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陆霁安容央

>

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陆霁安容央

粟粟兔 著

古代言情 容央 陆霁安

古代言情《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陆霁安容央》,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陆霁安容央,作者“粟粟兔”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咸鱼摆烂放浪不羁女主X清冷腹黑傲娇世子爷】  容央一朝穿越,因为隆胸纤腰,盛臀修腿,被选成为侯府大娘子。  新婚夫君金尊玉贵,年少英才,是上京城无数女郎心中的最佳夫婿,唯独对她这个妻子冷淡无感。  花容央拿十八般武艺、使浑身解数,却只得男人清冷驳斥。  “少在我面前耍心思。”  “你是不是活腻了?”  “不必费尽心机,我不可能碰你!”  容央怕了。  这侯府是待不下去了,还是趁早找下家跑路。  她开始物色京城各大美男,夫君的同僚金科进士,府中为她看诊的神医,教她读书习字的夫子……  就在容央到处撒网之际,突然被夫君摁到了床上。  说好的对我没兴趣呢?!  可等容央准备接受没羞没躁的快活日子了,她的真夫君回来了,那夜夜拉着她颠鸾倒凤不止天地为何物的男人是谁?!...

来源:cdlb   主角: 陆霁安容央   更新: 2024-04-08 10: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陆霁安容央》,是作者大大“粟粟兔”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陆霁安容央。小说精彩内容概述:既可怜又……算了,有时候也挺可爱。若不是那些人派来的,便是可信之人,要是真的有点用处,大不了以后为她寻个妥帖之处便是。但是跟她生孩子?绝无可能。容央一觉睡醒,发现陆霁安已经不在床上...

