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阿司匹林

>

阿司匹林

半月山 著

余仲夜 现代言情 许葵 阿司匹林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半月山”的新作《阿司匹林》,这是一本现代言情的书。内容详情为:”许葵指向他的小腿。昨晚余仲夜褪了裤子,许葵很清晰的看见他小腿处包裹着厚厚的纱布,两侧血色在漫延。余仲夜对许葵说的是意外。许葵起初不信,在余仲夜睡着后,爬起来隔着纱布细细的抚摸过...

来源:hyj   主角: 许葵余仲夜   更新: 2023-01-17 17: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经典力作《阿司匹林》,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许葵余仲夜,由作者“半月山”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许葵有些想脸红,但没脸红起来,因为心酸尤其是余仲夜的腿,从今天见面,便一直微微的瘸着,一拐一拐的,像是个残疾浓浓的心酸和不甘充斥心口,许葵感觉自己的脸都要扭曲了面无表情的回身跟上余非堂的步伐她的余先生可以是青城一个无名小卒,也可以是穷困潦倒的流浪汉,却唯独不能被欺负一定许葵手掌缓慢的握紧她一定要把欺负了他的人全都找出来酒店房间要了三间余仲夜...

第25章 换人

“不是……想和你找话题聊一聊。许葵小声道。

余仲夜快步上车走了。

许葵被送回了学校。

爬上床后拉上帷幔,钻进被窝给向姝打电话。

对面接了,但是没说话。

许葵控制着哭腔,挤出笑“余先生好。

和俩人每次见面的问候一模一样。

对面安静了一会,“你住几零几。

“什么?

“宿舍。

许葵掀开被子坐起身,隐约听见外面传来细碎的脚步声。

许葵“四零四。

电话挂断。

许葵跳下床,打开寝室门的瞬间,门口黑影挤了进来,手掌牢牢的桎梏了许葵嘴巴。

许葵睁大眼看着黑暗中的余仲夜。

忍了忍,没忍住。

呜咽一声哭了出来。

大颗的眼泪砸在余仲夜手背上,烫烫的。

余仲夜“哭什么?

“我聪明吗?许葵眼泪不断的往下掉“余先生,我是不是很聪明。

很聪明,比余仲夜预想中聪明了一万倍。

他已经想好了,若是许葵脱口而出是他的名字后,要怎么应对,也想好了若是许葵满眼溢出来的喜欢挡不住该怎么应对。

但这些都没有发生,许葵很聪明,聪明到余仲夜有些发寒。

她对他知道得太多了,也代表着……看透他不止是余家次子,还是余家随便一个人便可以呼来喝去的一条狗,只是时间问题。

余仲夜松开手,在昏暗中打量她,还穿着那身被撕烂到不能蔽体的衣服,皮肤点点淤青。

余仲夜抹去她的眼泪,牵起手去往宿舍尽头,想开灯,看了眼乖巧跟着的许葵没开。

摸黑打开淋浴器,在水热了后,把许葵拉了过来,亲手褪去她的衣服,一点点的给她洗。

许葵有些害羞,却还行。

余仲夜不是没给她洗过,俩人在一起的第三次,她想爬起来洗澡没爬起来,便是余仲夜给她洗,迁就着她的害羞和胆小,在昏暗中冷清又客气的一点点帮她洗干净。

许葵伸出水淋淋的手,揪住余仲夜的衣角“余先生……他没碰到我。

余仲夜没吱声。

许葵抿唇接着说“衣服撕烂了,但他真的没碰到我,我很厉害的,不是踹他命根子,就是一直在拿东西戳他另外一只眼睛,只是我没有他高,戳不到。

余仲夜按下淋浴器开关“哪条是你毛巾。

顺着手指的方向拿下一条,余仲夜给她擦身子,细细的擦头发“冷吗?

许葵摇头,半响后小声哭“他真的没碰到我。

余仲夜擦她头发的手顿了顿,丢开毛巾,把人重重的推搡在墙壁上,怒火中烧“我说了暑假不准去打工,谁他妈让你去花店打工,我缺你钱了吗?

