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血色炎洲

>

血色炎洲

魔力鼎 著

洪小亮 血色炎洲 袁行健 都市小说

书名叫做《血色炎洲》的小说,是作者“魔力鼎”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都市小说,主人公袁行健洪小亮,内容详情为:现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好的地盘都掌握在西方聚窟洲的那些国家以及贺洲米立卡合众国手里,这些资源丰富的国家历史上是西方聚窟洲的那些国家以及贺洲米立卡合众国殖民地,为宗主国提供了海量的财富。现在这些国家名义上独立了,实际他们的政府仍然受原来宗主国的控制,依然源源不断的为宗主国提供财富。只余下些边角料国家,贫瘠...

来源:fqxs   主角: 袁行健洪小亮   更新: 2023-01-17 19:1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血色炎洲》这部都市小说风格作品,它其实是“魔力鼎”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血色炎洲》内容概括:吴为峰和洪小亮都离开了,袁行健靠在病床上,想着心事:自己从原来时空穿越而来,虽然不少记忆丢失,但是保留下的记忆即使不能让自己成为世界首富,至少应该足够自己能够挣下不菲身家,但就这样度过自己的一生?回想起原时空,自己虽然靠着打拼,也算是小有成就,但那又怎么样呢,为了五斗米而折腰,低声下气的伺候领导与客户,那些年少时的理想与抱负只敢埋在心底最深处,再也不敢提及那些经历,这辈子再过一遍?诗人费尔南...

第3章 要出去拓展而不要内卷

听了袁行健一席话,洪小亮是听得连连点头,吴为峰则有点不以为然。

吴为峰夹了一块肥美的羊肉向嘴里一丢,一边咀嚼一边含含糊糊地说“你是说儒学象三体里的智子一样锁住我们的文明?那已经是老黄历了,自夏华共和国成立,现在又有几个人学儒学了,大家学的是数理化历史地理,考试也是考的这些内容。另外,我们国家现在实行的可是资本主义制度,那米立卡合众国也实行的资本主义制度,为什么我们现在远远比不上他们?

袁行健点点头,说“这正是我所要说的第三点,即文明的发展,尤其进入工业时代,文明的发展的问题。工业的发展离不开原始积累,西方聚窟洲的那些国家以及贺洲米立卡合众国是通过对外掠夺获得原始积累的。现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好的地盘都掌握在西方聚窟洲的那些国家以及贺洲米立卡合众国手里,这些资源丰富的国家历史上是西方聚窟洲的那些国家以及贺洲米立卡合众国殖民地,为宗主国提供了海量的财富。现在这些国家名义上独立了,实际他们的政府仍然受原来宗主国的控制,依然源源不断的为宗主国提供财富。只余下些边角料国家,贫瘠,产出很少,不值得花费成本控制。所以,基本上地盘已经被列强瓜分了,而作为后发者,我们夏华国是没有份的。

洪小亮弱弱地问“那该怎么办呢?

袁行健接着说道“所以我们夏华国要么抢其他列强的地盘,要么就自己一点点积累。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抢其他列强的地盘,就要通过战争,并且要赢得战争。就现在政府里的衮衮诸公,我看难。打输一场战争很容易,但是打赢一场战争很难。我们夏华国实行的是多党制,意识形态纷乱,组织混乱,缺乏一个强有力的中枢,而当前是资本家当道,自私自利和贪婪是资本家的特征,要发动战争,必然会使资本家的生意受损,没有强有力的中枢进行压制与协调,资本家绝对不会支持。没有强有力的中枢进行宣传和组织,人心不会齐,就无法形成统一的国家意志,战争胜利的可能性就会很小。

假如靠自己一点点积累,中间的过程也很痛苦,因为毕竟要节衣缩食,压缩自己的需求到极致才能一点点积累起来。而且时间也会拉得很长,因为我们夏华国工业水平还是很低,积累同样的钱速度比西方列强速度慢多了,就像一个工人月入3000元,另外一个小店主月入2万元,同样积累10万元做个小生意,工人要极度压缩自己的衣食住行等需求,租最便宜的小房子,衣服也不敢买,只能吃糠咽菜,每个月也许能存2000元,需要50个月才能存10万元,但是小店主可以基本不影响生活质量的情况下,每个月存1万元,只要10个月就可以存10万元。与小店主相比,工人积累的周期时间更长,由于极度压缩了需求,这过程中他还感到非常痛苦。由于工人花的时间更长,他可能还会错失一些机会,同时他还处于后发状态,小店主处于先发状态,在10个月后,小店主就可以从事这个生意了,在这之后40个月内,由于没有竞争对手,小店主赚了很多超额利润。然后当第51个月,工人攒够了钱,小店主毕竟以前赚了很多钱,现在以亏本价卖商品,他亏得起,但是工人呢?退出后,小店主又可以等工人做不下去退出市场后又恢复原价,继续获得超额利润。

洪小亮着急的问道“那后发的就永远没法追上先发的啰?