第14章

“你父亲在你十二岁那年进京,你还记得小时候学的婆娑文?
容央翻了个白眼,“小时候我无事可做,便只能跟着学习,想着往后若是父亲不要我了,我也能跟着去婆娑卖货呗。
陆霁安眯起眼,绝影探查结果,这容央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在容家干活,下人都可作证,没有张氏的命令她决计不能外出。
何况其他人也未必能提前知道她能嫁入侯府。
难道真的是自己误会了?
容央现在看到他就来气,自己动弹不得只好问道“夫君是否有什么难言之隐?
“这男人要是短缺了哪一处,可是要赶紧就医才好!
陆霁安还能听不出她在嘲讽,心里冷笑,面上却不以为意,“你不是伸手丈量过?行不行你心里没数?
果然啊,是个男人,你说他不能人道,他就恨不得把你人道毁灭。
这会倒是跟她开起黄腔了。
“那可不好说,摆着好看,不经用的。
陆霁安闻言靠近,吐出来的呼吸像蛇信一般。
“焉知是我不行?还是看着你,我没胃口呢?
容央气得想掐人中,再跟这小子说话真是。
那就走着瞧吧,早晚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容央冷哼一声,闭上了眼睛,睡午觉去。
陆霁安见她终于消停,暗自松了口气,这女人真是跟个狗皮膏药似的,毫无羞耻之心,经常做出一些出乎意料的举动。
既可怜又……
算了,有时候也挺可爱。
若不是那些人派来的,便是可信之人,要是真的有点用处,大不了以后为她寻个妥帖之处便是。
但是跟她生孩子?
绝无可能。
容央一觉睡醒,发现陆霁安已经不在床上。
这男人从不跟她一觉睡到醒,容央早就习惯了。
她动了动,发现穴道被解开,伸了个懒腰。
“少夫人醒了。
容央重新浴面。
“夫君人呢?
这小子不会丢下她自己回府了吧?
“郎君想起来还未祭拜少夫人您的母亲,说要去祠堂。
容央一愣,虽然自己不是原主,但好歹这身子是原主的,说的也是,也该去祭拜一番。
反正她不是个任人欺负的主,原主就这么被张氏磋磨死了,她可不会让那恶毒继母爬到自己头上。
容央走到祠堂小院,还没进门呢,就听到了容秀的声音。
“姐夫,我平素在家中也常写诗作画,听闻你文武双全,可否指点指点秀秀?
陆霁安瞥了一眼这突然冒出来的容秀,心道这容家家风真是歪风邪气。
容央也就罢了,好歹她知道勾引的是自个的夫君。
可这容秀?
容秀端详着陆霁安的脸色,只觉得男人剑眉星目,眼眸隐含睥睨之势,那一股上位者的气场,真是让她这样的闺中女儿,心肝乱跳。
容央那死丫头只配当个狐媚贱婢,如何能配得上这样光风霁月的贵公子?
“姐夫是否刚才对秀秀有所误解,所以才不肯赐教,其实爹娘的事情,我身为女儿也是不能做主,但平素我对长姐也多有关怀,只怕长姐照顾不周,在侯府难以容身……这才……
容央嗤笑,刚想进去狠狠打烂这个容秀的嘴,就听陆霁安那男人半死不活的腔调了。
“她是侯府少夫人,你这般操心她在侯府过得好与不好,是怀疑我们苛待你姐姐?
容秀吓了一跳,花容失色道“姐夫如此误会我!
“那你是什么意思?
容秀咬唇,“我只是钦佩姐夫的文采,故此……她说着,双目含泪,身子微微前倾,一脚踩在了自己的裙摆上,直愣愣朝着陆霁安扑了过来。
美人即将入怀,哪知道陆霁安步履从容,闪身避开,容秀当着他的面,直接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姐夫!容秀丢了丑,发髻散乱,错愕扭头看向陆霁安。
“还望二姑娘自重。陆霁安说完,掀袍进了祠堂。
容央看了半天,觉着这臭直男除了脾气硬,骨头难啃之外,还是挺靠谱的。
容秀咬牙,想跟进祠堂,陆霁安身边的小厮伸手拦着她,“二姑娘并非大夫人所生,还是别打扰已故之人的清净之地了,请吧。
容秀这下真的恼了,“姐夫为何不肯让我进去,这也是我的母亲。
“带出去。祠堂内传来男人无情的声音,容秀硬生生被两个小厮给扯出了小院。
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了容央还有身边跟着的那群侯府下人。
容秀当即脑子一白,“你故意带人来看我笑话!
肯定是这样!不然陆霁安这样一个男人,怎么会拒绝美人投怀送抱!?
容央嗤笑,抬手扶了扶头上的点翠珍珠簪,“哎呀不好意思,你自己不闹腾,我带人上哪看哟,闪开!
容央一把将她拨开,容秀咬牙,眼泪一下就滚落。
“姐姐便这样容不下我!我知道我从小就比你聪慧,比你贤淑,又能诗会文,出去略有贤名,便要得姐姐这样折辱么?我们姐妹一体,你这样不容人又是何苦!
容央进门的脚一顿,撤回来的同时上下打量她,“知道你为什么没进侯府么?
容秀脸色一僵,这样的奇耻大辱,她怎么会承认。
容央凑近,“因为你丑啊,侯府要的就是我这样的,你丑你怪谁啊,刚才那么好的机会,陆霁安看你了么?
笑话,老娘他都看不上他看上你,他瞎呀。
容秀两眼一黑,“我丑?!
“实在不行让你娘给你一面镜子吧,得了,别在这丢人现眼了,我和我夫君要祭拜我娘了,你不想再被丢一次吧。
容央冷哼,直接进门去了,而刚才丢她出来的那两个小厮则低下头,压根不敢多看侯府少夫人一眼。
容秀气的发狂,直接狂奔回了张氏屋内。
容央跨进来的时候,陆霁安正好为顾氏擦好牌位,准备请香。
“刚才可得意了?因为你美,也夸得出来。
容央面色不改,“这是事实,我有什么夸不出的,本来你们侯府选媳妇的标准就摆在这。
陆霁安一噎,这回还真是无法反驳。
容央得意,走过来的时候撞了他一下,趁着他还没发飙,接过他手里的三柱清香,毕恭毕敬对牌位道“娘,这是我夫君,人品相貌还看得过眼,往后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您在九泉之下就放心吧。

小说《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陆霁安容央》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陆霁安容央》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