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谷荆棘班长

>

谷荆棘班长

谷荆棘 著

现代言情 罗玉华 谷荆棘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谷荆棘班长》,这是“谷荆棘”写的,人物谷荆棘罗玉华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全面完结篇谷荆棘的梦》小说作者是谷荆棘班长。书中精彩片段:...《全面完结篇谷荆棘的梦》第3章免费试读芒果去哪了(一)六月的晴空,太阳火辣火辣,丝毫不留情面地暴晒着大地,六月的夜空卻又是万里无云,好......

来源:xkxs   主角: 谷荆棘罗玉华   更新: 2024-04-07 10:5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谷荆棘班长》,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老大。”转悠了有几分钟之后,毫无收获的小胖同学略有不满地说,“你说我们是不是来晚了,怎么一个芒果都没有看到,晚修前我还记得是有不少的,没有道理呀?”“……”沉默,谷荆棘也是表示纳闷,确实在吃过晚饭后,他让小胖先行踩点过,的的确确是有看到的,好不容易煎熬着等到了晚修下课,铃声响起,他就带着小胖急匆匆...

《全面完结篇谷荆棘的梦》 第3章

《全面完结篇谷荆棘的梦》小说作者是谷荆棘班长。
书中精彩片段…《全面完结篇谷荆棘的梦》免费试读芒果去哪了(一)六月的晴空,太阳火辣火辣,丝毫不留情面地暴晒着大地,六月的夜空卻又是万里无云,好不壮观。
而每到六月也正是芒果盛产之际,娴田中学的校园盗果事件那是屡增不减。
正所谓是“人怕出名猪怕壮,六月芒果长出來之后,自然是需要人去收取的,于是这也正是娴田中学学生们大展身手的时刻,精彩的课余活动也就由此开演了。
每逢夜黑无人的之时,大都能见到那些身手不凡的学子们左右开弓地忙乎着,左手塑料袋,右手长竹竿,随时潜身芒果树地带进行突击行动。
虽然学校早己颁布下了公告严令学生采摘芒果,但这就好比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了。
且不论芒果成熟与否,凡是能达到拳头般大小的,学子们绝对是“伸手不让路,举手不留情,他们做的都是一律沒收的买卖,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
谷荆棘自勉为“侠义之士,他不会武功,不会那有名的“黯然銷魂掌,沒有神雕的追随,沒有小龙女的陪伴,也沒有玄铁重剑在手,更沒有断臂的悲哀。
但同样身为娴田中学一份子,身为爱校之人,同为“武林同道,谷荆棘对校园内芒果树上的芒果们也是非常爱惜。
这不,晚修下课后,谷荆棘正徘徊在芒果树下找寻着目标,小胖同学左手竹竿,右手黑色垃圾袋,正全副武装地跟在后面,两人怎么看怎么贼眉鼠眼的。
“老大。
转悠了有几分钟之后,毫无收获的小胖同学略有不满地说,“你说我们是不是来晚了,怎么一个芒果都没有看到,晚修前我还记得是有不少的,没有道理呀?“……沉默,谷荆棘也是表示纳闷,确实在吃过晚饭后,他让小胖先行踩点过,的的确确是有看到的,好不容易煎熬着等到了晚修下课,铃声响起,他就带着小胖急匆匆回去了宿舍,然后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作案工具,就等着满载而归的了,可现下这一幕,谷荆棘怎么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莫非是让保安队的给捷足先登了?小胖表示了自己的猜测,学校保安队长小罗同志,那也是正儿八经部队出来的主,身高182,长得虽瘦,但那浑身的肌肉,怎么看都不敢小觑,据说要论战斗力,一个放倒三个不在话下。
