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游戏动漫›OVERLORD魔导国东征记

>

OVERLORD魔导国东征记

南雁 著

OVERLORD魔导国东征记 南雁 安兹 游戏动漫

以游戏动漫为叙事背景的小说《OVERLORD魔导国东征记》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南雁”大大创作,安兹南雁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哦,虽然有些失礼,但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这一点我们彼此彼此吧,里克阁下。伊维尔哀可是三番五次对我鞠躬道歉……就因为她要帮你隐瞒身份。”嘛,虽然安滋早就已经知道白金铠甲是白金龙王的分身,但是冒险者飞飞并不知道...

来源:fqxs   主角: 安兹南雁   更新: 2023-01-17 20: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OVERLORD魔导国东征记》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安兹南雁是作者“南雁”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吼吼,那么,接下来有希望加入我们的,是大草原的骑马王,以及城邦联盟的黑骑士…”“唉,正是如此,飞飞大人”夜幕降临,新十三英雄的营地里,在篝火的照耀下,飞飞用手指点在一副古老的地图上它的所有者是伊维尔哀,而且是作为原十三英雄的她在两百年前完成的,上面记载了很多细节,有些地方的精细度甚至超越了六大神所绘制的地图安滋已经用YGGDRASIL时代用来拍摄游戏内相片的道具进行了盗摄“虽然这样说...

第3章 比武大会篇3

“……

白金色的铠甲双臂抱胸,沉默着不动,四把悬浮的武器聚拢在身后——这是出于礼貌上的考虑。

“……

漆黑色的铠甲也是沉默着不动,两把威武的大剑背在身后。

他们在密林中彼此对视,气氛严肃,甚至能说是一种对峙。

“嗯……无论怎么看,你都是个可疑的人啊,飞飞阁下。……哦,虽然有些失礼,但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这一点我们彼此彼此吧,里克阁下。伊维尔哀可是三番五次对我鞠躬道歉……就因为她要帮你隐瞒身份。

嘛,虽然安滋早就已经知道白金铠甲是白金龙王的分身,但是冒险者飞飞并不知道。所以在卧底期间,不可以嗤笑对方是在此地无银三百两,只能顺着对方的行动来演。

“伊维尔哀……坦率的说,就算她选择了相信你,但我还是对你持保留意见的态度。

“这番话可绝对不能让她听到,否则里克阁下就要遭殃了。

“哈哈哈……确实如此。

像是终于找到一点共识一样,两幅全身铠甲同时散发出淡淡的笑意。

旅程刚开始的时候,以“我丑话说在前头为开篇,里克对飞飞说了一通有些长的质疑性台词,语调也很严苛。

娜贝的话,因为事前已经做过特训所以出色的忍耐下来了,反倒是伊维尔哀方面直接出手打断了里克的话语。

啪一下,水晶骑士枪直戳里克的头盔脑袋。

“…………这是干什么,伊维尔哀?

“没什么呀?只是有一只「阿呆野郎巨蚊」停在你头上,不赶紧消灭很危险的。

“蚊……那是什么蚊,从没听说过哦……而且我这副铠甲怎么会输给那种不明所以的蚊——

“——[雷击]。

闪耀的雷电立刻掠过里克另一边脑袋。

“那只「阿呆野郎巨蚊」这次跑到里克阁下另一边脑袋上了,真危险。娜贝一脸无所谓的收回刚刚发出魔法的手。

在飞飞一左一右,两个少女默默对视了一眼,虽然并没有到相视一笑的地步,但是取得了某种微妙的默契。

“……唔,就当做那什么巨蚊真的存在好了。……飞飞阁下真是受欢迎啊。

“嘛、嘛,还算可以吧…

——有过这么一段小插曲。

因为这支集团——所谓的新•十三英雄——基本都是一起行动,所以两幅铠甲像现在这样独处的机会很少。

“里克阁下或许无法完全信任我,但这点我们是对等的,而且我加入你们的目的也不是取得里克你的信任,我的——我们的——目的是讨伐魔导王,不是么?

