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大秦第一太子爷

>

大秦第一太子爷

秦凡 著

军事历史 大秦第一太子爷 秦凡 颜如玉

很多网友对小说《大秦第一太子爷》非常感兴趣,作者“秦凡”侧重讲述了主人公秦凡颜如玉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秦昭眼眸微眯,自然也注意到秦凡这显得有些心虚的举动,顿时底气更足。对着一众文士眼神示意,大声说道:“这比试一局自然是不够的,赌局一向讲究三局两胜,既然七弟有如此才华,即便是再赌上一局相信七弟也不会推脱吧。”文士们都不蠢,自然是会意在一侧帮腔说道。“七殿下如此才学,若是能多展露几手,当真是我等荣幸啊...

来源:zzy   主角: 秦凡颜如玉   更新: 2023-01-18 01:2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大秦第一太子爷》这部小说的主角是秦凡颜如玉,《大秦第一太子爷》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军事历史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金銮殿上,听着身后秦朝一众朝臣骂声一片,楚国的使臣脸色十分难看冷冷盯着秦凡,开口道:“这并非是我能决定的,秦国如今实力如何你们自己最清楚,本就是刀俎上的鱼肉,又何来的公平?”“你放肆,韩老贼,你现在可还在我秦国领地,如此大放厥词,你就不怕老子现在就斩了你!”这一次打断楚国使臣说话的并非是秦凡,循着声音看去,是一位面容粗阔的中年人披甲中年人怒指那楚国使臣场面即将失控,仁宗皱眉,冷喝一声“肃静...

