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逃家庶女:嫡兄不让我嫁大少爷

>

逃家庶女:嫡兄不让我嫁大少爷

施钦境 著

古代言情 清圆 白溪山 逃家庶女:嫡兄不让我嫁大少爷

《逃家庶女:嫡兄不让我嫁大少爷》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清圆白溪山,讲述了​清圆赶紧过去,抽出那块心爱的帕子,蘸了水替他擦脸,心疼得嘴里直啧:“这么俊俏的脸蛋,可不能留痂了......哎,早知道老虎这么可怕,就不来了。我还以为陈陶那家伙胡言乱语,才想着哄你来玩......”他的脸色原本就白晳,此时更是白得像纸,清亮的水珠从颊边和着血色滚下,落到略有些锐利的嘴角边:“你心疼我...

来源:fqxs   主角: 清圆白溪山   更新: 2023-01-18 02:0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清圆白溪山是《逃家庶女:嫡兄不让我嫁大少爷》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施钦境”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去卜周山的路途略有些远小五驾着马车送他俩过去,俩人坐在车厢里面面相觑、相对无语容孤灿不停地上下打量她,然后闭目养神去了清圆原以为他会追问她出走的原因和近况,若是这样她打算好好装一回糊涂,可他竟一句话也不说,也不知是没有认出她,还是笃定了她是清圆?他不动,她有些不知如何回应马蹄声悠然而枯燥清圆如坐针毡,她觉着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阿灿像变了个人似的,令她看不懂也认不明,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

第10章 他不但是笨蛋,还是个疯子。

眼前豁然开朗,却又没有出路。

这里像个天井似地,四面山体包围,对面有一处清澈的小水塘,水塘近岸,水清见底,灰色小鱼倏忽闪过,再远些水色变蓝变深,竟深不可测。

容孤灿径直走到塘边,把长剑放在地上,蹲下洗脸。

清圆这才注意到他的脸上和衣上已经尽染血渍,惊呼一声“你受伤了?

他不理她,只拢着水往脸上泼。

清圆赶紧过去,抽出那块心爱的帕子,蘸了水替他擦脸,心疼得嘴里直啧“这么俊俏的脸蛋,可不能留痂了……哎,早知道老虎这么可怕,就不来了。我还以为陈陶那家伙胡言乱语,才想着哄你来玩……

他的脸色原本就白晳,此时更是白得像纸,清亮的水珠从颊边和着血色滚下,落到略有些锐利的嘴角边“你心疼我?

“当然。

“那你当年为何不辞而别?

清圆的帕子停在他的唇边,许久,原本想说装糊涂的话,却变成低低的解释“那日,我也不知道,我娘就带着我走了。

她突然惊觉过来“你万万不可告诉容家的人!

他没有说话。

“你……

清圆正想追问他会不会把这消息告诉容家,却只听一声沙沙响,从当头顶落下不少细石,抬头一看,那只老虎竟从上头绕了过来,此时正踩着山体试探着要往下跳将过来。

容孤灿忽地起身,从腰间抽出一把纸扇唰地打开,只一甩,白色的纸扇在空中旋出一个漂亮的弧线,咔地嵌进老虎的大脑门。

嗷——

大老虎不知此时自己美艳得如同扇面美人,狂嚎一声,连踩位都不管了,张着四只厚掌凌空扑了下来。

容孤灿将清圆用力一推,脚尖一挑,长剑飞至手中,再一潇洒地反身跃起,长剑爽快利落地刺进猛虎的脖颈。

一抽,血花瀑布似地狂飚。

再一捅,一抽……

清圆蹬着腿、划着手臂,极其不忍地看着大花猛虎变成了一串血水葫芦——杀猪都没这么猛。她想说“救我,我不会水……

可一张嘴,一口冰凉的塘水直灌进喉咙。

她慢慢沉下,透过清如水晶的塘面,她看到容孤灿站在虎身上四处张望笨蛋,我在这里……

**

眼前一片青绿。

继而一片漆黑。

是到塘底了么?

