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夜轩楚白莺

>

夜轩楚白莺

楚白莺 著

周芸贤 楚白莺 现代言情

热门小说《夜轩楚白莺》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楚白莺周芸贤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楚白莺”,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楚白莺回到卧室,坐在床榻,埋头在被子里,再也管理不住自己的情绪,闷声痛哭起来。旧爱的刁难,亲夫的冷血,舅父家高高的门槛,积压在心里的委屈和无助在无人的夜色里宣泄出来。...《楚白莺夜轩》第5章免费试读......

来源:xkxs   主角: 楚白莺周芸贤   更新: 2024-06-04 10:4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夜轩楚白莺》主角楚白莺周芸贤,是小说写手“楚白莺”所写。精彩内容:门板被轻轻推开,细风霰雪中,她主仆二人进得门内。婢女将邱梦身上的御寒的披风取下,退去门外候着。邱梦提着食盒走到桌案边,望着夜轩,满眼爱慕之意难掩,“爷出神想什么呢,妾身进来,爷竟然没有发觉。这些年,您可是风声鹤唳机警的厉害,如今被什么分了心?”闻声,夜轩望向那女子,清俊冷毅的面庞露出一丝柔和的弧度,...

《楚白莺夜轩》 第3章

楚白莺曾拉着他衣袖说。
渊郎答应了夜晚陪念念看花灯,念念等到你后夜,黑黑的集市只剩念念一个人,吓死人了。
…《楚白莺夜轩》免费试读楚白莺曾拉着他衣袖说。
渊郎答应了夜晚陪念念看花灯,念念等到你后夜,黑黑的集市只剩念念一个人,吓死人了。
孤在岭南抓犯人,不是借口真不是借口,不许生气不许捂耳朵,这样吧,孤在洞房夜送念念这世上最亮的夜明珠,再黑的夜晚,念念也不怕了。
抓犯人好危险,念念担心渊郎,受伤了怎么办,死掉了怎么办。
渊郎死掉,念念还有好多人疼呢。
渊郎死掉,念念也不要独活。
“鬼话连篇。
夜轩低低咒了一声,烦躁的将夜明珠放回衣襟。
门板被轻轻推开,细风霰雪中,她主仆二人进得门内。
婢女将邱梦身上的御寒的披风取下,退去门外候着。
邱梦提着食盒走到桌案边,望着夜轩,满眼爱慕之意难掩,“爷出神想什么呢,妾身进来,爷竟然没有发觉。
这些年,您可是风声鹤唳机警的厉害,如今被什么分了心?闻声,夜轩望向那女子,清俊冷毅的面庞露出一丝柔和的弧度,“连日落雪,你怎么过来了。
监牢这地方血污重、湿气重,你身子骨不好,跟着孤在冷宫挨饿受冻,作践坏了身子,怎么不在府休养。
妾身哪里坐得住。
妾身是寒微的宫女出身,容貌家世都不比周夫人出色。
爷操办了她家的案子,少不得与她相见,她又是爷心心念念的人,妾身…妾身怕爷不要妾身了。
邱梦说着红了眼眶,温婉的将食盒中她褒的参汤端出来,递到夜轩的面前,手背上煲汤时被烫红了一片肌肤,起了水泡。
“手怎么烫了?以后这些事情让下人做便是了。
夜轩将邱梦的手拉过,轻轻的往伤处吹了吹,“你享福就可以了。
没事,不疼的。
爷别这么紧张。
爷的衣食住行,妾身要亲自打理。
交给旁人妾身可不放心。
坏人多着呢。
妾身可不能叫人有可乘之机。
邱梦俏皮的笑了笑。
“梦儿放心,不必冒雪过来奔波受累,孤王接姜家的案子,只是为了亲手结果楚白莺满门,同时看看她那失魂落魄的样子。
孤…怎会因为她,而不要梦儿呢。
夜轩将邱梦的手攥了攥,正色道,“那年被今上疑血脉,在冷宫孤王被人用私刑,断了腿,高烧不止,便溺不能自理。