许葵认错“我以后再也不去了。

“没有以后了。

从小到大,余仲夜身边的所有东西,大到谈了五年的肖晓,小到一块橡皮,没有余非堂不抢的,也没有他抢不走的。

从今天他打电话给余非堂让他捞人,俩人便没有以后了。

不管是偷偷摸摸,还是再偷偷摸摸。

二十天前预想的在学校附近给许葵买套房子,让她搬出来圈着,不让她出去瞎玩的想法,在今夜彻底化为灰烬。

浴室里安静一片,隐约听见没关好的淋浴器往下滴水。

轻微的‘啪嗒’声伴随着许葵细微的啜泣。

余仲夜怒火缓慢地消了,捡起毛巾掀开搭上她的肩膀,蹲下在她腿边点了点淤青“疼吗?

许葵“我以后真的不去了。

说的是打工。

余仲夜沉默,一下下的搓着她小腿,想把淤青化开。

许葵在他身边蹲下,朝前挪了挪,尝试挤进余仲夜怀里“余先生,我以后真的不去了。

余仲夜看向她的肩膀。

许葵的肩膀像是被狠狠的砸了一圈,呈圆形状的位置几乎黑成了锅底。

比之从前肖晓跟了余非堂,又被丢了后糟践得还要厉害。

因为许葵是余老四喜欢的类型,而余老四糟践人最不择手段。

余仲夜眼睛微眯,眼底烧起一团火光。

看向许葵,缓慢的变成了冷淡,把尝试往自己怀里挤的许葵推开“不管是谁给你打电话,这几天都别出门,在学校好好待着。

“为什么?许葵喃喃。

余仲夜淡道“不为什么。

许葵心底隐约有个猜想,余仲夜怕是要……换人了。

虽然弄不清楚为什么,但……一定是要换人了。

许葵挤不进余仲夜怀里,看他想起身,伸出手攥住他的裤脚“余先生。

余仲夜顿足。

“我害怕。许葵满脸泪的挤出笑“余先生,我害怕,您今晚别走,陪陪我好不好?

余仲夜没走。

抱着许葵上床,脱了微潮的上衣,在一米二的学生床上,侧身把许葵搂在怀里。

这是余仲夜第一次抱着她睡。

许葵很……幸福。

闻他胳膊的味道,还是那个味道,淡淡的松木香,“余先生。

“恩。

“您的腿怎么了?

被扎了个穿透的血窟窿,余仲夜捂上她的眼睛“没事。

许葵眼睫毛在他掌心里眨了眨“您以后还会办新的手机号吗?

“会。

“会打给我吗?

“不会。

许葵哦了一声,摸摸索索的转身挤进他怀里。

床铺狭小,一米八五的大男人加上不算矮的许葵,只是轻轻一动,便摩擦出了火花。

许葵手指微动,不管余仲夜手臂拦着,强硬的往下去解他的皮带。

余仲夜“许葵。

许葵“就这一次。

余仲夜不答,但手拦着得力道依旧强硬。

这是许葵第一次强硬,却远远强不过余仲夜。

许葵唇角下弯,挤出地笑比哭还要惨“就一次。

余仲夜看了她半响,拦着的手臂松开,抹上她的眼泪“今天不合适,睡吧。

许葵被余仲夜重新搂回怀里。

却睡不着,听着他的呼吸,低声喃喃“您是不是不相信我没被他碰。

等了很久,等不到回答。

许葵缓慢的攥住余仲夜的衣襟,陷入长久的沉默。

隔天起来,余仲夜不在了。

许葵细细回想用脚摩擦出余仲夜小腿间纱布的模样,一圈又一圈,很厚,而且隐约有些潮湿,还有不该是浴室水渐上的黏腻。

坐起身看向床尾。

一块殷红的血迹,有些发黑,扎疼了许葵的眼。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