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诈死后他疯了

>

诈死后他疯了

她山 著

古代言情 江晚 赵知行

《诈死后他疯了》,是作者大大“她山”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江晚赵知行。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女主胎穿穿书 男主土著 少年夫妻 破镜重圆 两个恋爱脑 从始至终的相互奔赴江晚为让重病的父亲安心,嫁给了她爹捡回来的男子,送走她爹后,男子说带她回家,没想到却直接带她回了京城端王府,这才知道他竟然是当今的第五子,端王赵知行。幸而他从始至终都未曾变过,少年恩爱,成婚敬重,直到皇帝让他出征蛮夷,江晚才想起曾经匆匆一瞥的狗血小说,原以为只是留有前世记忆,不料竟然是穿书,而自己只是男主早逝的前妻,甚至在女主出场后不久就溺水而亡。江晚精心布局三年给自己留了条后路,又在确定穿书后,果断服药逃离。...

来源:cdlb   主角: 江晚赵知行   更新: 2024-04-07 10:1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诈死后他疯了》,是网络作家“江晚赵知行”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坐了会儿,起身将首饰盒最上层拉出,拿出里面的翡翠簪,看着灯火下晶莹剔透的簪子,眼中满是怀念。这是及笄那年二人争执后他送给自己的,为什么争执已经忘了,只记得最后自己先低头,“殿下高兴就好。”后来二人便没再见过,过了大半个月,他突然出现,将玉簪塞到自己手中,骨节分明的指上满是刻刀留下的伤痕,“此事考虑不...

第3章

三日后是个吉日,一顶轿子抬着林雪瑶过门。

府上热热闹闹的,江晚也面上带着轻笑,似是毫无芥蒂。

墨竹看着她毫无破绽的笑容,心中难免悲凉,她同湘竹不同,湘竹是成婚后才跟着王妃的,而她是王妃进府就跟着,见过王爷王妃少年时期的懵懂到后来的真挚,所以才难以想象,这般情深,王爷依旧要纳新人。

夜渐渐深了,王府渐渐沉寂。

江晚笑着送走客人,洗漱完就瘫坐了在榻上,满身疲累,挥手让墨竹湘竹离开。

二人见她面色不好,屈膝行礼沉默着离开。

坐了会儿,起身将首饰盒最上层拉出,拿出里面的翡翠簪,看着灯火下晶莹剔透的簪子,眼中满是怀念。

这是及笄那年二人争执后他送给自己的,为什么争执已经忘了,只记得最后自己先低头,“殿下高兴就好。

后来二人便没再见过,过了大半个月,他突然出现,将玉簪塞到自己手中,骨节分明的指上满是刻刀留下的伤痕,“此事考虑不周是我的错,你我日后是夫妻,有何不满直说就是,不必迁就我。

