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楚听颜江肆沉

>

楚听颜江肆沉

江肆沉 著

江肆沉 现代言情 苏荷

现代言情《楚听颜江肆沉》,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江肆沉苏荷,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江肆沉”,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主人公是楚听颜江肆沉,书名叫《蚀骨宠溺》,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文章,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蚀骨宠溺》第22章免费试读休息室里。一位穿着雍容华贵的妇人正在和身旁坐在轮椅上年岁已高但气质不俗的老妇人......

来源:xkxs   主角: 江肆沉苏荷   更新: 2024-04-06 10:4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楚听颜江肆沉》是由作者“江肆沉”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江肆沉楚听颜》作者是楚听颜江肆沉,文笔精妙简练,文风热情活泼,内容主要讲述:...《江肆沉楚听颜》第21章免费试读楚听颜在一阵慌乱中回过神,她不想在江肆沉面前暴露自己脆弱的一面,有些情绪只能独自咽下她压抑着内心的不安,摇了摇头,轻扯嘴角,说:“没事”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很平静的样子“江肆沉,时间不早了,要不你先回去吧!”她下着逐客令此刻,女孩强装镇定的模样落在江肆沉眼中,他轻皱了下眉头,这丫...

《江肆沉楚听颜 》 第22章

虐心《江肆沉楚听颜》是作者楚听颜江肆沉进行精心细腻的描绘一篇佳作,情节起伏跌宕,令人遐想。
主要内容简介…《江肆沉楚听颜》免费试读休息室里。
一位穿着雍容华贵的妇人正在和身旁坐在轮椅上年岁已高但气质不俗的老妇人聊着天,这时,听到门口传来脚步声,转头看了过去,又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妈,是阿沉来了。
还不忘拍了下身旁的丈夫。
与此同时,沙发中央,和江肆沉有一半相似的男人严肃了些许面容,语气透着责怪,“肆沉这孩子,他奶奶生日都来这么晚,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都是你惯得!“什么叫我惯的,江青峰。
苏荷忍不住拍了下男人的肩膀,似在抱怨,“俗话说,子不教父之过,你儿子长成今天这样,也有你的一份功劳,把责任全推我身上算什么?看到自家媳妇快炸毛了,江青峰赶紧安抚道“老婆,都是我的错,是我没管教好儿子,这总行了吧!“哼!苏荷抚平垂落的发丝,火气平了大半,“算你有眼力见。
江老夫人看着斗嘴的两人,面露无语,“哎,你们俩啊,都这么多年了还是老样子,今天是我的生日,可别让人看笑话了。
江老夫人一发话,两人都不敢再言语。
作为江家最德高望重的长辈,当年江老夫人可谓支撑起了一片天,早年她不幸丧偶,独自抚养两个儿女长大,还把江氏集团打理得井井有条,跟她打过交道的人无一不佩服她的能力和毅力。
“阿沉,快到奶奶这里来。
江老妇人许久不见自家孙子,这会儿露出慈爱的笑容,冲江肆沉招手。
“嗯,来了,奶奶!楚听颜任由江肆沉牵着,心情莫名紧张,抬头扫了眼休息室里的人,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应该就是江肆沉的奶奶,而左边那位穿着旗袍的贵妇人大抵是江肆沉的母亲,还真是年轻,因为保养得当,岁月在她脸上没有留下痕迹,右边的大叔应该就是江氏集团的董事长,江青峰,也就是江肆沉的父亲,他穿着黑西装,格外威严肃穆,她悄悄在心里比对了下两人的样子,大致有一半相似,果然是亲父子,连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生人勿进的气息也如出一辙。
也难怪江肆沉能生的这般英俊,感情是继承了他父母的优点。
她低着头,躲在江肆沉身后,连大气都不敢喘。
第一次见到他家人,说不紧张肯定是假的。
而且她现如今的身份是江肆沉的合约女友,得避免露馅。
刚抬头就看到那位风姿绰约的贵妇人冲她微笑,心跳微微一滞。