“确实如此。但是难得遇到一位和我实力相当的战士,我对你的身世感到好奇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哦…那就只好请里克阁下开动想象力了。就和你的做法一样,我即使把身世告诉伊维尔哀,也会拜托她帮我向你隐瞒。

“哈哈、真是辛辣呀。飞飞阁下。

“哪里哪里,明明都不愿意透露自己的情报,却反过来对别人的身世刨根问底,这才叫狡猾吧?我对里克阁下也充满了好奇,比如你那种操控四种武器的战斗方法,真是充满了魅力。

“嗯,这是我的天生异能。

“原来如此…

哼,骗谁呢。虽然具体的原理还不明了,但安滋已经知道那是一种始源魔法的效果。

这种始源魔法能做到什么地步还是个谜团,不晓得它能操控的物体到底存在何种限制,是白金龙王手里不能大意的一张牌。

“…这种作战方式,说起来是因为在很久之前的过去,曾经见识过一位不断更换武器、以一敌八英勇作战的圣骑士……受那种场面的启发才……咳哼,说多了,总之我凭借天生异能才办到了这种事,而代价则是,身体的其他关节无法灵活运动。

如果能在旅途中把这个始源魔法的真相套出来就好了,但是安滋觉得希望不大。

“那么你的这幅白金色铠甲呢?同样令人感兴趣,如果不愿告诉我具体的情报,至少能透露一下获取它的地点么?也许那里还有其他的宝藏沉睡着?

飞飞拿出无可挑剔的、冒险者特有的对魔法道具的探求欲询问。

“获取地点……哼,等讨伐完了魔导王,你我如果都幸存,我在告诉你吧。

看来真的连一点点情报都不愿意透露。安滋在心里耸耸肩。

“不过硬要说的话,我倒觉得飞飞阁下的铠甲才是真的稀有。「随着装备的时间而增长魔防和物防」…真是了不起啊。

“嗯,这也是我不能脱下铠甲的原因,一旦解除装备,增长的属性值就会归零……

这当然是骗人的,而且安滋也看出白金对此很是怀疑,但是没有办法,想不到更好的理由来解释自己不脱铠甲的原因——白金则又是拿天生异能当借口。

不过安滋没有意识到,真正让白金产生怀疑的,其实是几个用词。

“魔防和物防,虽然偶尔也会从一般人口中听到,但本质上是玩家的用词,而飞飞没多犹豫就理解了,并且说出了“属性值这个同样属于玩家侧的用词。

(但他自称是玩家的血脉……知道这些词也很正常……)

白金之所以说自己好奇飞飞的身世,也就是想探一探他究竟是哪里的血脉。几百年间出现过的玩家,虽然不敢说自己全部了如指掌,但基本的情报还是有的。

(……不想说也没关系,等讨伐完魔导王之后……)

“说起来,里克阁下参与讨伐魔导王的理由,究竟是什么呢?这个问题应该不算冒犯了吧,我想既然我好歹是这支队伍的「领队」,那么队员的作战动机我就有权知道。

“和其他人差不多。我对安滋•乌尔•恭的野心感到了警觉。必须在他的势力扩展到无法收拾之前,将这个野心勃勃的不死者、消灭。

野心勃勃啊……

安滋忍住抚摸胃部的欲望。

“但是他算一个明君哦?——由我来说好像有点领队失格,但这是我在耶•兰提尔亲自观察来的结果。

这样自夸多少有些不好意思,还好有头盔遮住面目。

“他至少做到了赏罚分明,很有理性。也正因为此,我才愿意从那座城市脱离——我认为,他不会因为我的逃跑而降罪于耶•兰提尔的普通人。而结果也确实如此。

“明君。也许从表面的政策上去看,他确实能说是明君。屠戮大量敌国人民这种事,可以作为恩惠友邦的对立面去看……我认可你的说法,他确实是一个明君。

“那么——

“但是。但是谁又能做出保证呢?

“什么保证?

“这个不死者的理性,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或者,也许他某天发生了兴趣上的转变,开始以残害生命作为快乐呢?