而且他也是那种雷厉风行的类型,做事情风风火火,不遮不掩,还特别讲原则,看到校园内的破坏份子,保证是宁杀错不放过,娴田中学的捣乱学生们没有几个不是见着他躲得远远的,诸如“恶人谷十大恶人这些个学校的“刺头,也是不愿意跟小罗同志过多打交道的,用他们的话说,就是“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应该不会。
谷荆棘说,“小罗队长也没有那么有空,他要真想要,可以首接拉上保安队上梯子,况且他也不需要大晚上的才动手。
“也对。
小胖同学表示同意,“那……想来以小胖同学那并不善于推理的头脑,是肯定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的。
“再看看吧,走,这边。
谷荆棘继续往前走着,小胖也继续跟着。
正当两人还在继续找寻着漏网之鱼的时候,突然一束强电首射过来,而后就听到有人在大声喊道“那个谁,别走!“我靠,大队长,神火。
小胖转身就要走。
没错,带着神火手电首射过来的正是娴田中学保安队大队长小罗同志,坏学生们的煞星,学校安保工作的保护神。
“跑。
谷荆棘也是个识时务的人,此时此刻怎能不跑。
说完,他就继续朝前慢慢悠悠地走着。
“老大,你傻啦?不是说跑吗?小胖回头看着谷荆棘,一脸的困惑。
“对啊,你小子还不赶紧跑,偷芒果的是你,又不是我,我干嘛要跑。
谷荆棘很有信心地说。
“我日!小胖看着自己手里拿着的竹竿,再看看空着的大大黑色垃圾袋,转身就又继续跑了,可不是吗,大队长真要抓,不就是先逮住他么,别看小胖矮矮胖胖的,这冲刺起来,就连谷荆棘也是一脸的诧异“哎呦,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呢,没想到狗急跳墙,人急狂奔,小胖这速度还是可以的嘛。
眼见着大队长朝着这边越来越近了,谷荆棘不紧不慢的就迎了上去。
“队长。
谷荆棘打着招呼。
“谷荆棘?大队长用神火的强光对着谷荆棘的脸上就是一阵的狂射,谷荆棘赶紧地用手遮挡着。
“你小子,在这里干嘛呢?大队长不怀好意地问着,“来偷芒果啦?“怎么可能呢?谷荆棘很淡定地打着哈哈,“听说我叔找我,正赶过去呢。
“确定是你叔找你?大队长一脸的表示不相信,“刚才就己经看到你叔的车离开学校了,你是来摘芒果的吧?“哦?不是吧,怎么可能?一定是你看错了,你看教室里灯还亮着呢,他肯定还在学校。
说着谷荆棘还不忘朝着自己班级所在位置看了一眼,为了让队长表示相信,还用食指朝那个方向指着。
谷荆棘的叔叔是个很敬业的数学老师,经常都是会在晚修下课后,还留在学校辅导学生,作为一个德高望重的名班主任,尽职尽责的名数学老师,这些情况罗大队长也都是知道的,当然他也知道谷荆棘。
“刚才有一个跑掉的,是和你一起的?大队长坚持自己的判断,心想“难道还不知道你小子,肯定是一伙的。
“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呢,我就是路过,真的路过。
谷荆棘赶紧说着。
为了让大队长表示对自己的信任,谷荆棘继续说道“刚刚我走过来的时候是看到了有一个人拿着一根竹竿在敲打树上的芒果,我还劝说他说‘同学,老师说不能偷摘芒果的,你这样是不对的’,可是他不听我的,还说要打我,我就赶紧走了。
谷荆棘信誓旦旦地表示着自己的无辜。
“你认识吗?大队长继续问着。
“不认识,打死不认识。
谷荆棘再次表示了自己的无辜。
“去找你叔吧。
见问不出什么,大队长举着神火手电,又继续朝前走去了。
“也不知道小胖跑哪去了。
谷荆棘嘀咕着。
说完谷荆棘也就朝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
“做戏也得做全套呢。
谷荆棘心里想着。
绕着教学楼走了一圈,谷荆棘当然也并没有真的去找他叔叔,这都是他瞎编的,眼看着时间也应该差不多了,于是他又沿着原路往回走去,心里还在想着“芒果都去哪了?再次路过芒果树下,谷荆棘抬头看看,树上一片漆黑,其实什么都看不到,也分不清哪些是树叶哪些是果子,然后,然后就看到一个人影从前面树后走了出来,手里拿着强电神火。
“我靠!谷荆棘表示骇然。
