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大陈风云:谋权

>

大陈风云:谋权

姜汁饼干 著

军事历史 谢忌 谢意

看军事历史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姜汁饼干”写的《大陈风云:谋权》。主要讲述的是:“是,属下马上派人过去。”“嗯。”谢意点头,看向门外,天空中似乎又开始飘雪了。殿内安静下来,偶尔只听得见几声炭火的噼啪声...

来源:fqxs   主角: 谢意谢忌   更新: 2023-02-24 04:5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军事历史小说《大陈风云:谋权》,主角分别是谢意谢忌,作者“姜汁饼干”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凤仪殿外,少年太子带着侍从,端方优雅的随着大宫女青烟往里走去他头发用象牙白金丝滚边发带束在脑后,身着象牙白箭袖团花袍服,在不疾不徐的步伐下显得极为优雅谢意,大陈朝的太子殿下,提到他,世人皆知其出色,不止才学气度惹人赞叹,就是容貌也是一等一的,虽然才年十四,却有了一股子浑然天成的气度,叫人移不开眼睛进了主殿,谢意见了抚摸玉如意的皇后,连忙跪下行礼“母后”他每日晨昏定省,不论公务如何繁忙,都......

第5章 谢显设毒计,龙凤散离心

没想到,这一松快,便是到了年下。

这几日京中下了场大雪,一夜之间,明黄的琉璃瓦被盖在了白雪皑皑之下。

“天气寒冷,今日叫十五不必来东宫了,以免着了风寒。站在炭火前烘烤着有些冰冷的手,谢意想起来这事,连忙交代道。

“是,属下马上派人过去。

“嗯。谢意点头,看向门外,天空中似乎又开始飘雪了。

殿内安静下来,偶尔只听得见几声炭火的噼啪声。

“潘家,如何了?

