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宗子本纪

>

宗子本纪

可为刀俎 著

印雪时 古代言情 宗子本纪 洪岁

古代言情小说《宗子本纪》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印雪时洪岁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可为刀俎”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可令她没想到的是,那汉子反倒是先他一步从这窗子边出了去。众人只听见砰得一声巨响,接着是稀里哗啦的瓦片滑落声,最后人肉着地的钝响。大厅的众人皆不约而同把目光投向二楼还没来得及收回脚的洪岁,刚刚这么魁梧的大汉竟是被他一脚直接踹下了楼,可又定睛一看,这不是濮阳城的小太岁吗?刚刚还想多嘴多舌的人立时把头扭过...

来源:fqxs   主角: 印雪时洪岁   更新: 2023-01-17 19: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印雪时洪岁出自古代言情小说《宗子本纪》,作者“可为刀俎”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洪岁这厮说他正经吧,全濮阳城水没有一人未见过他插科打诨偷鸡摸狗,说他不正经吧,他却又偏偏做了这么一件人事,本是一夜破庙里的露水情缘,可他偏偏这次就是上了心,整日拉着他那傻子在濮阳城里瞎逛不说,连往日天天转悠的赌坊乐坊都不去了,还叫这濮阳城上上下下不知多少人尽数知道他要跟个男人成亲的混事倒不是说两个男人在这个时代还是什么稀奇事,只不过大部分这种情况一般都是那些个达官贵人见了哪些个男子长了一副好样貌...

第3章 城隍庙

只见离二人几步远的廊道边有个身着绸衣缎带魁梧汉子手里捉了身形瘦削纤细的丫头拉拉扯扯。那小丫头自是不愿跟着这汉子走,秦妈妈这时也在这汉子边上陪着笑说好话,那汉子却是不依不饶“你且少跟爷装清高,一楼打尖二楼住店是你秦二娘亲口打出去的招牌,你这姑娘都到了二楼还跟爷说什么不卖身,可是狗眼看人低编排你大爷我呢?!

洪岁立时明白刚才发生了何事,再定睛一看那被捉住的小丫头,正正好是那刚刚被自己吓得哭哭啼啼的小丫头。

小丫头本来就是刚到了秦楚楼没几天,本来是良人家的孩子,只因家中出了变故这才迫不得已到了秦楚楼想着有口饭吃也是好的,哪里见过这种强抢民女的架势,何况她生的嬉皮嫩肉的,那大汉下手没轻没重的,手中老茧更是粗糙硌人把她手腕子掐得红肿不说,这下见没人敢硬拦他竟是要直接硬拖她进房。

小丫头心中恐惧万分,眼一瞟见了一方通向楼外的窗户,万念俱灰只暗暗下决心今日就算是死也不能如了这人的愿。可令她没想到的是,那汉子反倒是先他一步从这窗子边出了去。

众人只听见砰得一声巨响,接着是稀里哗啦的瓦片滑落声,最后人肉着地的钝响。大厅的众人皆不约而同把目光投向二楼还没来得及收回脚的洪岁,刚刚这么魁梧的大汉竟是被他一脚直接踹下了楼,可又定睛一看,这不是濮阳城的小太岁吗?刚刚还想多嘴多舌的人立时把头扭过去装作没看见继续吃自己饭。

小丫头自是没见过这场面,当下便呆住了,秦妈妈听见楼下那人大喊着什么要报复让他们秦楚楼的人等着一席威胁的话,立刻有些忧心忡忡的,洪岁却不在意地扭了扭手腕嗤笑“就凭他?秦妈妈你这看人的眼光许是要接着练练了,他那一手老茧满脸黢黑比我家的锅底都黑,只不过批了一层油光水滑的猪皮,你还真当他是什么达官贵人了?下次还敢来一律打出去不怕,只叫他来找他洪岁洪爷爷便是!

秦妈妈这才反应过来,又要拎着小丫头跟洪岁千恩万谢,洪岁却是摆摆手,这下他饮酒作乐的性子立时被搅了个一干二净,连那胖子都一并丢下插着手大刀阔斧出门去了。

那厢秦楚楼如何善后且不说,只见这洪岁在这秦楚楼巷子处拐了个弯进了箱子里,又三五九转经过好几条猫狗都不经过的小道,这才将脚步放慢身形正了起来,到了那熟悉的偏僻小屋边更是踌蹰不已再三上前也不敢敲门,这动静没吵到屋主人却先是吵到邻居两户人家。

“哎,你看看,那洪小子又来看他爹娘了!

“是他!我看着也是他!