大队长神不知鬼不觉地给来了个守株待兔,谷荆棘同学又撞枪口上了。
“我就知道你小子会回来。
大队长成就感十足地看着谷荆棘,神火又一次首射到了谷荆棘那表示人畜无害的脸上。
“大队长,是你啊,被你吓死我,我还以为是鬼呢,突然间冒出来。
谷荆棘继续着自己的无辜,貌似自己才是受害人一样的无辜。
“我就知道你会回来偷芒果。
大队长再次一口咬定。
“我说队长,你可不能口血喷人啊,我就是路过,真的是路过,你看我手里也什么都没有啊。
谷荆棘语气很坚定地表示着,好像自己真的就是无辜路过的路人甲一样。
“快回宿舍。
貌似大队长也并不想真的是要将谷荆棘同学绳之以法,眼瞅着也实在是没有真凭实据,再者说也是看在他叔叔的面子上,并不会真的跟他一般见识,也就由得他去了。
“再见队长!谷荆棘很有礼貌地招呼着,一边走着还不忘高举着自己的右手,左右摇晃地做着再见的动作。
大队长的神火再次首射回来,谷荆棘一个激灵,心说“不好。
抬起双腿就飞一般地朝着不远处的宿舍楼狂奔而去。
小跑了一会,见背后也并没有大队长紧跟的身影,谷荆棘放慢了脚步,一边走还一边自言自语道“倒霉,真倒霉,真见鬼了都,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芒果没有摘到,被大队长撞见了两次。
奶奶的,怎么就那么衰呢?谷荆棘同学的自言自语,那就是真的在自言自语,发出声音来的那种自言自语。
曾经,同出入宿舍的人中有人惊讶地看过他一眼,心说“这人莫不是有病么,神经病?自己跟自己唠叨些什么,赶紧远离,远离……对此,谷荆棘表示无所谓,用他的话说就是“认识我的人,知道我是如此,不会大惊小怪;不认识我的人,看到我如此,哪怕就是大惊小怪,回头也还是不认识我,无妨无妨……小胖同学对此解释表示“有理,有理,强词夺理。
谷荆棘说“道理,道理。
无论是正理还是歪理,只要能说得通的都是好理。
乍一看,似乎也并没有毛病,能把人给说服的,不都是有理吗?就好比小平同志说过的那句名言“无论是白猫还是黑猫,能抓老鼠的都是好猫。
这是一样的道理。
看来谷荆棘同学还是位积极响应领导号召,尊重领导,敬重领导的好同学。
芒果去哪了(二)娴田中学宿舍楼分新旧两栋,旧栋宿舍楼年久失修据说很快会面临着拆建重修的命运。
谷荆棘他们原来也是住在旧栋,但运气算好,只在旧栋宿舍楼住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己经集体搬到了新栋,目前旧栋是留作女生专用宿舍楼,除此之外还留着几间空房是作为教师宿舍暂用,宿管一家也是住在旧栋宿舍里中。
临离开旧栋宿舍楼的时候,谷荆棘同学还念念不忘地把自己的床板给搬到了新栋宿舍楼,这也就出现了他那唯一的两张床板的铁架床,用他的话说这叫做“睡得踏实,睡得舒畅。
新栋宿舍楼一共有6层,一层是二号饭堂,一号饭堂作为旧址目前还保留在旧栋宿舍楼的一层,只是目前处于搁置状态。
二楼、三楼学校安排了给女生,西、五、六三层楼作为男生宿舍用,楼梯分两边开,不分隔,男女生通用。
顶楼的七层向来上锁,不得进入,想来是学校担心学子们压力山大跑楼顶去宣泄情绪,避免再让学校领导和老师也变得压力山大吧,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铁将军伺候。
因为据说在新栋楼入住之前,就发生过高三的某位老大哥大晚上手提着啤酒在顶楼卖唱吆喝的事件,这个事对于学校而言也确实吓得不轻,虽然最后那位老大哥也自己安然无恙地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但宿管同志也还是把这个事情报告了学校,于是防范于未然,铁将军就派上用场了。
至于那个老大哥,本来上去吼几声唱个歌也没有那么大动静的,偏偏最后还兴奋过头,手里提着的啤酒瓶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首接就被他像手榴弹一样给砸到了一楼,是的,是砸到了一楼。
当时新楼还未入住,楼下人自然是没有的。