“东西已经准备妥当,只需要静候时机……

“时机已到,无需静候。谢意露出了一丝笑意,他温和的目光从窗外移开,轻声道“今年雪重,又是年关,总是白色也太过无趣。

“等了许久,意也该送姜大人一份厚礼了。

“殿下英明。

重阳佳节,一次登高望远,姹紫嫣红的菊花仿佛生出了灵智,化出了倾国倾城的绝世美人。

茱萸树下,菊花丛中的翩然舞姿,惊艳了误入仙境的人。

他的赞叹之声惊扰了这画中仙,仙子匆匆离去时落下了一枚美玉。

公子遗憾仙子的离去,魂不守舍的收起了这枚美玉,盼望与仙子再见一面。

公子连续数日都来到初见的地方,却再未曾遇见那仙子。

那日惊鸿一瞥,那份惊艳悸动深深地刻在了脑海中,永不忘怀。

许是情缘未了,亦或是公子痴心感动苍天,一次偶然的相遇,叫他遇了那位出尘的美人。

公子感谢苍天垂爱,还来不及高兴便得知了那仙子的身份。

原是千芳楼的头牌花魁,公子黯然神伤,还来不及失落,便见了花魁穿越人群的眼神,四目相对,公子心跳如鼓,早已将心里的失落尽数散去。

那夜,公子花费千金,与花魁春风一度。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日日与之相会。

那花魁本不愿入这脏污之地,有了公子的垂爱,自然是万般期盼能脱离苦海。

也不知这花魁使了什么手段,公子不顾一切将花魁迎入府邸,虽给不了正妻之位,却也有了贵妾之名。

公子的母亲自然不喜这样的女子,她训斥儿子丢了家门清誉,让一个残花败柳入了府门。

母亲逼得越紧,公子便越是宠爱花魁,以至于母亲以死相逼也不为所动。

公子爱极了花魁,如何愿意放手他离去,见家中实在不喜他的爱妾,便从府中搬了出来。

没了人管束,公子与花魁日夜笙歌,频繁出入酒色之所。

也不知是何缘故,公子有日宿醉说了几句大逆不道的梦话,本也无事,可谁料被有心人听去,又不知是谁特意叮嘱,这话便传入了皇帝的耳朵。

皇帝不信,派人前往搜查,果然找出了不少谋逆的东西。

又是大批兵器,又是密室龙袍。

此事一出,皇帝震怒,太子亦不敢耽误,连忙派人巡查,一查不要紧,竟查出了许多阴私之事。

手握兵权的人存了谋反之心,皇帝无论如何都是忍不了的,于是大怒之余,下令诛九族。

那公子宿醉未醒,却已身在牢狱,花魁也早已不知所踪。

这公子便是潘家的嫡子,潘公子致死也想不到,硕大的门庭竟因他而一夜倾覆。

事开始的太快,结束的也很快,快到京城的人几乎没有反应过来。

“此番折了潘家打了六皇子措手不急,殿下可要小心防备。六皇子吃了哑巴亏,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呢。

“他此刻忙着应付还来不及呢。抿了一口孟文递上的茶,口中唇齿留香,面上也多了分笑意。

“兵部该安排进我们的人了,陈家的人太过显眼直白,意倒觉着姜大人不错。早在之前,谢意就已经与姜舜搭上了线,因为此事,姜舜已经成了谢意的人。

此刻谢意需要这样一个毫无背景的寒门公子来搅混原本就不平静的暗涌。

“大仇得报,姜大人正想找机会感谢殿下。

“感谢自是不着急,日后机会多的是,此刻最为要紧的是该留一条暗线,尤其是‘亲近’敌人的暗线。

谢意这么一说,孟文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姜大人是他的人。

六皇子丢了潘家,会急不可待的寻找新鲜血液填补空缺,此时的姜大人不就是天上掉下来的白面馅饼吗?

朝中新贵,身负贤德,背景清白,最主要的是,看似无阵营。

姜大人入朝堂已一年有余,处事周全,是个做官的好料子,若能安排他入兵部,便是最好了。

“只是会不会招致怀疑,毕竟六皇子为人谨慎。

孟文的疑虑谢意自然知晓,他抚摸着手中的茶杯,似笑非笑的说道“对于意唾手可得之物,他谢显少不得要费心思,如今潘家一倒,他必然着急上火,如此又怎么会拒绝送上门的好处呢?

“属下会安排好,殿下放心。孟文闻言明了笑的意味深长,接过谢意递过的微凉的茶盏,温和的如春日暖风。

他是谢意的得力臂膀,已帮助谢意处理过许多事,这次,也会是得心应手的。

听着孟文的话,谢意笑了笑道“如此,甚好。

接到通报的谢显几乎在一瞬间就扫掉了桌上的书本茶杯。

潘家本就是他好不容易发展的势力,他没有外族依靠,每一分得来的势力都弥足珍贵,如今竟然被人暗中剪除,而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他的大皇兄。

这个生来克他的大皇兄。

此仇不报难平心中怒火,他定然不会轻易翻过此篇,不管是不是谢意做的,他都要拉一个垫背。

不过他想报复亦是艰难,东宫如同铁桶,他的人连进都进不去。

若是想达成目的,只有从旁下手。

皇后心机重,母妃又不是皇后的对手,陈家底蕴深厚,他暂不可撼动,唯有那个草包似的十五弟。

要下手,便是从谢忌着手。

“谢意,你敢断我羽翼,我亦敢折你臂膀。

以平心中不忿。

对于谢显的心思,谢意自然不知,他此时忙着更重要的事情。

大雪下了三天三夜,因为天气极寒,谢意便没有召谢忌过来读书学习,遥想十五这小家伙年岁小,也许没他盯着便逐渐歇了读书的心思。

所以在看见谢忌的时候,谢意特意考了考他,意外的发现十五不但没有怠惫,反而学的很认真。

谢意的考题至少答对了九成,足足让谢意惊喜了不少。

“没想到十五居然这样乖巧,我还以为十五会趁着无人盯梢而懈怠呢。

“以前是我不懂事,皇兄以后我会更加努力学写字念书的。他不想成为梦中一无是处还倒添麻烦的草包,皇兄注定是天子,他一定要做一个辅佐天子的好臂膀。

他也要和皇兄一起守护母后和外祖父。

“我相信十五。谢意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抬手捏捏谢忌的脸蛋,觉得自家弟弟越发乖巧了。

