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军事历史›顾晨陈宝船朱标

>

顾晨陈宝船朱标

卿岁岁 著

军事历史 陈宝船 顾晨

军事历史《顾晨陈宝船朱标》,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晨陈宝船,作者“卿岁岁”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我一介21世纪历史系研究生,马上就快毕业了,跟研究生导师争辩明朝朱标当皇帝好,还是朱棣当皇帝好而太激烈,突发心脏病就这么噶了。想想我真是冤啊!一睁眼,醒来就成了快进考场的举人,然后靠着原主的记忆,还有写字的手感,顺利考上了二甲十九名的好成绩,当了个芝麻大的言官,成了大明喷子团的成员。本来打算混吃等死,偶尔喷一喷同僚摸鱼过日子得了。谁知,有天喷错人了,第二天就被参了贪官。完了,大明贪官要被流放啊!为了不被老朱当贪官砍了,我只好用自己的聪明才智,为老朱分忧解难。大老板慧眼识珠,非让我给他当宰相!完了,这下更容易被砍了!...

来源:cdlb   主角: 顾晨陈宝船   更新: 2024-06-08 10:1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军事历史《顾晨陈宝船朱标》,现已上架,主角是顾晨陈宝船,作者“卿岁岁”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那谁还敢跟自己说真话呢?“臣以为,依胡相所说,既然朱县令乃天子家人,不该如寻常人一般打杀,应由天定。”“既然如此,还不如由天子家人射杀的好。”“只有天子家人动手,这天下之人自然心服口服。”这话的意思,是只要你老朱想保人,那大家自然说不得什么二话...

第16章

顾晨本来是不想多话的,可实在不忍心郑老头回头被老朱记恨。

到时候一把年纪了,还要被弄去当劳役。

多苦啊!

老朱本来就头疼的要死,这回见又出来一个头铁的,脑袋就更加疼了,可还是只能咬牙道。

“说。

怪谁呢?

御史台的职责是他给的,也是他让御史台去查案的。

现在证据全都确凿,他公开包庇本来就不体面。

要是再因此迁怒正直的御史,那以后岂不把言官的路堵死了。

那谁还敢跟自己说真话呢?

“臣以为,依胡相所说,既然朱县令乃天子家人,不该如寻常人一般打杀,应由天定。

“既然如此,还不如由天子家人射杀的好。

“只有天子家人动手,这天下之人自然心服口服。

这话的意思,是只要你老朱想保人,那大家自然说不得什么二话。

可你不能拿胡惟庸来糊弄大家,大家又不是傻子。

哪能那么轻易相信呢?

“黄口小儿。

胡惟庸见这家伙又跑出来,和自己作对便道。

“你天子家人沾同族人的血?

自相残杀,从来都是皇家人忌讳的,老朱的眉毛也紧紧地拧了起来,他可不希望这样。

“胡大人急什么?顾晨却冷笑道“怎么,胡大人是想越俎代庖,自己杀天子家人?

既然人家朱桓是朱家人,凭什么要你胡惟庸掌生死啊?

“你……

饶是知道御史台的言官口才了的,此时却也不好怼回去。

是啊,他一个臣子。

凭什么掌握姓朱的生死呢?

韩宜可反应过来,立刻上前道“臣附议,陛下,请让天子家人执剑,亲属回避。

见朱桓的老爹爹急的跳脚,他又慢吞吞地补上了一句,而后嘲讽地看了胡惟庸一眼。

“朱家的祖宗显灵,自然是会显在朱家的子孙身上,怎会好好的,显在一个外人身上?

