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云绾云绾

>

云绾云绾

云绾 著

云绾 云雨 现代言情

小说《云绾云绾》,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云绾云雨,也是实力派作者“云绾”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主角是云绾的叫做《乱世逃荒,我搬空库房气死渣爹名》,这本的作者是云绾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内容主要讲述:...《乱世逃荒,我搬空库房气死渣爹名》第21章免费试读“定是有毒的蛇,怎么办,怎么办……”......

来源:xkxs   主角: 云绾云雨   更新: 2024-04-06 10:4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完整版现代言情《云绾云绾》,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云绾云雨,由作者“云绾”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主角是云绾的叫做《乱世逃荒,我搬空库房气死渣爹名》,这本的作者是云绾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内容主要讲述:...《乱世逃荒,我搬空库房气死渣爹名》第21章免费试读“定是有毒的蛇,怎么办,怎么办……”云雨崩溃的抓头,放声大哭,“我不想死,娘,我不想死!”举头三尺有神明,多行不义必自毙啊云绾感叹着,往蛇尸体处瞅了眼却失望了不巧,这蛇她认识虽有微毒,却不致死真是祸害遗千年云绾心里惋惜,但不打...

《乱世逃荒,我搬空库房气死渣爹 名》 第21章

主角是云绾的叫做《乱世逃荒,我搬空库房气死渣爹名》,这本的作者是云绾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内容主要讲述…《乱世逃荒,我搬空库房气死渣爹名》免费试读“定是有毒的蛇,怎么办,怎么办……云雨崩溃的抓头,放声大哭,“我不想死,娘,我不想死!举头三尺有神明,多行不义必自毙啊。
云绾感叹着,往蛇尸体处瞅了眼却失望了。
不巧,这蛇她认识。
虽有微毒,却不致死。
真是祸害遗千年。
云绾心里惋惜,但不打算将真话宣之于口,让云雨怕一怕也好,看着怪有趣的。
不过那二虎也不蠢,恪守礼数站在几步远外,问过云雨的伤口情况之后,长舒一口气。
“二小姐既不觉得头晕目眩,伤口又不发紫,这蛇十有八成不是剧毒,二小姐稍安勿躁,待奴才用捣碎蛇胆后敷在二小姐的伤口上,料想没有大碍。
“那还不快去!云夫人疾言厉色。
“是。
云雨还没从劫后余生的庆幸中回过神,片刻后一股恶臭扑面而来,她定睛一看。
二虎捧着个小瓷碗,里头的东西血肉模糊,辨不出本来面目。
“这是什么东西?好臭,快拿走。
云雨捂住口气,嫌弃之情几乎从眼里溢出。
事关性命,由不得她任性,云夫人让二虎过来。
云雨一开始不肯,被云夫人劈头盖脸的训斥一顿后,才不情不愿的安分上药。
上完药,云雨被丫鬟扶着一瘸一拐走回洞口。
天光进不了山洞,不知是昼是夜。
一群人无精打采的靠墙坐下,或聊天,或睡觉……云雨裹着披风缩在角落,恹恹欲睡。
一开始她还哭哭啼啼说难受,不知何时没了动静。
云夫人还以为她睡着了,吩咐下人烧火架锅熬粥,白粥出锅时,米香诱人。
云夫人端着碗推云雨。
“雨儿,起来填填肚子。