“后发的可以追上先发的呀。我前面说了,还是那两种途径呀,通过战争呀,我们需要改革政治制度,不要一味的模仿西方聚窟洲的那些国家政治制度,那个不适合我们,至少不适用于我们当前阶段。我们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中枢,统一的意志,而不是在议会里打嘴炮,互相扯皮。另外通过痛苦的积累,作为后发者,我们借鉴先发者的经验,可以避开先发者掉进去的坑,还可以采用新技术、新模式,实现弯道超车呀。

吴为峰摇了摇头“你说的实现不了,我们夏华民族是热爱和平的民族,几千年只有人家打我们,没有我们主动打别人的。

袁行健摇摇头,表示不同意吴为峰的话,说出自己的想法“我们夏华民族原来只是黄河边的一个小部落,假如老祖宗们爱好和平的话又如何发展到现在拥有这么辽阔的国土呢? 传说当时老祖宗讨伐了很多部落并融合为一个大的部落联盟,将各个部落的图腾各取一部分,例如从狩猎为主的以鹿为部落图腾的里面取了鹿角,以捕鱼为主的部落图腾为鳄鱼里取了鳄鱼嘴,等等,组合成龙,所以后人才以龙作为我们民族的图腾。在这之后,我们民族依然继续向外拓展,占据了中原地区,今天的南方在先秦时期还是蛮荒之地,经过很多代人的持续不断的向外拓展,才形成了今天的夏华国疆域,你看地形图,会看到神洲地区平原、盆地等适合农业生产的膏腴之地全部被我们祖先占据,阻拦我们祖先进取脚步的是连绵的高原、广阔的大海、茂密而又充满瘴气的热带丛林。我们夏华民族从来不是个热爱和平的民族,是个充满开拓精神的尚武的民族,我们的拓展已经达到农业社会发展的极限了。然后又是儒家的不思进取,甚至连对外海贸都禁了,夏华民族失去了通过大海走出去的机会,但是当今列强们的祖先却勇于开拓,因为我们夏华国的丝绸等商品通过陆路丝绸之路传到聚窟洲,但是因为战争,陆路交通阻塞,他们就寻求从海上找到来我们这儿的路,从而进入了大航海时代,他们不畏艰险,乘着船向大海的尽头驶去,与狂风暴雨做斗争,与惊涛骇浪为伍,正是他们一代代人敢于拓展,才开拓了现在的局面,他们占据了世界上最好和最广阔的区域,控制了世界上绝大部分的重要航道,他们的国家和在他们控制下的国家里里资源丰富,物产丰盛,正是因为他们的祖先勇于对外开拓,才换来他们今天的好日子,我们的祖先很多年前为我们开拓的地盘现在随着我们的繁衍,已经难以承载我们的发展,所以我们现在生活为什么这么卷就是如此,我们需要像先辈一样,向外发展而不是内卷。

洪小亮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是的,因为业务关系,我跑了不少地方,也接触了不少人,也有人跟我说过,不论如何努力,付出多少,但是境地却没有改善,大家都说内卷的太厉害,但是我就觉得奇怪,那些聚窟洲国家人们工作轻松,时间又短,人又轻松,收入还非常高,为什么他们不卷?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我明白了,确实是要对外拓展,不能继续内卷下去了。

吴为峰瞪着眼睛说“怎么,你不认同现在我们国家所走的道路又能怎么样?总不见得造反吧,哈,没人跟你的,现在虽然生活艰难,但也没到活不下去的程度。

袁行健摆摆手“我是不认同现在我们国家所走的道路,但是你说得对,我也没打算造反,现在普通民众虽然生活艰难,但也没到活不下去的程度。

洪小亮这时喝得也有点上头了“行健,你要是有什么打算,算我一个,我实在厌倦了这种内卷的生活了。要不干脆我们到海外去开拓去,也算为我们夏华文明探探路。

袁行健借着酒意也说道“好呀,我们就到异国他乡去再建一个文明,探索一条新的发展之路,为夏华文明做个备份。

吴为峰摇着头说“你俩就口嗨吧,这要是到异国他乡去开拓,光水土不服就要了人命,而且到异国他乡去再建一个文明,探索一条新路,为夏华文明做个备份,说着好听,异国他乡那儿的人能接受你们这么做,不得打起来呀,我看这就一是九死一生的事,在酒桌上吹牛而已,我就不信谁会去。不跟你们聊了,我要上班去了。

吴为峰离开了,洪小亮酒意上来了,伏在病床上睡着了。

袁行健则醉醺醺的唱起Spanish Ladies,一首传统的带英国海军歌曲。

Farewell and adieu to you, Spanish ladies

再见,西班牙姑娘

For weve received orders

因为我们收到了命令

For to sail for old England

就要启航去老英格兰

And we may never see you fair ladies again

唯愿早日能与你重逢

Well rant and well roar like true British sailors

我们像货真价实的英国水手一样怒吼长啸

Well rant and well roar all on the salt seas

海上咸风四散 我们威风不减

Until we strike soundings

直到我们坠锤测深

In the channel of old England

在那古老的英吉利海峡

From Ushant to Scilly is thirty-five leagues

从韦桑到锡利群岛距离三十五里格

We hove our ship to, with the wind from souwest, boys

我们从西南起航 一路举风掣浪

We hove our ship to, deep soundings to take

迎着风浪 测量水深

Tis forty-five fathoms with a white sandy bottom

到了四十五英寻触及白沙

So we squared our main yard and up channel did steer

于是调整主桅 全速驶入海峡

Now let every man drink off his full bumper

此刻让我们每个人举杯畅饮

And let every man drink off his full glass

此刻让我们每个人一饮而尽

Well drink and be jolly and drown melancholy

尽情开怀 忘记忧郁

And heres to the health of each true-hearted lass!

祝每个真心喜欢过我们的姑娘永远健康

《血色炎洲》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