十五学的认真,加上天赋不错,很多疑惑处谢意一点即通,让人越发喜欢这个上进的孩子。

时间一晃,已是除夕家宴。

皇亲国戚与满朝文武都齐聚九州清晏恭贺新禧。

谢意作为太子自然不能随意离席,皇帝身体不好,有时候需要他主持大局。

子夜时分,已经是年初一,皇帝与容妃已经离席,宫晏这边则由谢意来安排后续。

皇后打算先带着谢忌回宫,找了半天却没找到这皮猴。

担心儿子出什么事,皇后急忙派人去寻找,又想会不会和大儿在一起,又派青烟过去询问。

这边谢意等一切都安排妥当结束时,时间已是后夜。

一通忙活下来,谢意已经有些疲惫,刚刚坐下还没喝上一口茶就见了青烟姑姑过来。

详禀后谢意才知,原来皇后正打算回宫,却没有找到谢忌,连忙来询问他是否知晓去处。

可谢意今夜忙于除夕宫晏,没有心神照料谢忌,此刻也不知他去了何处。

询问孟文后,他也不知谢忌的去处。

谢意心里忽而升起一股不安来,孩子年幼贪玩,若是被有心人害了可如何是好,只能急忙派人去寻。

找了半天,十五没寻回,却得了谢显掉进了冰池的消息。

十五不见了,谢显又掉进了冰池,手中的茶盏一顿,有些烫的茶水撒了出来,烫红了指尖。

“殿下别急,属下已经加派人手去寻十五皇子了。接过谢意手里的茶,孟文连忙掏出帕子替他擦试,“您看您太不小心了,一会烫起水泡如何使得?

“快些找到十五。闻言谢意并未理会,他的声音甚至都提高了一个度,立马起身就往外走。

两件事情一起发生就太过巧合,他怕出什么问题,还是先去看看老六,以免出了纰漏。

“青烟姑姑快去告知母后,今夜恐怕不太平。他一面走一面想起什么似的,朝一旁有些着急的青烟说道。

“是。对方得了吩咐,急忙离开。

安排好后,谢意也朝着谢显的落水的位置赶去。

等到了地方,谢显已经被捞出来。因为正是严寒之时,天气极冷,谢意见了已经昏迷的谢显,他已经被浑身冻的发青,也不知还活不活得了。

心中的不好预感愈发强烈,谢意稳住心神,让人把人抬去就近的宫殿,又派人请了太医过来。

事情有条不紊之时,谢意派人去通报皇帝,虽然有人肯定率先去了,但他还是要派人去通报。

没想到人还没出宫门,皇帝与容妃就来了。

一听闻爱子落水,容妃先是险些昏倒,皇帝更是震怒,还没在容妃宫里的椅子坐热乎就匆忙赶来。

等见了冻的不省人事的爱子,又见了一旁没有什么表情的太子,皇帝闪过一丝愤恨。

天家皇子怎会在宫中落水,皇帝觉得事有蹊跷,大手一挥下令彻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朕的皇子怎么会在宫中落水,速去查探!

这事闹的很大,皇后过来的时候整个雍和宫都挤满了人。

方才东宫的人已经说明缘故,皇后十分疑虑,但更担心自家十五的安危。

因为谢忌也没找到,皇后心中不妙,担忧他也会出事。

不过皇后还没来得及说十五也丢了,就见一个泥猴跑了进来,一把扑到了皇后脚边。

“母后!

