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开局被废太子,我苟不住了

>

开局被废太子,我苟不住了

卫凌 著

军事历史 卫凌 开局被废太子,我苟不住了 洛羽淑

小说《开局被废太子,我苟不住了》,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卫凌洛羽淑,也是实力派作者“卫凌”执笔书写的。精彩片段如下:这时,卫凌又看向陈明。“原本说好要去处理那家当铺的事情,本王现在改主意了!”“既然那是户部左侍郎的产业,那就理应由他来给个交代!”说着,他从身上摸出一块黑色令牌扔给陈明。“到禁军都督府去,让左洪武调二百禁卫军接替你们封锁当铺后,你们就可以安心配合二位大人了!”说完这话,卫凌手中的马鞭一挥,胯下红鬃马...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卫凌洛羽淑   更新: 2022-12-06 09:2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开局被废太子,我苟不住了》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卫凌洛羽淑,《开局被废太子,我苟不住了》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军事历史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大武皇帝诏命,四皇子卫凌自宗正府囚禁以来,深有悔意,心系国政,替父分忧,孝心可嘉,着既解除囚禁,加封武威亲王,赏五珠亲王府邸一座,入朝参赞机务,钦哉!”大武皇朝帝都,宗正府内随着太监尖利高亢的宣读完圣旨,火红色的宗正府大门缓缓打开紧接着,一位身材修长,笔挺精神的俊美少年,缓步踏出望着碧蓝的天空,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三年了!这是最黑暗的三年,也是卧薪尝胆的三...

第三十五章 另攀高枝

“亲王殿下,莫要生气,这群商人怕是被敲诈怕了,所以才有如此言行!”

“是啊!殿下,这米星河小小年纪,如此行事,恐怕也是遵循商人的惯例,还望大人莫要生气啊!”

卫凌刚走出米记商行,身后的师鸿云和徐路便跟上来安慰解释。

“生气?”卫凌古怪地打量着两人“为何生气,本王倒是觉得很有意思!”

这话一出,师鸿云和徐路同时一怔。

一旁的陈明却是满脸狐疑“亲王殿下,他既然没说价格,那咱们为什么还要留下那么多银子?”

“因为本王只想让事情是他本来该有的样子!”卫凌一脸傲然地抬起头“交易就是交易,商人逐利,天经地义!”

“一个国家的商业要是没规矩,这个国家的百业就不可能兴旺,更不可能强国富民!”

丢下这话,卫凌在三人的注视下,直接翻身上马。

“师鸿云,徐路,这批冬衣的事情就交由你们和米记商行接洽!”

“记住三件事,交接数量,检查质量,发送北疆,有一样没办好,提头来见!”

“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来府上找本王!”

师鸿云和徐路对视了一眼,同时躬身作揖。

这时,卫凌又看向陈明。

“原本说好要去处理那家当铺的事情,本王现在改主意了!”

“既然那是户部左侍郎的产业,那就理应由他来给个交代!”

说着,他从身上摸出一块黑色令牌扔给陈明。

“到禁军都督府去,让左洪武调二百禁卫军接替你们封锁当铺后,你们就可以安心配合二位大人了!”

说完这话,卫凌手中的马鞭一挥,胯下红鬃马绝尘而去。

看着逐渐消失在人群中的卫凌,师鸿云,徐路和陈明三人面面相觑。

这一刻,他们心中都有一个共识,却不敢讲出来……

那便是——如果武威亲王殿下是太子储君,那大武就中兴有望了。

……

东宫,一个暖房内。

礼部尚书齐洪昌勃然大怒地站起身。

“你们说什么?”

“被武威亲王逼捐了十几万两银子?”

“都说你们户部官员个个敛财有道,现在看来,可真是富可敌国呀!”

面对这样的怒斥,跪在地上的王恕和钟山,逆来顺受,一声不吭。

这时,一旁端着茶杯的内阁次辅殷正东轻咳了两声。

“墨卿,不要这个样子!”