叫了几次都没回应,云夫人心里“咯噔一下,粥打翻在地,她却顾不上,颤颤巍巍探云雨的鼻息。
还好,有口气。
再摸云雨的额头。
好家伙,烫得跟个火炉似的。
“老爷,遭了。
云夫人猛然起身,六神无主的找到云知远,“雨儿发烧了,这可如何是好?一天天的,怎这么多糟心事,出去后他定要好好求神拜佛。
云知远额角青筋直跳,揉揉太阳穴,好声好气道“如今我们既出不去,手头又无药,只能看雨儿自己的造化了。
他说的倒轻松,云夫人爱女心切,怎么也要为女儿拨出一条生路,拉着他的袖子不肯罢休。
“怎么能听天由命,老爷,雨儿可是你的骨肉啊,你得想个法子出来。
云知远烦不胜烦,几次甩开她,她又黏上来。
他能怎么办?他自己都自身难保了,除非他是大罗金仙,否则无计可施!他和云夫人讲道理,她却不肯听,来来回回那几句话。
简直是对牛弹琴!青梅竹马的情分已在十几年的柴米油盐中耗得不多了,云知远此刻待云夫人只余厌烦。
云夫人尚且不知他的心思,急切的喊。
“老爷,老爷……云绾在睡梦里还不得安生,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吵什么,催魂呢?闭嘴。
声音中夹杂着怒气,云夫人的话音戛然而止,扭头和云绾不耐的目光撞个正着。
云夫人本就憋着一肚子气,直接迁怒于她。
“哼,雨儿已危在旦夕了,你倒睡得早,这可是你妹妹,你无情无义也罢了,还不准我说话,这是哪门子的道理?云绾理好衣襟,起身道“云夫人慎言,我娘福薄,并未给我生一个妹子。
“你!云夫人气得浑身发颤,偏又说不过她。
云绾抚着下巴,露出好整以暇的笑“再说了,急有何用,云夫人急出个名堂了吗?这简直是朝云夫人的心窝子插刀子,她的手握成拳,恨恨转头。
“不过呢。
云绾展眉一笑,“我倒真能救云雨。
“你说真的?云夫人又回过头,不可置信问。
“我什么时候撒过谎?这倒是真的,云绾一言不合就揍人,但从不撒谎。
但是……云夫人半信半疑“你从未学过医,如何救雨儿?云绾言简意赅“我有药。
说时她在袖里摸了几下,掏出一个小瓷瓶,张口就道“这药可解百毒,一百两银子一粒,要不要?“一百两?云夫人失声。
她是疯了不成?她这药是金子做的还是银子做的,这分明是讹她,她若依了,她以后定要得寸进尺。
可云雨的情况已不容乐观。
云轩这时见云雨已开始胡言乱语了,就知大事不好“娘,再没药,云儿怕是撑不住了。
云绾拿的不是药,那分明是云夫人的七寸。
她别无选择。
“好,我和你买。
云夫人从牙缝里挤出几字,到处翻找银钱,却只有些零头。
她求救的看向云知远“老爷。
虽未明说,但云知远心知肚明。
这是让他掏钱。
他手上的银钱已所剩无几,掏钱时只觉得心在滴血,又打起歪主意“绾儿,你要钱无妨,可要适可而止,五十两银子就足矣……拿来吧你。
云绾一把拽过荷包,清点无误后,将药丢给云夫人。
“喂给她。
这药丸只有小指大小,黑不溜秋的,其貌不扬,但药效极佳,一丸下去后云雨的呼吸平缓了许多。
再过半个时辰,云雨的睫翼颤了颤,徐徐睁眼。
“娘,爹……嗓音嘶哑,还有气无力。
“娘在呢。
云夫人握着她的手,险些喜极而泣,“别说话了,好好休息,养好身子。
云绾的神色浸在暗色中,晦暗不明的看着。
云夫人虽不是好人,但是个好母亲。
她想到原主的生身母亲,若她尚在人世,定比云夫人好上百倍。
但没有如果。
看着她们母女温情,云绾讥讽勾唇。
翌日。
云雨的身子便恢复如初。
云夫人不停念叨“阿弥陀佛,菩萨保佑,云绾眼不见心不烦,去洞口待着。
墨环和她并肩半蹲,忐忑问。
“小小姐,情况如何?云绾四处查看,沉吟还一会,眉眼之间涌上笑意“天助我也,雨已经停了。

小说《云绾云绾》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