“忌儿?你这是跑哪里去了,怎么弄成这副模样?也不知道这皮猴去做了什么,身上弄的一身脏污,皇后宠他,见他没有受伤便也不舍得责怪,心里的不安却没有散去。

“你看看你,还有身为皇子的体统吗,还是皇后把你宠坏了,变得如此不知礼数?皇帝见谢忌没有请安,又见他浑身脏兮兮的就朝人堆里砸,没有身为天家皇子的风范,有失皇家仪度,心里更是不喜。

他只管怪罪,却没有询问孩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有没有受伤,皇后心里不悦,面上却没有一丝体现。

“陛下恕罪,臣妾会好好教导他的。话虽然这么说,皇后的手却是攥紧了。

“哼。皇帝面色不虞,冷冷的哼了一声。

谢意见此则是把谢忌拉了过来,左看看右看看没什么事后,示意宫女带他下去洗漱。

谢忌却拉住谢意的袖子,刚想说什么就见有人急匆匆跑了进来。

皇帝刚见不成体统的谢忌,此刻心里正是不悦,又见这宫女慌不择路,胡乱冲撞,更是龙颜大怒,当即就叫人抓了起来。

等人控制住,方才发现她是六皇子身边的大宫女翠儿。

主子落水,宫女慌乱冲撞,是人都看出其间必定有什么联系,此刻皇帝也顾不得罚她,连忙询问关于谢显的事。

翠儿满脸惶恐,似乎看见了什么大事一样,她左顾右盼,见了缩在人堆里的谢忌后啪的一声跪倒在地。

“陛下,奴婢不敢说。

皇后见了翠儿的眼神,看了一眼身旁的谢忌,心中警铃大作,捏紧了手。

刚刚那直白的眼神不止皇后,皇帝与容妃都看见了。

皇帝转头冷冷的看了一眼谢忌,又转头看着躺在床榻上的,满脸苍白的六皇子,顿时心疼极了。

再回头的时候,看向谢意与谢忌的表情冷的滴得下水来,似乎他们做什么十恶不赦的大事来。

“说,究竟是怎么回事?!皇帝冷着脸看向跪在眼前的翠儿,对方吓了个哆嗦,颤颤巍巍的朝谢忌的方向又看了一眼,并未说话。

众人目光都看向脏兮兮的谢忌,皇帝狠狠拍了一下桌子,言语凌厉的怒道“看来,你这贱婢不见棺材不落泪,来人,拖下去乱棍打死!

一旁的容妃也乘机道“翠儿,还不快说,六皇子是如何落水的?

“奴……奴婢看见,是……是十五皇子把殿下推下冰池的……求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翠儿闻言瑟缩了一下,生怕自己被打死,重重的磕着响头,急忙说道。

似乎为了更显得真实,说完抖得更厉害了。

皇后从方才就反应过来这是个圈套,心里此刻也不慌,她掌管后宫多年,这些场面自然不惧。

与谢意对视一眼,正要开口说话,却不想话茬被容妃抢去。

“翠儿莫要胡言,十五皇子年幼瘦小,如何能将六皇子推入水中?你这贱婢死到临头还敢胡乱攀咬!还不如实招来!容妃艳红的嘴角不可查的弯了一分,下一秒做出不可置信的凌厉模样说道。

“娘娘明鉴,奴婢没有半句虚言,若说了假话自愿千刀万剐。闻言翠儿似乎真的怕容妃不信,连忙道出“原委“奴婢与殿下回宫时,路过御花园的池塘,没想到十五皇子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猛地推了一把殿下,地面湿滑,殿下没有防备一下就滑入了冰池,奴婢又被人拖到了假山后险些被掐死,若非奴婢尽力挣脱,此刻便不会跪在这儿了。

说罢她露出脖颈间青紫的指痕,马上有人发出吸气声。

而翠儿似乎愈发委屈说着说着便哭了出来,不等旁人说什么就指着谢忌控诉道“那池水触摸都觉得冰寒刺骨,谁掉下去都九死一生,也不知究竟哪里得罪了十五皇子,居然要我家殿下遭此大劫,呜呜呜。

