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小羽啊,你在呢,怎么样,我昨天跟你谈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

陆羽回头看去,一个中等身材,唐装五十多岁老者,自顾自地打量着古玩店,好像是在看自家东西一样。

“来的好快!”陆羽心底暗叹一声,道。

这个老者就是买走墨羽斋的人,这个人现在过来,说明时间比他想的还要短。

他定了定心神,虽然对眼前的老者没有太多好感,还是扯出一丝笑容。

“孙叔,您开的价实在是太低了,要知道,我父亲在的时候,墨羽斋可是咱们富春古玩界的招牌,三百万,您这跟打劫,有区别吗?”

“嗯!”孙姓老者点了点头,倒是没有否认陆羽所说。

想到陆羽的父亲陆渊,孙德才看着陆羽青涩的脸庞,不由闪过一抹可惜。

不过,要是陆渊不出事,这墨羽斋他永远都没机会得到啊!

墨羽斋,他孙德才势在必得!

“小羽啊,你也知道,那是你父亲以前在的时候。你也看到了,自从你父亲走后,你这墨羽斋,有多久没有开张了?”

“虽然说,咱们古玩这一行,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但你父亲留下那么多债,你一直不开张,你拿什么来还?”

“眼下,除了把这店盘出去,你还能有其他出路吗,我也是看你一个孩子可怜才出价。”孙德才坐下,拿起茶杯抿一口,一副老好人的样子谆谆引导。

“孙叔,我爸没有死,墨羽斋是我爸一生心血,他还会回来的。”陆羽抬头,眼睛死死盯着孙德才,脸上浮现着与他这个年纪,截然不符的坚定。

他并不知道,父亲到底还是不是活在世上。

三个月前,对文物向来有研究的父亲,听说昆仑山脉中,出现了一个遗迹,对解开昆仑之谜,有重大考古意义,便不听劝阻,带着一行人,以北大考古教授的身份,出发去了昆仑山。

结果不久后便传来消息,昆仑山脉发生雪崩,他父亲一行人,还有其他的考古人员,全部失联了。

消息传来,母亲就受不了打击,心脏病发作住院了。

如今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依然没有半点消息。

国家也发起了救援,但两个月来,救援工作,没有半点进展。

然后就直接官方宣称了,救援失败,而他父亲等人的存活率,不足万万之一。

这两个月来,他父亲带去的那十二个人的家属,倒也没有天天来闹,毕竟,家里如今,就只剩下陆羽这么一个刚成年的少年。

但不闹归不闹,补偿一事,在官方宣称救援失败之后,也已经迫在眉睫了。

虽然有保险公司负债的一部分,但他父亲在出发前,跟这十二人签订了合同,如果发生死亡,会在保险公司赔偿之外,再向其家属,赔偿一百万。

一千二百万,陆家倒也不是拿不出来,只需要将他父亲留下的一些古董变卖出去,就够用了。

但亲自谈过之后,陆羽才发现,原来以前看父亲谈买卖,看起来那么简单,都是一种幻觉。

或者说是,因为他父亲本人的实力和身份,才会让陆羽产生了这种错觉。

和孙德才低价想接手墨羽斋类似,凡是听说他要出手父亲“生前”的存货后,一个个露出了狼性的獠牙,却又都闪烁着狐狸的目光,欺负他古玩的半吊子水平,价钱,是怎么低怎么压。

一句话,这两个月来,自从他父亲失联之后,他是彻底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世态炎凉,什么叫做趁你病要你命,什么叫做吃人不吐骨头。

“没死?”孙德才冷笑一声,似乎因为陆羽再一次的拒绝,彻底失去了耐心

“去了那个地方,所有人音信全无,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没死又能如何!逞能非要去,结果呢,害了自己,还害了别人!”

“孙叔!”

陆羽眼中带着悲愤,低声喝道:

“我爸如何行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评论!”

“哼!”孙德才冷哼,显然对陆羽直言顶撞他,很是不满。

“小羽!要不是看在老陆的面子上,三百万,你看整条古玩街,有谁还能出比我更高的价格,你最好考虑清楚,别最后砸在手里!”

“就算是砸在手里,我也不会卖!孙叔,如果您没有其他事情,还请便。”陆羽见孙德才态度,心底冷笑,微微抬手送客。

“不识抬举!”孙德才站起身,狠狠瞪了陆羽一眼,丢下一句,气呼呼甩袖就走。

“对了,孙叔,还请帮我传出一句,我,陆渊之子,陆羽,正式接手墨羽斋,也会,重振墨羽斋昔日荣光!”看着孙德才的背影,陆羽沉声道。

“重振荣光?不自量力,走着瞧吧,小子!”孙德才愣了一下,回头看了陆羽一眼,冷笑转身离去。

眼底,一抹阴鸷之色浮现。

陆羽好像没有听到孙德才的话,朝牌匾上墨羽斋三字看去。

他要力挽狂澜确实好难,甚至可以说不可能,毕竟那么一大笔债务在哪里,而他只有20岁,鉴宝并不是前世他的专长。

但是……

就在这时,陆羽看着墨羽斋的双眼中浮现一抹异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