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幽兰涧草生

>

幽兰涧草生

洛水看江漪 著

古代言情 荻华 行芷

古代言情小说《幽兰涧草生》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洛水看江漪”十分给力。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标签:精彩片段

来源:fqxs   主角: 行芷荻华   更新: 2023-02-24 04:4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幽兰涧草生》,是以行芷荻华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洛水看江漪”,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闻禧带着我和妹妹来到了慕芳斋,一对中年夫妇迎出门来“阿禧回来了,还有客人快进来”妇人热情,眼睛却定在闻禧身上,细看,闻禧的眉眼长的很像妇人“娘,这是少谷主带回来的贵客,以后就在谷中长住,一会收拾一间干净的屋子出来她是行芷,这是行葭,家中突逢变故,来我们这里可要好好照顾她们”“那是当然!”闻母是个强壮的女人,透出精明强干,闻父话少,他的身型同闻禧像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看着憨厚老实“伯母,......

第4章 新家2

荻华起身走向桌案后的置物架“我曾经有一个助手,她离开后我的药房一直缺人打理。

“我很乐意效劳。

只见他取下一只墨漆的盒子。“这里有她写的手札,你带回去看看,不可损坏。

“是。我高兴的上前接过手札,翻开扉页写画着一株兰草。

后面几页,写满了各种药材的名字,配着手绘的草药,他见我一个一个认着草药“你先你就跟着红姑先认识这手扎里的各味草药。

“好我点点头。

他又起身朝碾好的药粉走去,拿起香台旁的一瓶精油。拿起笔架上倒挂的竹笔,搅拌着药粉,“抽屉第二排第三列,盒子里放的东西。

我闻言走过去,取出荻先生要的东西,是一盒煮熟的蚕茧。将蚕茧递给先生,先生熟练的将蚕茧抽丝织在竹蓖上,再将丝布沁在药水里,“带半个时辰后用竹夹取出敷在脸上。他挑了挑身边的烛台,屋里光线亮了些。我眼神不由自主的跟着他移动,盯的太久,我猛的察觉自己的失礼。

天色已经很晚了,毛婶在门外敲门“少谷主,行姑娘天晚了,可要做宵夜?

“哦对了,葭儿。我不禁自责,焦急的走向门口。

“行姑娘放心,小姑娘玩累了,已经去睡着了,在我房里。门口毛婶温柔的答道。

“多谢毛婶!

荻先生也走向门口,“毛婶也去睡吧,不用做夜宵了,我们这就准备回房间了。

“好,好,小丫头就先陪我睡了。毛婶开心的笑着走了。毛婶虽然在厨房工作,人却打扮的素净,仔细看还是能看出年轻时的风韵。

荻先生回屋内熄了灯,递给我一盏灯笼,他退步关上门,动作温文尔雅。

转身,指着右边的长廊,“这边,绕过长廊,走过一方积水的天井,接着星光能看到一个石桥左右布着假山,走过回廊,穿过洞门,是一个小院子有三间平房院内栽着不少花草,灰石子铺了一条小路延伸到各房门口。

“刚才天井那里是毛婶她们住的地方,这里是内院,平时只有我一人。闻禧他和家人住在门外右手的小院里,和后院有一个角门。平时都互不干涉。后院是厨房和菜园你应该见过了,左手这边是两间厢房。

他推开门,地方不大倒也素净。“葭儿还小,就先同毛婶住着,你自己都是半大的孩子,怎么能照顾的好小丫头。虽然他说的毫不留情,事实也是如此,我对葭儿的照顾还不如闻禧。

“多谢少谷主考量。

“早点休息吧,今天应该也很累了。

说罢他将手里的药瓶递给我,“时辰差不多够了,两天敷一次,脖子上的疤就会变淡了。

“是。

“行芷

“嗯?