“他们也是受人胁迫,不得不从!”

“阁老,这是从不从的问题吗?”齐洪昌冲着殷正东摊了摊手“随身携带十二万多两银票,哪儿来的,当然是贪污所得!”

“现在被人搜出来了,而且还记录成了账本,如果此事一旦公开,又将掀起一场泼天大案!”

说着,齐洪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神武门政潮的一百多名御史言官,才刚刚惨遭不幸,连带着三皇子和御史大夫都赔进去了,难道还不值得警醒吗?”

“这件事一旦爆发,整个户部都将被人一锅端了!”

齐洪昌脸红脖子粗地立即转过身,冲着一直没吭声的太子卫雄拱手。

“太子爷,此等贪官污吏,蠹虫国贼,不用假手他人,您就应该下令把他们全办了,免得给东宫抹黑,给太子爷造成名誉上的污点!”

这话一出,不仅跪在地上的王恕和钟山,猛然抬起头,就连端坐着的殷正东和太子卫雄,也微微皱起眉头。

这个齐洪昌,有才,干练,但却是个炮仗。

他本是一个洁身自好的人,最恨的就是贪官污吏。

现在,他这左一句右一句都是要杀人的话。

还怎么让他收买人心?

想到这里,卫雄淡然一笑,缓缓放下茶杯。

“齐大人稍安勿躁!”

“孤大概明白户部官员们的心思!”

噢了一声,齐洪昌紧锁着眉头“请太子爷示下!”

“无非是官场那一套陈规烂俗!”卫雄笑吟吟地看向趴跪在地上的王恕和钟山“与上司首次见面,都想着能孝敬点,博得一席之地,将来好被多多提拔!”

“孤的四弟以亲王主政户部,更是位高权重,他们这些户部官员怎么能不挖空心思表忠心呢?”

这话一出,殷正东露出诡异的笑容,而齐洪昌却像看怪物似的看向跪着的两人。

王恕和钟山对视了一眼,已然意识到太子卫雄话里有话,顿时吓得脸色骤变。

“太子殿下,臣可从来没想过要巴结武威亲王啊!”

“臣对太子爷忠心耿耿,至死不渝,绝没有任何非分之想!”

看着他们,卫雄淡然一笑“你们紧张什么,孤又没说你们!”

“是啊!”殷正东坐在位置上,别有深意地说道“老百姓常说一句话,叫做县官不如现管。”

“现如今,四皇子以亲王之尊监管户部,既是王,又是官,总有些人蠢蠢欲动,想要另择门路了嘛。”

听了这话,一旁的齐洪昌顿时眼睛一瞪。

“噢,我明白了!”

“我说你们怎么随身携带这么多银票,原来是想背主求荣,另攀高枝啊?”

王恕和钟山顿时浑身一颤,急忙磕头如捣蒜地辩解求饶。

眼看二人的诚惶诚恐,卫雄和殷正东对视了一眼。

敲打,也差不多了!

对于这种人,启用且防,才是真正的用人之道。

轻咳了两声,卫雄背着手,缓缓来到二人的面前。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之常情,可以理解!”

“不过你们也不用太担心,孤那个四弟是个睚眦必报,快意恩仇的人!”

“只要你们不主动给他招惹麻烦,他也不会借此事为难你们!”

说着,他又将惶恐不安的两人纷纷搀扶起来。

“至于他手里那本账册,还是交给孤来处理吧,你们就不用管了!”

闻言,王恕和钟山顿时如蒙大赦,急忙躬身谢恩。

这时,殷正东缓缓端起茶杯“二位大人,跪安吧,我们还有些事情要商量。”

王恕和钟山对视了一眼,却看向卫雄。

“去吧!”卫雄笑着点头“有事孤会找你们,好好办差!”

两人一听,顿时如释重负地躬身退出。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