为何还在往下沉?

这水怎么一会冷,一会热,一会又冷如冰,一会儿又热如火?

那水明明是最软的东西,此时为何变成最硬的石头,死死地挤着我的身体?

清圆有那么多的为什么,她甚至在黑暗中看到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只是那女子披着长发,身上像是只裹了一块布,怪异地很,还在冲着她说话“清圆,回去……

一条身影直潜而下,托住她的身子往上升,直至冲破水面。

他把她拖上水面,替她控去肚子里的残水。刚还威风凛凛的猛虎瘫在塘边已是气绝身亡,大半个脑壳浸入水里,原本清澈的塘水被染成一片血红。

“清圆,吓死我了!

“阿灿你是个笨蛋……

他确是个笨蛋,若不是他情急之下把她推进水里,她会差点死掉吗?

容孤灿似乎脸上有些挂不住,拿了长剑,头也不回地走向已经死掉的猛虎,长剑泄愤似地朝虎肚上一捅一划,满肚子的肥肠、内脏随着一大泡血水流淌出来,直淹过他的靴子。

清圆虚弱地靠坐在一块石头边,看着容孤灿叹了一口气,他不但是笨蛋,还是个疯子。

疯了的他把手伸进一大堆肉乎乎脏兮兮的脏腑里头,揪出一小块黑不溜秋的东西,又徒手撕剥着,紫黑色的血液滴滴答答地淌落,看得清圆忍不住偏过头干呕。

他却走了回来。

全身的衣裳已是湿透,水、血混杂,衣衫上像开了一大坨一大坨的红花。脸上更是又溅上一堆血,殷红一片,阳光从他身上照过来,笼了一道金边,俏则俏矣,却满是艳丽的恐怖之感。

尤其是,他竟然在笑!

清圆头一次见到他如此开心的笑容,和他之前冰冷得像欠了他几千万贯家财似的一副面孔相比,这笑容来得太突然,也太诡异,跟着了魔似的。

她不由得抿紧了嘴唇。

因为他指尖捏着的那一团物事实在不同寻常。

“张嘴。他说。

她摇摇头。

他举起手,清圆看清他捏着的,是一颗深红的血珠子。

他想把这血珠子喂给她吃……不仅想,还就这么做了,两手在她脸颊上轻轻一捏,她的嘴就自觉张开,血珠子滚进她的口腔,咕噜一口,便进了她的肚子。

冰凉。

凉得她能感到它滚过她的肠子。

随即又轰得烧了起来,在她身体里燃烧着,从肚脐眼一路直烧到手指头和脚趾头……

“你给我吃得……啥?

她只来得及问出这一句,便掉进了黑暗之中……唉,这一日之中,死了多少回了?倒霉催的。

**

不知过了多久,她悠悠醒转。

脑海里泛起的第一个念头便是舒服,舒服极了。

全身暖洋洋地,似充满力量,却又似无可使力,只要这么躺着,便是世上最幸福安乐的事了。

头顶的头空尚是亮的,四周却已暗下。

她一骨碌坐起身“阿灿?

“嗯。

她一眼看到了他,只穿着白色内袍盘坐在她身边,身上、脸上已是干干净净,脸色平静极了。他的长袍已经洗过,湿答答地随手搭在一边的石壁上。

肚肠外淌的虎尸仍躺在塘边,四肢已然僵硬,毛色乱七八糟。

“阿灿,那值一百两银子。

“何止。

“哦?

“虎皮、虎骨都是钱哪。

“哦!清圆高兴地跳了起来“你答应分我一半的,我只要五十两就好,其它的都归你。

容孤灿一笑,没有说话。

她靠近他,央求道“好不好嘛?你有宅子,我和我娘还没有自己的一间屋呢。

“叫我一声来听。

“阿灿!

“不是。

“……哥!

容孤灿的唇角勾起一道弯,他抬手轻柔地抚了一下她的头发“哎。

《逃家庶女:嫡兄不让我嫁大少爷》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