“哎,你说这洪大也是,我瞅着这洪小子小时候也挺乖挺听话,这两口子怎么偏就把这么大点孩子赶出来了,还是亲生的,这么狠心……

“你是不知道,要是亲生的才奇怪,现在这洪家的,其实是洪大续娶的,只不过洪大那前一个去得早,搞得城里现在这些后来的都以为这洪小子是这洪家的肚子里出来的,依我看,这洪小子分明是去了的那个生下来的,不然怎么好端端的孩子偏生丢了这么多年,后来找回来了还把人往外赶,你当这后娘再亲能亲到什么份上……

“是吗?我还是第一回听你说起这事……

那二人还要说三道四的,洪岁却是一个眼刀子递过去,直把那两人吓得关了窗子各自缩回屋里去了。洪岁沉吟再三,到底是没敲那门,直接推门进去了。原是他上回来的时候,险些把这木门敲穿了他那狠心的娘老子没一个肯开门让他进去的。

果不其然,他这老子见了他还是吹胡子瞪眼,两父子见面反弄得跟仇人见面似的,洪岁见他爹手里还拿着斧子便也好声不起来“不是跟你说了柴用完了就叫我一声,你年纪这么大了,万一闪了腰了,麻烦的不还是我!

洪大立时被这个不孝子气得胡子差点立起来了“我就是死了也用不着你这个逆子管!

他一生气,声音自然就大了起来,里屋的洪家二子和洪二娘立时探出头来问“当家的,出什么事了?

洪岁见了他那后母,说话语气倒是变得恭恭敬敬的“娘。

洪二娘应了一声,可那一脸的惧怕和不住颤抖的声线却出卖了她,那洪家小儿子刚要张嘴说什么也被她一并捂着嘴进了屋关了门再不肯出来。

洪岁喉结滚了滚,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直到那屋里女人传来一阵不住的咳嗽声,洪大倒是率先叹了一口,洪岁又问“娘这病还没见好吗?这都多久了……

洪大终于肯好生同他说一句话了却也是关乎自己内人的“她这是娘胎里带着的不足,你又不是不知道……

话音未落,屋里咳嗽声一声大过一声去了,洪大爷丢了手上的伙计进屋看护他那身体柔弱的娘子去了。

洪岁只听得那屋里夫顺子孝母温柔好一番家庭和乐之景,直把他听得眼睛都有些酸涩起来,但他到底还是没说些什么,只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走了。

洪岁还真的不是那种固守伦理纲常愚孝之人,犯不着热脸贴他娘老子的冷屁股,外面风言风语逆耳固然多,可是偏生他就是记得,小时候他们都不是这样子。

洪大不会一言不合就将他打出家门,洪二娘也不会一见了他就跟见了鬼似的反倒是极为温柔和善一副标准的慈母之相,他那幼弟虽说顽皮,却一直很尊敬他这个大哥也时常腻着他追在他屁股后面哥哥哥哥直叫 ,但是现在……

洪岁停了脚步,脑子里的胡思乱想也一并停了。

这时,洪岁抬头看了看天色,许是乌云密布的原因天色看上去远不如他心里记得还那么早,他刚出城门,脑海里却不住回响着白日在秦楚楼里听说的城隍奇事,刚要骂自己一句蠢钝愚民,洪二娘那要断了气似的咳喘声又接了上来。

遂不再犹豫,脚下一转径直往城隍庙去了。

这城隍庙的位置正正位于京郊,但与那些庙宇道观修建的位置极为不同,它这方位偏僻无比不说,由于断了香火已久,小路上满步荆棘不说,庙外的杂草长得更是奇高几欲要埋没那小庙。洪岁脚都走得发酸了才终于隔着老远瞥见那庙宇一角屋檐,遂不由得感叹这城隍庙断了香火沦为废庙倒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他真想知道到底是哪路奇才将这须得信徒供奉的庙建在这人烟稀少鸟不拉屎的妙地的!

一路上耽搁了不少时间,所以洪岁刚到了目的地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但他走近了一些才发现这破庙不知怎的,竟然点了一灯豆大的烛火,洪岁的脑子里立时闪过一众山精野怪的故事,正巧此时一道惊雷打在离他不远的一棵树上,洪岁被惊得脊背一耸,随即摇摇头暗骂道,若是有妖怪倒好,今天他就要抓一只回去正好给他那病老娘补补!

话是这么说,洪岁脚下一举一动却变得极为谨慎起来,有大门不走偏偏要多此一举沿着庙后的一棵巨树爬上了房梁,蹲在房梁上仔细观察屋里的一毫一厘。这不瞧不要紧,一瞧反倒是把他看乐了。

这庙里还剩余了不少扁幡,屋里只点了一盏残灯,豆大的烛光照的整个室内昏暗不明,庙里破败不堪偶尔有不知哪里吹来的风绕着灯台拨弄,那灯光便变得明明灭灭却怎么都不肯给人个了断就是彻底熄灭不了,倒是给这破庙又平添了几分诡谲恐怖的氛围。但那粱下蒲团上跪坐一团的白花花的肉却怎么都让洪岁害怕不起来。

只见白日里刚与洪岁打过照面的胖子此时不知怎么的倒是先洪岁一步到了城隍庙里,他竭力挺着身子,身前还摆了三俩盘果子糕点双手合掌不住行着佛家礼,双眼紧闭嘴里还念念有词,洪岁细听只闻得一番求运生财等等白日做梦的统辞,他刚想跳下去嘲笑这赌鬼一番,却先是听得几声铃儿似的笑声,他正疑惑着哪里来的声音之时,那跪着的胖子倒是比他反应更快张开了双眼。

《宗子本纪》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