是梦儿你变卖了所有首饰,甚至偷家中钱财,用光了体己,给孤王买药,给孤王餐食。
这份活命的恩情,孤王此生没齿不忘。
并非区区一个空有皮囊薄情寡义的旧人便可撼动梦儿在孤王心中地位的。
嗯。
渊郎…邱梦亲昵的靠在夜轩的肩头,“我知道你被周夫人伤的很深,我也知道周夫人在你心中有不可替代的位置,渊郎短时不能走出来,妾身愿意久久的陪伴在你身边,等渊郎慢慢忘记她,妾身不求名利地位,只要在渊郎心里有一个角落属于梦儿就满足了。
夜轩揉了揉邱梦的发丝,“孤王答应你,叫太医给孤王调理身体,尽快与你有夫妻之实,我们要个孩子。
梦儿给孤生下长子,让你安心。
嗯。
妾身听渊郎的。
邱梦听见夜轩的话,心中幸福不已,太子好生俊美,是世间最矜贵的男郎,而她则品貌中庸,出身寒微却高居侧妃之位,太子的宠爱于她来说如梦如幻,好不真切,将来帝后必然给太子指婚正妃,若是有孩子,且是太子的长子,她才有踏实的感觉,只是成亲后,太子对男女之事并不热衷,素来淡淡的,许是心伤未愈使然。
***楚白莺的马车在舅父府门停下,他舅父是宗人府丞,审犯人的职位,二品大官,在今上面前是说得上话的。
“舅父在家吗?楚白莺叩响府门,小厮将门打开,她开口询问。
小厮见来人是楚白莺,舔了舔嘴唇说道,“姑娘来了。
姑娘快回吧,家里小儿得了痢疾,全家老小上吐下泻,老爷夫人都病倒了,老老爷老夫人身子也都不好,老爷交代不见客,姑娘体弱可莫被过了病气啊。
楚白莺看着院子里原正在晒被子的大舅母,慌里慌张将被子收了,拉着小儿子钻进了花厅。
大舅母的嗓音传来“四儿,谁呀,说了不见客不见客,咱家都是病患,把别人染病了,担待得起吗?能不给惹麻烦,咱就不给别人惹麻烦啊!病痛咱们自己抗。
关门。
小厮他急忙忙要把大门关上,如避洪水猛兽。
楚白莺明白过来大舅母是在用言语敲打她,莫给大舅父惹麻烦,她家的事自己抗,小厮的一套痢疾说辞也应是一早舅母交代好的,舅父惧内,在屋内不出声也未露面。
楚白莺见门即将关起,来不及细想,已经屈膝跪在舅父家高高的门槛上,颤声道“舅父,家父含冤入狱,外甥如今实在是走投无路了。
舅父不是常说,膝下没有女儿,要念念给您当闺女么。
…若舅父肯念及旧恩帮帮手,念念以后是您的亲女儿,他日养老尽孝必不推辞。
舅父沉默不言。
大舅母哎哟哎哟身体难受的痛吟,“哎哟,我说了家里都作病了怕传染她。
她倒跪下来让我不是人了起来。
你舅父若是没有作病,咱们是亲骨肉啊,会不去给你爹求情么?这些小辈,好像长辈都欠她似的呀。
我病死了也自有我家人给我收尸,我不麻烦别人啊。
楚白莺不知跪了多久,直到双膝发麻,舅父始终没有露面,大舅母的话使楚白莺耳根子火辣辣的发烫,心一点一点沉入谷底,她叫颖儿扶着缓缓起身,对小厮道“既然舅父舅母身体不适,我便过些时候再来看望二老。
代我谢谢舅母体恤之情。
楚白莺转身一瞬,红了眼睛。
身后大门砰一声关起,门里舅父的声音问道“那孩子可走了吧?坐进马车,楚白莺攥紧拳头放在膝盖上,父亲的朝中老友、以及姥爷家为官的舅父,她求遍了,有作病的,有外出公差的,有父亲忌日十年尽孝脱不开身的,总归都凑不出时机来帮手。
颖儿说,“夫人,舅老爷一家装病,好狠的心啊……楚白莺看着暗色的车厢底不说话。
“夫人,你难过就哭出来。
不要这样憋着,憋坏了身子,可如何是好。
颖儿见楚白莺安静的陷入死寂,便出声宽慰。
“我没事。
楚白莺静静的说。
-缺个暖床婢不是玩笑,伺候舒服了,孤考虑帮你父亲一把-夜轩那冰冷的嗓音在耳边回响,宛如一根救命稻草,对她有致命的吸引力。

《夜轩楚白莺》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