苏荷扫了眼自家儿子身后的少女,眼里带着点震惊,这不就是刘妈偷偷发给她的照片上的女孩吗?她忙问道“阿沉,这位是……连带着疑惑的还有江青峰和江老夫人,这还是阿沉第一次带女孩子回家,到底什么情况?生日宴这么重要的场合。
莫非是……面对江肆沉的家人,楚听颜全没了刚才在沐芷柔跟前的气势,只剩下不知所措,她的手心微微出了点汗水,江肆沉察觉到手心的黏腻,指腹在她手心摩挲着,似在安抚她,别有压力,他抬头看向苏荷,面不改色的介绍,“妈,她叫楚听颜,是我的女朋友,我记得之前跟你提过。
苏荷虽然早有预料,但听到儿子直接承认那姑娘的身份,还是吃了一惊,瞳孔微微放大,而江青峰以及江老妇人才知道江肆沉交了女朋友,江老夫人悄咪咪打量起站在她孙子身后的女孩。
少女一身米白色长裙,身形娇小纤瘦,头低垂着,双侧脸颊浮现着红晕,看起来十分害羞的样子,一头乌黑的长发散落在双肩两侧,感受到落在身上的目光,楚听颜下意识抬起头,正好对上江老妇人打量的视线,身体一怔,脸更红了,她咬着红唇,慌慌忙忙递上自己准备好的礼物,弯了弯眉眼,“那个……江奶奶,这是我送您的生日礼物。
江肆沉注意到小姑娘不自在的神情,清了清嗓子提醒道“奶奶,她脸皮薄,您别一直盯着她看。
闻言,江老夫人这才收回视线,接过楚听颜手上的礼物,笑得有些合不拢嘴“你这孩子真是有心了。
眼里掠过满意的神情。
她心想,阿沉带回来的姑娘模样真俊,笑起来像朵花似的,而且声音也温温柔柔,看着和他孙子很配。
江老夫人责怪孙子交了女朋友怎么不早带回来给他们看看,她这把老骨头最担心的就是他的婚姻大事。
“阿沉,你俩这是谈多久了,这秘密保守的也太好了?她看着两人亲密牵手的样子,有些欣慰的问道。
江肆沉想了想,随口说“一个多月吧!苏荷其实摸不透自家儿子的性格,以前任凭自己如何劝说,这小子就是不交女朋友,现在倒是挺积极的,和丈夫对视一眼,又看向儿子和他身边的女孩,两人看着十分般配的样子,“楚小姐,难为你能忍受阿沉这小子,他从小叛逆桀骜,性子吊儿郎当,成天不干正事,让人头疼的紧。
楚听颜不知该如何回应,手心都冒出了丝丝薄汗,吞了吞口水说“阿姨,您直接叫我听颜就好,而且我是真心喜欢阿沉的,他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闻言,苏荷嘴角的笑容不断加深,十分满意儿子的眼光,这姑娘长得漂亮嘴又甜,她很是喜欢。
站在一旁的江肆沉忍不住吐槽“妈,你能正常点吗,哪有人当着别人的面讽刺自己儿子的。
江老夫人在一旁连连附和,“就是,小荷,我们阿沉这么优秀,人长得又帅,人姑娘喜欢上他很奇怪吗?“不奇怪,妈。
“对了,听颜,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江老夫人想更深入了解女孩的情况。
不知道江家对职业有没有歧视,来之前她应该和江肆沉商量好,楚听颜张了张红唇,没等她开口,听到江肆沉直接替她回答,“奶奶,她是演员。
听到女孩的职业,苏荷一时沉默。
楚听颜以为江夫人嫌弃她的工作,毕竟像江家这种豪门,世代都是经商,对娱乐圈大抵是歧视的态度。
她的担心是有理可循的,江夫人是有些嫌弃她的工作,当今的娱乐圈过于复杂,很容易让人迷失自己,看出苏荷的顾虑,江老夫人碰了碰她的手,提醒她,他们江家找儿媳妇不图身份地位,只要品性善良,身世清白,他孙子喜欢就够了。
苏荷点了点头,他儿子都不介意,那自己也没什么好说的。
“嗯,做演员也挺好的。
她笑了笑,又接着问道,“那听颜,你家里都有哪些人啊,他们知道你和阿沉在一起了吗?提到家里人,楚听颜眼眸轻暗,眼里闪过一丝沉痛,摇了摇头说“我父母都已经过世了。
眼眶里闪着泪花,压抑着情绪,没在江肆沉家人面前失态。
下一秒,她感觉自己的手腕紧了紧,微微抬起眼睫,余光好像看到了江肆沉眼底一闪而过的心疼。
江肆沉眉头轻皱,当年和她谈恋爱的时候,这丫头很少提及自己的家里人,没曾想她父母都已经过世了。
那这些年她都是一个人生活,日子一定过得很艰难。
想到这里,心底一阵刺痛。
忍不住握紧了她纤细的手腕,不愿松开。
苏荷与丈夫对视一眼,她们都没料到这姑娘的身世这般可怜,小小年纪,父母就过世了,苏荷原先对她的职业还挺在意,现在想来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她也不会选择进娱乐圈,沉默了片刻,出声安慰道“听颜,一切都过去了,现在有阿沉陪着你,多珍惜当下才是。
原本安慰的言语落在楚听颜耳中却成了另一种意思,她知道自己和江肆沉不过是逢场作戏,此刻,他看着自己的温柔眼神也是假的,是装出来应付他家里人的手段。