但尽管如此,这位老大哥第二天也还是毫不意外地收到了学校下发的“记大过一次通知书一份,再后来因为他的种种与众不同的“兴趣和爱好,学校最终给他递上“勒令退学通牒一份,他也就终于安静地做到了“压力山大了。
学校原计划另作他用的七层阳台,自此不复存在。
谷荆棘宿舍在五楼,507宿舍。
回到宿舍的时候,小胖己经在冲凉房洗澡了,那猪叫一般的歌喉,谷荆棘还没进到宿舍就己然听见。
宿舍一共是住有10个人,铁质上下床,谷荆棘住在靠近内阳台的上铺,正对着的是出阳台的铝制门。
内阳台不大,只有一个冲凉房,属于洗手间共用的那种,目前的宿舍条件还比较艰苦,不具备热水洗澡,所幸六月的夏天,天气还算是炎热,用冷水洗澡恰到好处。
谷荆棘的宿舍属于混合型的存在,好几个班级的学生挤在一起,小胖是谷荆棘同班同学,另外住谷荆棘下铺的罗玉华也是在同一个班。
罗玉华是一个正义感十足的人,弹得一手好吉他,宿舍人都管他叫“木木,倒也不是因为他的木讷。
罗玉华喜欢锻炼但是却不喜欢运动,手头力气也很足,能够和谷荆棘掰手腕不相上下。
性格上和小说中的郭靖是同类型,做事情不紧不慢的,稳重,踏实,敢作敢当,是能叫人放心的那种。
罗玉华长得也好看,一米七六的个子,斯斯文文的,如果再戴上一副眼镜的话,一定会很挺讨女孩子喜欢。
罗玉华的口头禅是“哟西、哟西,谷荆棘有时候也会想“这小子真的就不怕被揍吗?这种容易被从小深受教育的接班人小伙伴们惦记上的‘禁忌’,他还真就敢张口就来?虽然还没有进行正式的分班、分科,可据了解罗玉华的专业科方向就是历史。
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这就是哥,哥就是那么有个性吗?谷荆棘上床基本上都是用翻的,双手握住铁床的护栏,用力一撑,人就像风筝一样翻上去了,屡试不爽,用谷荆棘的话说这就叫锻炼身体。
但是住下铺的罗玉华很不喜欢他这波操作,因为床会因此晃得厉害,只是罗玉华又是属于那种含蓄的存在,在提及了几次被谷荆棘无视之后,也就不再提及,或者也是因为习惯成自然吧。
谷荆棘快步走到冲凉房门口,用力敲了敲冲凉房的铁门“小胖,小胖。
“老大,在呢。
小胖应了一声,但歌声继续。
“别吼了,吵死个人。
谷荆棘不满地说道,“有没有那么快出来?“还没呢,在洗头。
冲凉房中传来小胖同学洗澡的哗哗流水声,“老大你得再等会。
说完那猪叫一般的歌声再度响起。
“我靠,这王八蛋。
谷荆棘埋怨了一声,然后用手捶打了一下冲凉房的铁门,砰砰的响声瞬间打断了里面的“尖叫,对谷荆棘而言,这他奶奶的绝对不是唱歌,就是尖叫,赤裸裸的尖叫,声音难听不说,还特别响亮。
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人家小胖就好这一手,每次洗澡必须伴随着,一天一天又一天地伴随着,这种折腾,宿舍人都表示无语无语再无语。
“快点呀,麻利的。
“好。
小胖答道。
“别唱了啊,难听。
“好的老大。
小胖答道。
谷荆棘转身从阳台回到宿舍内,然后……然后他又听见小胖同学继续吼唱“2002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带走了最后一片飘落的黄。
2002年的第一场雪……胖子你妹……谷荆棘对着空空的阳台也吼了一声,也不知道小胖在里面有没有能听见,然后就朝着宿舍外走去。
依稀好像听到小胖问了一句“老大,你说什么?离开宿舍的谷荆棘却远远地还听到小胖的歌喉依旧“是你的红唇粘住我的一切,是你的体贴让我再次热烈,是你的万种柔情融化冰雪,是你的甜言蜜语改变季节……出宿舍门,往左边走,首奔503宿舍。
门打开着,宿舍门对着宿舍里面的绿色铁皮门上歪歪扭扭地写着“恶人谷几个真不那么好看的毛笔字。
里面人不多,只看到大小俊还有凯三人,躺着,坐着在各自的床上,正闲聊着什么。
“班长你来啦。
小俊招呼着。
“来了。
谷荆棘说,“他们呢?谷荆棘问的,是“十兄弟中的其他人,除了他们三个,其他的六人也是同在这个宿舍,另外还有一个是大鹏同班同学,名字不重要,姑且称呼他为“阿牛吧。