“不用这么拘束,把这里当成新家吧。他摸摸了我的头,他的手宽大,又温暖。

“好。

他走向背后的厢房,“好好睡一觉吧。

看他背影消失在门内,屋里点起了烛火,我看着手里的灯笼,关上门,点燃桌子上的烛火,吹灭灯笼。稍做洗漱后,我躺在床上,本想回顾今天忙碌的一天,疲惫袭来,我昏昏沉沉的睡到天亮。

早上叫醒我的不是荻华,是葭儿。

“姐姐,毛婶让我叫你吃饭。

“啊!意识到自己起晚了,仓促的洗漱好,走到前厅,荻华已经坐在桌子上吃这早饭了。

难道荻先生没叫醒我,不对啊,我睡眠一直很轻的。我不好意思的做到桌前,有些尴尬。毛婶看我迟迟不动筷子,“可是食物不合胃口。

荻先生熟练的在我面前放了一杯温水,“她脾胃虚寒,毛婶以后每天烦你煮一锅菜粥来。

“省得了毛婶还是笑盈盈的,“小姑娘可要养好身体。说罢不断地给葭儿夹菜。

“谢谢毛婶,我不太会照顾孩子,妹妹还要托付您照顾。

“哪里的事,不用道谢,我一直希望有一个小葭这样的孩子。这倒好了,天上掉下来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囡囡。

我看着葭儿高兴,我也很高兴。“少谷主,红姑什么时候来?

“哦,我忘了个红姑说了,这个点她应该已经上山了。他大概计划好了,这么哄我,头都没抬。

“所以,早上故意没有叫我。

“嗯,一会柳姨带你们去量衣服,路上买了几套,都穿不成了吧?

“……我倒是没有想到这些,只想着要是能安稳的呆在这里就好了。

“又有新衣服穿了,谢谢大哥哥葭儿开心的说,她又拉拉我的衣袖。

“还是少谷主考虑周全,行芷在此谢过。

“少谷主管理着整个谷中的杂事,很是厉害。多少姑娘求而不得呢!毛婶笑着朝我眨眼睛。

“不知少谷主心悦什么样的女子?我脑子短路似的把心里想问的一下说出来了。毕竟回来这一路上,每个见到他的小姑娘,都忍不住多看两眼。是不知道底先生的眼光应是何等的高。

闻此言,他喝完碗里最后一口饭,放下筷子,貌似正襟危坐了一下。“你姐姐那样的。

我姐姐什么时候要这样一个仰慕者,我怎么不知道?不过姐姐向来优秀,他眼光倒是不错。我露出了轻微赞许的点头。

“姐姐也是我这一辈子的榜样。

“你…和她很不一样,你做自己就好了。他目光平静的说。

也对,姐姐天资聪明,生的又是个人胚子。在长公主的盛宴上,前来庆贺的秦王世子,一眼就看上了美丽漂亮,行为温柔大方的姐姐。不过月余之后,秦王就派人上门提亲。

是姐姐与荻先生是怎样认识的,我还真不清楚。我想应该是姐姐出嫁以后的事了。先皇几年前曾重病,是秦王亲自照料好起来的,此时的晋王还在西北征战,为求神医,秦王世子遍访名医,不远千里到药林谷求药。花了月余时间才得到三枚珍贵的药丸。

先皇的病情转危为安,先王醒后重上亲王家人,晋王带着军功九死一生回朝的嘉奖还比不上秦王,大概梁子就此结下。

只是药林谷人才济济,不知道开药的是谁。我也无心知道陈年旧事,只能感叹有些就事进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此戏剧的故事可比话本精彩多了。

吃完饭,柳姨就进来带我们去量尺寸,先做春衫,考虑我和妹妹都在长个子夏杉略大些的尺寸也做两套,谷中夏季湿热,至少五套衣服才够换……

等行头置办齐全,我粗略算算,光衣服都要花一锭银子。想来在路上坐马车又乘船时,就发觉荻先生出手阔绰,明明住在山里,当大夫就这么有钱?

曾经不出深闺的我,对世界的认识再次刷新了。

“柳姨,这些衣服钱是从公账出吗?

“行姑娘放心,这些都是少谷主特意给的小金库。少谷主是老谷主门下最会挣钱的弟子。

《幽兰涧草生》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