她垂目看着翡翠簪,雕工精细,显然是用了心。

见她一言不发,赵知行捧起她的脸让她直视自己,一字一顿说,“在你面前,我不是五皇子,也不是端王,而是你江晚的夫。

油灯炸裂的轻微声响打断回忆,她摩擦了下簪头的海棠花纹,轻笑着将簪子放了回去。

世道如此,这样的达官显贵,怎么会真的守着一个女子。

她擦去眼角的湿润,环视着住了七年的房间,只觉每一处都是回忆,叹息着越发坚定离开的心思。

她捂着发紧的心口躺到床上,不多时陷入昏迷。

赵知行好不容易送走客人,又被政务缠住了手脚,等他不耐烦地揉着眉心处理完,已是深夜。

见他要回正院,王全轻声提醒他,“王爷,今日林侧妃入府。

赵知行皱了下眉,不悦地看了他一眼,“她进府只是为了有个栖身之所,一应用具别亏待就是,提这种事让王妃误会了怎么办。

王全垂目应下,暗自摇头,只觉王爷还是经历的太少,看不清那些女子的心思。

林雪瑶听人说王爷回了正院,忍下难堪打发人离开。

众人消失在门外的夜色,明明低眉顺眼,也不曾多说半句,却觉得所有人都在看她笑话,她盯着红烛深呼吸着放松,思索着日后该如何。

赵知行匆匆回到正院,将江晚搂在怀中才舒服地叹了口气,凑近看觉得江晚面色不好,想着明日找个太医给她瞧瞧。

睡了一阵,赵知行只觉得越来越热,突然想到什么,猛地惊醒,摸了下怀中的江晚,觉得她浑身发烫,忙喊人请太医。

一时之间,整个王府都鸡飞狗跳。

府上的太医忙碌一阵,战战兢兢看着面色阴沉的赵知行跪下,“老臣无能。

赵知行并未多说,也没让他们起身,只伸手给她换了块帕子,让旁边的王全入宫去请孙院正。

王全看了眼面上通红的江晚,有些为难,“孙院正向来只给皇上皇后诊脉。

赵知行垂目又换了个块帕子,“父皇问起就说我病了。

王全忙跪下叩头,怕他再说出什么话,“奴才这就去。

赵知行见他离开,垂目替江晚擦着手脚,感觉温度不降,又吩咐人去拿烈酒和冰块。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王全就带着孙院正匆匆赶了回来,进门就被冷气冻得一激灵。

赵知行垂目拥着江晚,眼底猩红满是疯狂,听到动静看向他身后的孙院正,僵硬着嗓子说道,“劳烦大人了。

孙院正远远看了眼他怀中的女子,就看出她早已失去生机,“王爷,节哀。

话音刚落,乌泱泱跪了一地。

赵知行只将人搂的更紧,沉默感受着怀中人逐渐变冷僵硬,许久才缓缓说,“为何?

孙院正上前仔细查看一番,方才低声说道,“高热引起的猝死。见他抬眼看来,垂目继续说,“突发高热实属无奈,纵然老臣在,也不一定救得回来。

赵知行抬手摸着她冰冷的侧脸,声音微颤,“准备后事吧。

林雪瑶得知江晚的死讯很是诧异,明明白日还好好的,怎么晚上就突然去了,面上却一副悲痛的模样,嗓音轻柔地吩咐人撤了房中的喜庆物件,自己也去换了身素白衣裳,前往还在搭建的灵堂。

到灵堂的时候,见赵知行面无表情地坐在棺材旁边,垂目不知在想什么,走近他行礼,“妾身来为王妃守灵。

赵知行随意应了声,继续专注地盯着江晚苍白的脸。

林雪瑶见状,知趣地跪在一旁不再多说。

赵知行不吃不喝地坐了三天,眼下青黑地盯着她面色由白转淡青,眼底布满血丝,看得众人心中发怵。

眼见到了封棺的时辰,王全小心翼翼地上前,想将他扶到一旁,见赵知行虽然面无表情,却配合着站起,不由松了口气。

次日钉棺,身后的声音仿佛惊雷般在他脑中不断炸响,隐约间,他听到江晚的声音,猛地转身出手将钉棺的几人打倒在地,自顾自地徒手将钉了一半的钉子拔起,顾不上指尖划破的血痕,随意在衣襟上擦净,满怀期待地将棺盖掀开。

远处跪着的宋妈妈见他突然暴起,心头猛跳,旋即低下头掩去惊慌,有些庆幸昨日看的太紧自己没能把江晚带出来。

赵知行看江晚依旧沉睡着,似是终于从梦中惊醒,面上惨白,猛地吐出淤血,直挺挺地倒下。

王全手忙脚乱地扶住他,喊人将他抬进房中,又连声呼喊去找太医。

爬起来的钉棺人忙问,“王总管,可要继续?再拖时辰就过了。

王永回头看了眼乱成一团的灵堂,只觉造化弄人,见众人都看向自己,合了合眼点头,大步离开。

林雪瑶垂目遮去眼中的情绪,哀哀戚戚地哭了起来。

木钉寸寸钉入,宋妈妈也低声哭着,眼中满是思索。

小说《诈死后他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诈死后他疯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