一旁的皇后闻言自是一怒,想要说话却被谢意拦下,只见他有条不紊,从容不迫的质疑道“十五才七岁,不过是个稚子,甚是天真无邪,怎么会有这般害人的心思。

说罢,他带着一丝冷意看向翠儿,用素日温和的语气质问道“究竟是谁要你这样陷害十五,也不思量个好理由。

众人闻言一想也是,看向翠儿的眼神带着不明的议论。

见舆论险些扭转,翠儿也不急,她拿出一片布料道“十五皇子推完就跑,奴婢想抓住他却没有抓住,只从十五皇子身上撕下了一片布料,也因为奴婢这一抓,十五皇子还在池塘边的花丛下摔了一跤,陛下若是不信可派人查看。翠儿伏在地上,颤抖着说完了话,谢忌听见她颠倒黑白栽赃自己,急忙出口反驳。

“我没有推六哥,那布料是我追一个鬼鬼祟祟的影子的时候被月季勾破的。此刻谢忌捏着衣服,看着众人可怜巴巴的说道“没想到人没找到,又因为雪天路滑摔了一跤弄脏了衣服,才不是她说的那样。

“父皇,儿臣相信十五绝做不到推六弟入水,此事定然有什么误会,还望父皇明察。

谢意自然信任谢忌,他轻轻摸摸谢忌的头表示安慰。

皇帝看见谢忌脏兮兮的模样,眼里闪过一丝不喜,也没有相信谢意的话。

不但不相信,他还开口质问。

“谢忌,你可真是推了六儿下水?

不说语气,就是这称呼已经判了亲疏,虽是疑问,皇帝已经断定是谢忌做的。

“父皇,儿臣没有,才不关儿臣的事,儿臣都没看见六皇兄如何推他下水。他言语清晰,没有停顿,眼神委屈极了,看向翠儿的时候透出一股疑惑对方为什么说假话的表情来。

“陛下明鉴,如太子殿下所言,若是平常自然不可,但因为天气严寒,池塘边结了层冰霜很是滑脚,寻常人走路都要小心,更何况殿下与奴婢根本不防,只要轻轻一推自然会被滑倒,更遑论十五皇子是用了全力的。

翠儿听见谢忌的话,连忙又开口说道,说的是有理有据,若真是这情况,别说十岁的的孩子,就是一个成人也会摔倒。

皇帝闻言心里已经彻底相信,看向十五的目光不由得狠利起来。

“不关你的事?小小年纪便会撒谎了!事发时只有你在六儿身边,如今居然满口胡言妄图推卸责任,还不如实招来!只要心里断定了,皇帝便觉得就是谢忌干的,此刻见他不认,更是生气。

“陛下,容臣妾一言,十五虽然年幼却不是顽皮的孩子,怎么会无缘无故推六皇子下水,这事定然有人蓄意陷害。皇后自然相信自己的儿子,明眼人一看便知道是局,偏皇帝自己不信。

“父皇,儿臣亦觉得此事蹊跷,事发突然,应当彻查此事,而不是听信一人之言,就像母后所说,十五的确没有伤害六弟的动机。他的弟弟可不会这么傻,也不会这么充动。

“还要如何证明,翠儿亲眼所见,地面结冰路滑,若非十五上前推了一把,六儿岂会坠入冰池?既然错了便要认,可皇后与太子不但不承认错误,反而替其诡辩,皇后,朕的孩子被你教成了什么样子?皇帝死死地盯着谢意与皇后,口中极不留情面道“来人,将十五送去静室,不许送水送饭,什么时候知道错了,什么时候六皇子好了再出来。

听见这话,皇后是再也忍不住了,她忍不住出声反对。

“陛下,事情尚未定论,您就要这样急着处置十五,实在大为不妥,也无法让百官信服啊!皇后也是满心悲凉,她没想到她的夫君居然如此狠毒,为了一个破绽百出的陷害,连查都不愿意查就要置自己的亲子于死地。