她没那么愚蠢,蠢到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抬头冲他的家人甜甜一笑,“嗯,我会的,谢谢叔叔阿姨。
看着女孩甜甜的笑容,苏荷心里莫名遗憾,“听颜啊,我一直希望能有一个像你这么乖巧懂事的女儿,可惜当年你江叔叔说什么都不让我生二胎,阿沉这小子从小就叛逆,一点都不听话,今天我一看到你,就喜欢的紧,要是……“妈,你说什么呢。
江肆沉十分无语的看着他老妈,忍不住扶额,“楚听颜是我女朋友,你要是想要个女儿可以再跟我爸努力努力,反正您俩还都年轻,再生一个也养得起。
苏荷跟江青峰对视一眼,默契十足的咳嗽了几声,责怪这小子当着外人面胡说八道什么。
楚听颜则捂着唇瓣偷笑,她从未想过江肆沉的家人会是这种样子,跟她想象的豪门不太一样。
很鲜活的一家人。
和从小生活在不幸家庭中的自己形成了鲜明对比。
倏地,身后响起一道让人很不舒服的娇嗔声。
转头,看见沐芷柔恶狠狠的盯着自己,气氛怪怪的,沐芷柔忍着嫉妒,走过来时,高跟鞋发出“啪啪啪的声音,有些刺耳,她扭着细腰走到苏荷身边,自来熟的挽上她的手肘,眼神停留在楚听颜身上,似在跟她炫耀,自己跟江夫人的关系很好,不是她这种人能比得过的。
楚听颜却懒得理会她叫板的行为,只淡淡的瞥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
沐芷柔不满的冲苏荷撒娇,双手摇晃着她的手臂,“江阿姨,阿沉哥哥交了女朋友,那我该怎么办?她费尽心思去讨好江肆沉的母亲,就是希望她能撮合他们,可如今,看到江叔叔和江阿姨都这么满意这个叫楚听颜的贱丫头,她嫉妒得快发疯。
跺了跺脚,一脸不甘心的样子。
尤其在听到江夫人劝说她的言辞后。
“芷柔,感情的事不能强求,之前我尝试过撮合你跟阿沉,可结果呢。
苏荷叹了口气,“你也看到了,阿沉对你压根没有那种意思。
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了,就是让她赶紧放弃对自家儿子的幻想。
闻言,沐芷柔敷衍的回应道“江阿姨,虽然我真的特别喜欢阿沉哥哥,但我也有自知之明,他现在有了女朋友,我会保持好距离,不会去越界,更不会去破坏他们的关系,您放心。
她说着,没人看到放在身侧的手紧攥在一起,刚做好的漂亮指甲无意识嵌进手掌,眼里露出不甘心的光芒。
“这就对了,阿姨改天给你介绍个更好的,绝对比阿沉好一百倍的男人。
苏荷拍了拍她的肩膀。
“嗯,江阿姨,那就麻烦你了。
沐芷柔礼貌点头,心里却在想,这世上压根没有比阿沉哥哥更好的男人。
在休息室呆了一会儿,毕竟今天是老夫人的生日宴,她本人也得出去说两句,她坐着轮椅不便行走,江青峰和苏荷便推着她一起过去,江肆沉不喜欢那种阿谀奉承的场合,拒绝了他们的提议,让楚听颜在这里陪他休息一会儿。
沐芷柔原本不想离开的,但看到江肆沉阴郁的目光,心里一颤,踩着高跟鞋不情不愿的出去了。
江肆沉瘫坐在沙发上,一双大长腿微微敞开,手里把玩着昂贵的打火机,抬头做了个手势,“楚听颜,过来!楚听颜听话都走了过去,在他身边坐下。
似乎是嫌弃她坐的太远,男人高大的身子往旁边挪了挪,直到两人中间没有空隙,稍稍一动就会碰触到对方的肩膀。
他的手臂搭在沙发背上,很自然的揽上女孩的肩膀,动作带着不容置喙的强势,感受到后背传来的热量,楚听颜一愣,看着对方的眼神带着羞赧,“江肆沉,你干什么?“我搂自己的女朋友怎么了?他随口一句,仿佛自己的行为是天经地义的。
“我们又不是真的情侣。
楚听颜提醒他,“现在你家人都离开了,我应该不需要配合你吧?随机,耳边传来一声漫不经心的低笑。
“这种场合总要装的像一点,万一有人进来识破我们的关系,不就功亏一篑了。
他的指尖攀上女孩的后颈,轻轻摩挲着。
回想着他们在一起时,他也会这样摸自己的后颈。
这让楚听颜产生了一种错觉,误以为他们还未分手。
“你……感受到脖子上传来阵阵痒意,有些不自在,她正要推开男人的手臂,门口却走进来两个人。
看到来人的瞬间,楚听颜直接愣住了。
楚宏天,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任那人化成灰烬自己都无法忘记,那个让她的童年饱受折磨、带给她和妈妈无尽伤害的男人。
此刻,却阴魂不散出现在她面前。
她条件反射般缩了缩身子,从前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那些辱骂鞭打的情景历历在目,眼眶微微泛红。

小说《楚听颜江肆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楚听颜江肆沉》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