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姜酒陆时宴

>

姜酒陆时宴

陆时宴 著

现代言情 苏怡宁 陆时宴

现代言情《姜酒陆时宴》目前已经全面完结,陆时宴苏怡宁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陆时宴”创作的主要内容有:主人公叫姜酒陆时宴的是《虐错夫人后,总裁跪地求复合》,这本的作者是鱼佳人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虐错夫人后,总裁跪地求复合》第2章免费试读姜酒立刻摇头否决......

来源:xkxs   主角: 陆时宴苏怡宁   更新: 2024-06-06 10:5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陆时宴”又一新作《姜酒陆时宴》,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陆时宴苏怡宁,小说简介:”姜酒被这话躁得差点窒息,她抬头望着头顶上方的男人,一时竟看恍了神。因两个人此时离得太近,她从未像现在这样清晰的意识到陆时宴的俊美。尤其是他生了一双极其好看的桃花眸,望人的时候,似有星光笼罩,又好像深情似海,让人不由自主的想沉溺其中。不过身上的痛意提醒姜酒,这就是个外表衣冠楚楚,内里禽兽不如的东西...

《虐错夫人后,总裁跪地求复合》 第2章

主人公叫姜酒陆时宴的是《虐错夫人后,总裁跪地求复合》,这本的作者是鱼佳人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主要讲的是:…《虐错夫人后,总裁跪地求复合》免费试读姜酒立刻摇头否决“我没有,你不能冤枉我。
苍白的小脸上满是委屈,一副被冤枉了的样子。
陆时宴冷嗤一声,摆明不相信她的话,他伸手掐住姜酒的腰,一个用力,姜酒的身子贴到了他身上。
此时两个人靠得极近。
陆时宴低低的警告姜酒“下次再敢反驳我的话,我不介意在这里搞你。
姜酒被这话躁得差点窒息,她抬头望着头顶上方的男人,一时竟看恍了神。
因两个人此时离得太近,她从未像现在这样清晰的意识到陆时宴的俊美。
尤其是他生了一双极其好看的桃花眸,望人的时候,似有星光笼罩,又好像深情似海,让人不由自主的想沉溺其中。
不过身上的痛意提醒姜酒,这就是个外表衣冠楚楚,内里禽兽不如的东西。
姜酒念头刚落,陆时宴的手伸到她的衣服里,姜酒很快被他撩拨得脸颊红艳,一双眼睛好似染了水汽,雾蒙蒙的说不出的勾人。
陆时宴恶劣的凑到她的耳边低语“这是想了?想也不给你,滚下去,以后再敢不听我的话行事,你该知道后果。
姜酒只觉脸被扔到地上狠狠的踩了,不过心里大松了一口气,赶紧下去坐到一边。
恰好陆时宴的特助江屿打电话给他,要他处理一份文件,姜酒总算得到了短暂的安静。
她赶紧缩到车边睡觉,昨夜加今天早上,她实在是太累了。
不过名悦府离苏怡宁所住的仁爱医院不算远,所以她都没怎么睡,就被陆时宴给推醒了。
“到了,下车。
姜酒睁开眼迷糊的不知道身在所处,直到车外陆时宴不耐烦的冷喝“下来。
姜酒脑子才清醒过来,是了,她跟着陆时宴来仁爱医院侍候苏怡宁了。
想到苏怡宁,姜酒眼神暗了暗,她决定出手救醒苏怡宁。
不救醒她,陆时宴不会放过她,他会一直折腾她,不救醒她,她没办法证明,两年前苏怡宁摔下楼梯的事和她无关。
虽说苏怡宁醒了也不可能说这事是她设计的,但只要人醒着,必然露出破绽,她一定可以找到证据证明两年前的事,不是她的错。