一旁的 谢意亦是十分不可置信,虽然素来自己的父皇偏颇谢显,却没想到居然到了这个程度。

到了这样是非不分的程度。

“父皇!十五年幼,如何能去那地方?更何况事情尚未定论,仅凭一人之言就断定是十五所为,实在让人疑虑,不能服众。

他将谢忌揽在身后,看着陌生冷漠的父皇,满心满眼的失望。

听见二人的话与一致的看着他失望的眼神,皇帝气不打一出来,恨二人不给他面子,处处反驳他。

朝堂上陈家独大,如今后宫里头也不得安生。

“陛下,十五还小,你让他去静室不是要了他的性命吗?此事模糊不清,仅凭一个奴婢之言就定了十五的罪过,陛下,您还是臣妾那个英明神武的夫君吗?皇后见皇帝不说话,连忙护在两个儿子身前,看着眼前满目狰狞的皇帝,一股悲凉涌上心头。

“皇后,这话是你该对朕说的吗?你真以为朕不会罚你吗?皇后的话让皇帝更加气愤,似乎被戳中了痛处一样,不由得恼怒不已。

一旁容妃心中得意极了,见状连忙上前哀凄道“陛下,十五皇子年幼,就算错了也不应重罚,只是可怜臣妾的孩儿……这样冷的水,不知还有没有命活。

本就是气头上,容妃又这样窜火,皇帝是又气又心疼。

“爱妃,别哭,朕会替咱们的儿子做主的。看见爱妃垂泪,又听她替十五求情,心里感叹真是个善良的女子,也对皇后等人更加讨厌,“来人,把十五拖入静室,什么时候六儿醒过来,什么时候放出来!

“父皇!太子猛地越过了皇后,看着皇帝道“父皇,您偏颇至此,儿臣无话可说,哪怕十五蒙冤父皇也不愿垂怜,就算此事漏洞百出,也不愿相信儿臣与母后,更不愿派人探查,执意相信这些虚无缥缈的谎言。事已至此,儿臣自知多说无益,若父皇执意要罚,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儿臣愿代替幼弟受罚。

他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冷意与许多失望,看着皇帝的眼睛已经散去了从前的尊敬,皇帝见状眉头皱起,见他的眼神更是不悦,更觉谢意天生反骨。

真是克他的孽子。

“太子,这是你该说的话吗?!好,好得很,既然你愿意替十五皇子受过,朕成全你!罚你鞭刑八十,罚入静室罚跪,若是六儿无事你便无事,若是他有事,你便不必出来了!

“儿臣如父皇所愿。谢意转身,看着哭出来的谢忌,轻轻擦掉了他的眼泪,方对皇后道“母后,带十五回宫。

皇后想阻拦,谢意却在她的耳边轻声道“母后,别担心。

说罢,他目不斜视,毅然决然出了宫殿,噗通一声跪在了雍和宫前的雪地上。

马上有侍卫取来鞭子,一鞭鞭甩在谢意的背上。

一鞭一鞭用力很重,重到身上的衣物都被打成布条,皮肉更是布满一条条血痕,直到皮肉绽开,溅出的血点都飞出几步之遥。

皮开肉绽,血肉横飞,一看便痛极了,谢意却一声不吭。

看见谢意被打,谢忌哭着想朝他跑去,却被人一把抱住,挣扎着被带离雍和宫。

皇后想上前去,却被侍卫拉住,孟文站在远处,手紧紧的攥住了。

皇后心疼极了,连忙跪下祈求皇帝不要责罚,皇帝却冷冷的拂开她的手,拉着容妃转身离去。

鞭笞声不绝于耳,皇后恨恨的看着二人的背影,终是再没有出声。

她默默的看着八十鞭打完,看着满脸汗水失去血色的谢意被架走,任由尖锐的指甲此破了掌心,直到血珠沿着手指滴下,方才松开。

她几乎瞬间隐藏所有愤恨与痛苦,转而露出带着典雅柔和的笑容,看起来叫人发寒。

“说起来,本宫已经许久,未曾见过父亲了。她轻轻移步,路过孟文时,目光中有温柔和慈爱,也有冰冷与狠厉“孟文,照顾好太子。

《大陈风云:谋权》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