第7章 文斗?千金对赌

秦昭拢了拢衣袖,大步向着门外走去。
对着刚上楼站在转角处的秦凡,开口说道
“七弟来这边,今日我与几位国子监的文士相谈甚欢,他们听说来人是你,便好说歹说想要见你一面,能否看在皇兄我的面子上进来坐坐?
秦昭始终面色平静,说出这番话的语气也相当和善。
秦凡心中冷笑,表面上却点头淡笑说道。
“既然是皇兄的朋友,我自然要去见上一见,皇兄带路便是。
秦凡在秦昭的示意下,推开房门走入隔间之中。
屋内早就恭候多时的一众文士,赶忙起身开口说道。
“想必您便是七皇子秦凡殿下吧,我等仰慕大名已久,今日得见果真气度不凡。
几人脸上带着笑意,目光却有意无意的看向秦凡身后。
秦昭随后跟来,眼神示意众人做好准备,随后走到桌案前,高举酒樽笑着说道
“这位便是如今赫赫有名的秦凡殿下,本宫的七弟,诸位不是想要见上一见,本宫将人请过来,怎么没有人表示一下?
听闻此言,在座的一众学士也赶忙端起酒樽。
“我等见过七殿下,还请快快入座一叙。
有人牵头,秦凡顺其自然的端起桌案上的酒樽,刚送入口中。
秦昭目光扫向在座众人,几位文士相互对视一眼,一人带笑开口说道
“听闻七殿下昨日在金銮殿上一展风采力压三国使臣,我等斗胆想领教一下七殿下的大才,不知可否?
秦凡喝酒的动作一滞,随即眼底闪过冷厉。
果然只是做局设套,秦凡正欲开口。
一侧端坐的秦昭却是突然一掌拍向桌案。
“胡闹!七弟才刚来,就如此这般为难,是不将本宫看在眼里不成,七弟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如此挑衅你好大的胆子!
那文士脸上的笑容一僵,却见秦昭冷冷的瞪了他一眼,一时间语塞不敢说话。
秦凡只是冷眼看着,并未开口继续说什么。
秦昭见秦凡不为所动,余光扫向其余几人,几人会意。
“四殿下怕是误会了,我等是钦佩殿下才华,这并非是刁难,只是想要让七殿下展露一二。
我等无缘在金銮殿上亲眼所见,也只能私下寻个机会,还请七殿下成全。
秦昭面露为难之色,歉意的看向沉默不语的秦凡,语气有些迟疑说道
“七弟,他们与本宫相熟,在听闻你所展现出的才学之后便十分憧憬,要不你就与他们随意比试一二,算是皇兄欠你一个人情。
秦凡心中冷哼果真狐狸尾巴还是露出来了,得想个办法,让自己这位皇兄长记性才行。
秦凡余光正巧扫向,身后跟随而来一言不发的管家,心中顿生一记。
故意叹息一声,将手中酒樽放在桌案上,语气有些不自然说道
“并非我不想给皇兄这面子,只是如此比试当真是没什么兴趣,既然来了兰桂坊,不如好好享乐,若是想要摆弄诗词歌赋回国子监不是更好?
秦昭一直盯着秦凡的一举一动,看出秦凡有退缩和回避之意,顿时心中大喜,随即继续开口笑道
“此地吟诗作对饮酒享乐也是不错的,而且既然是比试自然要有彩头,本宫就做主以百两黄金做赌,如何?
“百两黄金?
秦凡眉头挑了挑,太子府的财务状况他可是清楚的。
这钱可是来的真及时,只是还是太少了。
秦凡脸色不变,兴致缺缺的说道
“皇兄下的赌注当真是无趣的很,区区百两黄金皇兄也好意思拿出来当彩头?
秦昭面色有些阴沉,但还是挤出笑容说道
“那七弟觉得多少合适?
“至少黄金千两,否则本宫可不会浪费时间在这里,若是拿不出便算了!
秦凡刻意高声说着,在场的文士面色都有些动容,千两黄金那可不是个小数字。
秦昭盯着秦凡的脸,看到对方嘴角带着的笑意,顿时恍然。
这怕只是借口。
一咬牙,将手中折扇展开,轻扇几下说道
“不就是一千两黄金,本宫拿得出来,倒是七弟你拿的出吗?
秦凡身后管家一张脸五官都颤抖起来,下注千两黄金?!
赶忙拽了拽秦凡的衣袖,声音压低,为难中带着恳求说道
“殿下,我们府上剩余的钱财即便是全部支出,也不足五百两黄金,下月仆役的月钱已经拿不出来了。
您如此赌,是要让府上下人彻底没了活路啊,殿下三思啊。
管家声音虽小,但是屋内此时安静,还是落在了秦昭耳中。
秦凡并未理会管家的低语,而是面露为难和纠结之色,随即故作艰难说道
“好,既然皇兄答应,那本宫便也赌了!
秦昭看到秦凡眼底的纠结和挣扎,便已经猜到了对方可能是打算破罐子破摔。
秦昭心中窃喜,以为将赌注抬到千两黄金自己就会放弃。
能让他秦凡出丑身败名裂,他秦昭哪怕是倾家荡产都愿意,更遑论是区区千两黄金。
秦凡起身,注视着在场众位文士,有些不耐烦的开口说道
“那皇兄派何人与我做赌?
秦昭挥手,在座文士之中一位身着儒袍的青年缓缓起身,对着秦凡躬身开口说道
“就由我来与殿下比试。
看着起身的青年男子,秦凡眉头轻蹙。
“你是何人可敢报上名来,本宫可没兴趣和无名之辈较量。
看得出秦凡在刻意刁难,一众文士心中愈发坚信,对方不过是虚有其表。
那儒袍男子抬起头,不卑不亢的直视秦凡说道
“小生罗书恒,是如今国子监新任教习,如此身份不知可否有资格?
“罗书恒?
听到这三个字,在场的众人反应各有不同。
秦凡目光凝视着这位儒袍男子,脑海中却是想到了颜如玉那绝美的长相,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弧度。
而一众书生,知情者也小声介绍着罗书恒此人的来历。
“罗书恒此人当真了不得,是今年的金科状元,更是国子监中资历最年轻的教习,即便是国子监祭酒对此人也是颇多赞扬。
“如此,这场比试想必十分有看头。
……
秦凡听着文士压低声音的议论,心中笑意更深,注视着罗书恒那张有几番英俊的脸。
“我倒是要看看你这个负心的玩意,能有几分真本事,本来想着晚点找你麻烦,没想到,居然自己撞到小爷枪口上,那就拿你开刀好了。
秦凡心中想着,面容却是显得有些苍白,然后不耐烦的对着罗书恒说道
“好了好了,本宫承认你有资格,说罢要比什么!
看到秦凡如此态度,秦昭冷笑连连。
罗书恒并未推脱,将早就想好的言辞说出。
“既然殿下对于对联造诣颇深,小生便也不自取其辱,但既然要比,小生在作诗方面还是颇有几分自信,不知殿下意下如何?
“自然没问题,吟诗作对本宫样样精通,既然要比那便由本宫出题如何?
“可以。
罗书恒见到秦凡入套,并未多想便答应了下来。
秦凡大大咧咧的挥了挥手,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旁观的秦昭则是一阵的冷嘲,现在他秦凡有多嘚瑟,之后便要他有多狼狈。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