姜酒一边想一边下车,跟着陆时宴往仁家医院VIP贵宾房走去。
前面陆时宴越往里走,身上气息越冷冽冰寒。
后面姜酒自然被波及到了,她也知道他为什么这样。
苏怡宁救过他,还和他从小一起长大,两个人的情谊极其深厚,现在苏怡宁不吃不喝的成了植物人。
陆时宴心情自然不好,之前他每来医院陪苏怡宁一回,回去都要狠狠的收拾她一通。
仁爱医院VIP贵宾房里,苏怡宁安静睡在豪华大床上。
两年不吃不喝的植物人生涯,使得她脸上没有一点的血色,皮肤苍白得可怕,人也瘦成了皮包骨头。
姜酒看到她的样子,知道她身上并发症相对较重,而且严重营养不良。
有些植物人早期合并症得到有效控制,家属再照料得当的话,可以存活几十年。
但苏怡宁明显并发症较重,她这样的只怕存活不了多长时间。
姜酒看着她,想到过去几年在苏家遭受的欺负,很想说一句活该,但她知道若是苏怡宁死了的话,陆时宴不会放过她的。
所以她必须出手救苏怡宁。
姜酒正想得入神,床边坐着的陆时宴俊脸阴沉的冷喝“还不去给她**?你一个中医学的医学生应该知道怎么**吧?姜酒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去洗盥间洗手,出来后问房间一侧站着的高级护工“有药用精油吗?护工赶紧去取了药用精油过来,姜酒接过来倒了一些在手上,她一边往床前走一边吩咐护工“帮我把她的衣服撩起来。
护工正要上前帮忙,陆时宴忽地发火。
“我有没有说过让你做,你让护工帮什么忙,记住,以后怡宁身上任何事都要你亲力亲为,别让人帮忙。
护工被陆时宴狠厉的脸色吓得直往后退,陆时宴冷冷的望着她命令道。
“出去,以后这里交给她,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帮助她。
护工应声出去,房间里姜酒沉默了一会儿,走到床边抽了几张纸巾把手上的药用精油擦掉,然后她走到苏怡宁床边,面无表情的替苏怡宁解衣服。
床边,陆时宴脸色微变,他冷冷望着姜酒“你干什么?“脱病号服给她**。
苏怡宁身上只穿了一件病号服,若是脱掉,身上就不着寸缕了。
陆时宴俊美无俦的脸上布满了黑沉沉的戾气,他眼神不善的盯着姜酒“你故意的?姜酒确实是故意的,陆时宴一再的折腾她,她实在是厌烦了,忍不住反击。
不过她不会承认就是了。
“陆总说什么呢,我一个人侍候她,不好把衣服撩来撩去的,打算先把她的衣服脱了,好**。
“待会儿**的时候,手上会倒药用精油,这容易弄脏她的病号服。
姜酒的话无隙可挑,陆时宴即便知道她故意的,也被噎住了。
不过眼见姜酒真的去脱苏怡宁的病号服,他立刻出声阻止了她“住手,就这么**,病号服脏了就换。
姜酒住手,顺手拉了个椅子过来坐下,再不坐下,她怕自己站不住。
昨天被折腾了大半夜,今天又折腾了一早上,她现在腿直打晃儿。
可惜对面陆时宴看到她坐下,脸色立马变了,他眉眼阴骜的望着姜酒,沉沉命令道“站着**。
姜酒咬牙站起来,她就不信陆时宴一直看住她,大不了等他走了她再找机会休息,到时候就说拉肚子了,难道他连上卫生间的时间都不给她?姜酒一边想一边撩起苏怡宁的衣袖,开始给她**。
陆时宴想挑刺,却发现姜酒手法很娴熟,比专业的护工还熟练,而且她的**手法似乎比护工更劲道更有力。
明明看着小小的一个人,力气却不小。
陆时宴一时忘了说话,直到门外咆哮声传进来。
“姜酒,你给我住手,怡宁都这样了,你竟然还跑到病房来欺负她掐她,你的心怎么这么毒啊?

《姜酒陆时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