面对这种质疑,安滋目前是在扮演飞飞,是在确认队友的动机,为了不让人起疑,不仅不能保证,而且有必要表现出一定程度的赞同态度。

“嗯……这样长远的想,或许也是对的。

“没人能保证魔导王会永远做一个明君,也许,他不断扩大势力的目的,其实就是想在某个合适的时机毁灭世界呢。

“只有这点绝不可能——安滋不能这样回答。

“这有点夸张。……不过,也就是说,里克阁下讨伐魔导王的动机,其实就是出于对不死者的不信任…对吧。

“不死者中确实也有特例存在,但那些特例都有着悲惨的记忆……并且也不像魔导王那样拥有足以夸耀世界的力量。

哼,明白了。

说白了就是对拥有力量的异己不放心吧。想要在异己壮大前消灭他。

“这么说来,容我反问飞飞阁下,你既然见证了魔导王的「贤明」,又为什么会愿意参与讨伐他呢?

“和你们相同,不管再怎么贤明,死掉的不死者才是好的不死者,就是这么回事了吧。飞飞耸耸肩。

“哼哈哈哈……确实如此。生者和死者不可能融洽的生活在一起。

在遥远的回忆中,虽然也有着死神斯尔夏纳这个特例,但是白金认为没理由在此提出来。

——而且,斯尔夏纳死后白金感到了一种安心,这也是事实。

“满世界充斥着不死者什么的,那种时代还是不要来的好。飞飞的口气中带有一丝嘲讽,虽然其实嘲讽的目标是白金,但白金当然理解成了嘲讽魔导王。

“哼嗯。…………那么说了这么多,我们是不是该谈谈「正题」了呢。

“是啊。……

两幅铠甲不约而同的低头,看向两人之间,林地上的某处。

那里存在着他们对峙的理由。

一株大的没有道理的“圣泉露滴药草,就默默的生长在那里,青中带蓝的叶片几乎可以说野蛮生长,绝对是两人进入密林以来见到的最大一颗。

这里是新•十三英雄旅程的一站,靠近骑马王统治的大草原,是茂密的森林,作为骑马王和食人妖王国之间的缓冲地带,原则上是无主的。

他们拎着竹篓——里克则是让它悬浮——分散在这片密林里采集珍贵药草。这种名为“圣泉露滴的药草不需要多加工,光是磨碎成汁,甚至干脆生吃,都具有不小的治愈效果。

“……

“……

“这毫无疑问是我先发现的,飞飞阁下。

“不不,我确定最先发现它的人是我。

不知道里克为什么有自信,但至少飞飞对自己的判断有绝对依据——因为这株“圣泉露滴根本就是亚乌拉先发现、然后又引导自己过来采的。

“…虽然我对立功没有多大兴趣。但是既然是我先发现的,那么我就必须为自己正名才行。

“这是我的台词,里克阁下,我必须据理力争,确实是我先发现了它。

可惜仓助不在这里,不然就可以说“里克阁下虽然实力强劲,但在密林里搜索药草的能力,恐怕也比不过大名鼎鼎的「森林贤王」吧。

所以结果就是,两个没有游击兵能力的人,都以为是自己先发现了目标。

虽然只是个药草,无论是对于纳萨力克还是对于龙王,都是不值钱的东西,但是一股莫名的竞争心梗在两人心里,导致他们不愿把功劳让给对方。

“……

“……

“我——

里克想要开口的同一时刻,一个鲜红的身影蹦蹦跳跳出现了。

“飞飞大人你在这里啊!…哦,里克也在啊。……唔嚯!好大一颗药草!

“啊——(x2)

伊维尔哀顺手将其采下,才发现两人气氛不太对劲。

“唉?你们怎么啦?

“不不,没事了,伊维尔哀。正好我这边也采集的差不多了,准备回营地一趟,不如一起?

“当然好呀!飞飞大人!

安滋跟随在时不时回头——面具下的脸说不定在笑——的少女身后,在心中暗暗呼出一口气,接着又再度提起精神。

他确信,没有守护者能胜任这个卧底的职责,因为他们不具有玩家的眼界。

这支预备在将来去假纳萨力克讨伐魔导王的队伍,真的算是怪物齐聚,远超安滋一开始的想象…

《OVERLORD魔导国东征记》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