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时晚

>

时晚

沈晚 著

时晚 沈念 现代言情 郁安

现代言情小说《时晚》,男女主角分别是郁安沈念,作者“沈晚”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不会吧,睡这么早?’她又翻了翻沈念的朋友圈,发现多数是风景照,而且频率很低隔很久才一次。郁安从床边滚到床边,有些说不出的焦躁。又反复地滚了几圈,她没忍住去骚扰隋适。‘阿隋,阿隋,今天陆湛旁边那个搭档你查到多少啦?’‘你今天怎么这么好奇,一直问她,还跑去和人家搭话?’‘她就是那天在机场帮我的人,我就...

来源:fqxs   主角: 郁安沈念   更新: 2023-01-17 19:4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时晚》,这是“沈晚”写的,人物郁安沈念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不会吧,睡这么早?’她又翻了翻沈念的朋友圈,发现多数是风景照,而且频率很低隔很久才一次。郁安从床边滚到床边,有些说不出的焦躁。又反复地滚了几圈,她没忍住去骚扰隋适。‘阿隋,阿隋,今天陆湛旁边那个搭档你查到多少啦?’‘你今天怎么这么好奇,一直问她,还跑去和人家搭话?’‘她就是那天在机场帮我的人,我就...

第3章 第三章

郁安从晚宴上脱身已经是十点多,娱乐圈就是这样,灯红酒绿人们聚在一起攀附、诋毁。褪去裙子、妆容,冲澡,她美美躺在床上。打开手机发现好友申请已经通过了,昵称就一个沈字,头像可能是沈晚拍的风景照,一片绿荫一束阳光照下来,颇有几分味道。她发了一句‘睡了吗’等了有一会也没等到回音。‘不会吧,睡这么早?’她又翻了翻沈念的朋友圈,发现多数是风景照,而且频率很低隔很久才一次。郁安从床边滚到床边,有些说不出的焦躁。又反复地滚了几圈,她没忍住去骚扰隋适。

‘阿隋,阿隋,今天陆湛旁边那个搭档你查到多少啦?’

‘你今天怎么这么好奇,一直问她,还跑去和人家搭话?’

‘她就是那天在机场帮我的人,我就好奇嘛’

‘哦!不是陆总就好,那位叫沈念,在陆氏下面的一家事务所里工作,比你大一岁吧,不过年纪不大名声很响,在律师界里也算名人了,只是她之前一直不在临安,也难怪先前很难听到她和陆总的消息。’

‘这么厉害,话倒是挺少的’

‘可能是人家性格不外向吧,能够做到这么高又和陆总私交甚好,必定有过人之处,你别嘴上没个牢靠,把人家给吓到了’

‘你这话说得好像我是什么洪水猛兽一样,好歹我也有粉丝说我是小甜心的好吧’

‘行行行,姑奶奶睡觉去吧,别熬夜,不然明天肿了,我要你好看’

‘切’郁安撇撇嘴,又在床上翻了几圈才睡过去。

沈念是被闹钟叫醒的,看了看消息,是郁安昨天夜里的一条,她想了想回了一句。‘睡得比较早。’回来临安可以说是清闲,原先就是为了陪陆湛回来,她还没想好自己要不要留在临安,虽说是在临安长大,但沈念在潜意识里不喜欢这个给自己童年蒙灰的地方。

郁安上午有个活动,早晨被隋适拖起来她连眼睛都睁不开,又被灌了里两杯咖啡,身心都受了折磨,坐着的她苦不堪言。沈念的回复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直男式聊天,她有些无语问苍天,难道律师都这样吗?话都在法庭上讲了。

终归是‘救命恩人’活动结束,郁安联系沈念‘今天晚上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吧,报答一下’

沈念看着聊天框里的滚动猫猫头,想着还是早点把这件事解决的好,‘有时间,你来安排吧’

‘行,那就晚八点,桔沣餐厅,要我来接你吗’

‘不用了’

约定时间郁安也就放下心来,让助理帮她订包间,一旁的隋适有些好奇‘你有约会?

‘不是啦,和沈念,好歹人家也帮了我,请个饭报答一下’

另一边沈念正和陆湛说着自己不打算留在临安,再呆一两天就走,陆湛也知道她一向不愿意留着,也不打算拦她,‘那今天晚上要不要出来聚一聚?’

‘下次吧,今天有约了’

‘稀奇啊,谁和我们沈大律师约会啊’

‘郁安,上次机场那位,说来巧的,她也是你公司的。’

餐厅里,沈念被领着去了包厢,郁安穿着嫩黄色的外套,她脸小被外套的领子包住让沈念觉得像个小橘猫。

郁安把围巾递过去,‘已经洗过了,多谢你帮我,不然我就完蛋了’

‘没什么’

沈念话少,但还好一顿饭也不算尴尬,郁安盯着她的脸总觉得熟悉,‘你是临安人吗?’郁安好奇

‘是,小时候在临安长大,高中毕业后就不呆在临安了’

‘你是在临安一中念书的吗,我们可能是校友诶’

‘是的,毕业一年后我回了一次高中,那会你们应该正好是高考前夕,我看到很多学生搬书’

郁安手顿住,这么巧,丹凤眼,搬书,难怪我当时找不到那个人,毕业了能找到才怪。

‘那你这次回来,是准备在临安工作了吗’

‘不是,我陪朋友回来,不过几天就会走的’

‘啊,好吧’又要溜啊,好不容易见到人

眼见着对面的橘猫有些心情低落,沈念开口‘你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也可以联系我’

‘好的ヽ( ̄▽ ̄)و’

晚餐过后两人分道扬镳,沈念回到家中,行李不多,她打算后日就离开。微信传来消息,她点开是沈母。

‘你回临安了,是吗?

‘是’

‘明天要不要到家里来吃饭?’

‘不用了,我后天就走了’

沈念工作后就没再回过家里,幼年里争吵的父母,让她对家庭并无多少概念,沈父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者,年轻时好赌,回到家里不是打砸就是破口大骂。印象里她没有体会过几次父爱,不是落在身上的拳头就是她和沈父大动干戈。再往后,沈父生意做大了,赌也戒了·,人到中年就开始追求家庭,想着和女儿联络感情,但显然沈念不是什么热衷回归家庭的人,工作以后她再没回去过,和她们的联系也少之又少。

夜色更浓了,沈念睡眠不是太好,窗外万家灯火,杯子里酒色浓厚。她饮下所有的酒,年少时的阴影让她有些孤僻,做了律师见了各色各样的人心,让她越发对情感没什么追求。也难怪隋适老是要调侃她是男色、女色都不吃。

看了看聊天框她和郁安的对话还停留在饭前,对方似乎很喜欢可爱类表情包,清一色的都是滚动猫猫,想着对方或许已经到家了,她便也没多问。洗净杯子,她在临安的最后一件事情也办完了,她盖上被子,在睡意来临前想着,明天再留一天就可以离开了。

《时晚》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