皇权至上,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玩弄皇权的。

“好,好啊,说的有道理。

老朱哪个恨啊,要杀自己侄子就算了,还要他们姓朱的自己动手。

他抬头看向自己的好大儿,然后轻轻摇摇头。

不成,不成。

这个坏人,绝对不能让标儿来做。

然后又看向老二,还是觉得有些不成。

这孩子小时候倒是机灵,长大了却不怎么靠谱。

他知道自己的心思,做的太明显可是会招人恨的。

老三……

脾气暴躁,本来名声就不好了,还是算了了。

老四嘛。

聪明,也没什么坏名声,不如就交给他算了。

“老四啊,你来。

朱棣今年才刚刚十四岁,接过老爹的弓箭后就有些为难,可抬眼看到大哥眼底的杀气。

再看台阶下,跪着的受害者,还有部分御史的眼神。

他幼年的心灵,做出了个决定,那就是他要违抗父命。

朱棣拉弓先是对准朱桓的脑袋,然后又对准他的脖子。

最后又对准他的胸膛,给朱桓下尿了箭也没发出去。

“燕王殿下,手下留情啊……

朱桓的老爹爹老泪纵横,戚艾求情,生怕伤着他的宝贝儿子,看得老朱心里头酸溜溜的。

正要说话,就连自家老四利箭飞出,正中朱桓的胸口处,而朱桓也双脚一蹬,没了气息。

“我的儿啊……

朱六九见儿子没了,当即便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老朱即刻站了起来“还不赶紧给人扶下去。

他转头看向自己的第四个儿子,目光带着责怪,仿佛在说“让你假射,你还真给人射死了?

这下可好了,老哥哥还不得给气死。

朱棣努了努嘴,看了胡惟庸一眼,意有所指地道。

“儿子也不知道咋回事,您说这祖宗显灵都显到胡相身上,就是不显到儿身上,真是奇了怪了。

在他看来,只杀一个朱恒,已经很给这位皇叔面子,要是换了别人,这老爹爹也得死。

朱棣的这句话一出,百官差点没憋住笑出声来。

当然了,胡惟庸可笑不出来,燕王这不明显骂自己呢么?

朱标就不同了,他十分欣慰地看着自家四弟。

“长大了,箭术有大长进,胡相,你还是得多练,怎么这么大的人了,还不如个十四岁的孩子了?

你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还没我这小老弟会明辨是非呢。

胡惟庸拱手“……是,殿下,臣一定好生练习。

我听的是你爹的话,你来阴阳我做什么?

老朱被迫打杀了皇侄,气得他心肝肺都在疼。

“叫那个顾晨过来。

亏他还提拔这个家伙,结果他就这么点眼力见都没有?

不行,非得骂一顿出气才行。

在一众同僚同情、担忧的目光下,顾晨再一次来到了奉天殿中,刚一进来脑袋上就挨了个奏疏。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利用朕的皇儿达到目的,你当真以为,朕不敢动你们御史台的脑袋了么?

虽然,他确实不想动,也不能动,但谁能保证你一辈子不犯别的错,不被他老朱逮到别的小辫子呢?

“陛下,臣不曾利用皇子。

顾晨跪了下来,在老朱盛怒的表情下开始解释这么干的好处。

“只是臣以为,皇亲国戚,并不是可以贪污腐败的理由,今日陛下饶了皇侄,将来的皇亲国戚便会效仿之。

“陛下,臣以为,让皇子动手,会起到更好的震慑效果,长痛不如短痛,如此让皇亲知道收敛。

“以后也会知道收敛,以免陛下要因为皇亲犯法之事,时常因此痛苦,这是最好的法子。

剩下的一条他没说,还可以以此来警示一下皇子。

姓朱不是保护符,犯了法,一样会被追究的。

当然,他有自知之明,皇侄算了,皇子老朱是绝对不可能对他动手的,他可是历朝历代最宠儿子的皇帝。

“长痛不如短痛?

朱元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他自然明白顾晨说的有道理。

他是农民出身,现在还能找到的亲戚全是苦出身。

当苦出身有了钱和权,也是很容易变成欺负、压迫的人,若是不整治,将来这事还不知道有多少。

“下去吧。

朱元璋也没心思骂人了,他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不可能因为一个皇侄,就拿御史台的官员撒气。

错的不是他们,是自己,自己没能约束好他们。

《顾晨陈宝船朱标》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