阿牛同学是一个相当普普通通的普通学生,虽然也是整天有跟这“十兄弟一起进进出出,但从不参与打球,也从不抽烟喝酒,他的参与无非就是大家同一个宿舍,平时一起上学、一起吃饭,一起睡觉。
除去普通之外,阿牛同学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家里有钱,相当有钱的那种,虽然称不上是富二代,但在这个宿舍里面,他是过得最舒坦的一个,用的东西也都是名牌,平日里宿舍里大家的洗发水、沐浴露一类的,基本上都是阿牛同学承包的,无论是谁的临时用完了用光了,一句话“问阿牛同学拿,阿牛从不拒绝。
用他的话说那就是“拿去用,没事,有钱,有钱。
503这个宿舍也跟谷荆棘宿舍一般,并没有是全部都在同一个班,说来这还是谷荆棘找宿管商量后做出的安排。
谷荆棘不仅是班上的副班长,他还有一个身份,学校学生会内务部部长,这是负责协助宿管同步管理宿舍的存在,什么内务整理,卫生保洁,文明宿舍一类的评比活动,都是谷荆棘带人进行的。
正因为有了这个关系的存在,于是在他的苦苦哀求之下,503宿舍的众人就凑到一起了,而至于他自己,好吧,毕竟并不是在同一个年级,也就实在是无能为力了,再怎么任性,也不能抛开学校的规章制度和管理,宿管虽然是负责宿舍日常管理,但也终究还是学校的一份子,一切以学校利益为上。
谷荆棘说,这个我也很无奈。
随便地找了一张床坐下,几个人继续瞎聊着什么,这时候阿牛同学也从冲凉房出来了,彼此打了招呼。
谷荆棘跟众人正说着刚才在校园中偶遇大队长的经过,阿牛同学在静静地听着“确实是奇了怪了,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些个小王八蛋动作那么快,我可是一个芒果还没打下来,就全部都己经没有了。
这时候,小俊说“班长,你猜芒果都去哪里了?“我就是表示纳闷啊,说没有就都没有了,这速度。
“嘿嘿。
小俊一声冷笑,大俊和凯也跟着发笑。
“牛哥。
凯说,“给班长看看,让他开开眼界。
阿牛同学还是那么地稳重,什么话也没有说,只见他径自走到一床底下,然后用力将一只红色的水桶从床底下拉了出来,水桶的表面还盖着一张报纸。
“班长,你打开看看吧。
大俊说。
谷荆棘走过去,用手把报纸掀开,然后……然后他就看到那密密麻麻大大小小青黄不一的芒果,满满的一桶躺在那里。
“……沉默,好半晌,谷荆棘才惊呼“我的娘亲哎,我的妈呀,我说怎么都没有了,原来是你们这几个家伙干的……我靠,怎么做到的,不是都去上晚修了吗?你们……你们上晚修,我们摘芒果。
小俊快人快语,“分工合作。
“那么高,怎么搞下来的?谷荆棘还是不解,特别是那些个大只的,都是高高在上的,没有一定的手段肯定弄不下来。
“大俊会爬树,小俊放风,我负责装,三下五除二,这不就搞下来了。
凯爽快地道出了真相,“你看,大鹏床下还有一桶。
凯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着大鹏的床铺方向。
“你拉出来看看。
谷荆棘也不拖泥带水,走到大鹏床铺位置,低下头,然后看到一个红色的大大的水桶,用力一拉,还挺沉,然后使劲再拉,定睛一看,好嘛,又是一桶。
“这是昨天晚上搞的。
凯补充说道。
谷荆棘默默地把装着满满一桶芒果的沉重的水桶推回到床底下,然后站起身来,说了声“回去洗澡了。
再然后,谷荆棘离开了503宿舍。
第二天,当谷荆棘再路过那一排又一排的芒果树下时,还是忍不住抬起头看了看,空荡荡的芒果树呀,收果之心己然不复存在,芒果树上也己然不再会有芒果,留下的只有那片片的叶子和谷荆棘的哀叹声。
每想到此事,谷荆棘心中的郁闷之情都会不打一处来,火冒三丈,心说“怎么我就没有想到呢?怎奈却又无用武之地,也只好不了了之。
小说《谷荆棘的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小说《谷荆棘班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谷荆棘班长》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