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傅林深顾南意

>

傅林深顾南意

苏行歌 著

傅林深 傅林深顾南意 现代言情 顾南意

经典现代言情小说《傅林深顾南意》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苏行歌”是个网文大神。剧情精彩截取:”刘江河皱眉回头,瞧见来人,顿时换了笑容:“傅三爷,顾小姐。”傅林深是傅氏企业董事长的老来子,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傅家老三,刘江河年纪比他大,辈分却比他小。何况傅家是什么背景,就是刘江河的大哥来,也得恭恭敬敬的喊一句三爷。顾媛挽着傅林深的手,笑的温婉:“我们来敬酒...

来源:hyj   主角: 傅林深顾南意   更新: 2023-01-18 16: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傅林深顾南意是现代言情小说《傅林深顾南意》中出场的关键人物,“苏行歌”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话音未落,岳芝就尖声骂她:“你疯了吗?那是你姐夫!”她声音刺耳,顾南意弯唇笑了笑,语气随意:“开个玩笑而已,您怎么还当真了?”她不等岳芝松口气,轻笑着反问:“再说了,我当年追傅林深的时候,您不是也赞成的吗?”她对傅林深的心思,家里是知道的十八岁的顾南意,爱傅林深爱的轰轰烈烈,追求人的时候,恨不得昭告全天下那时候的岳芝,还各种找机会撮合她和傅林深,甚至教她,只要能生米煮成熟饭,傅家碍于面子也得负...

第2章 鲤

顾南意笑的嘲讽,刘江河摩挲了一下她的手,半强迫的让她坐下,热气喷在她脸颊“眼睛都看直了,回头咱们的订婚宴,也在这儿办?

顾南意掐了下掌心,躲开他的触碰“八字没一撇呢,刘总。

她抽出自己的手,笑容里带着钩子“这么心急做什么?

刘江河被她笑的心猿意马,顺势贴近她“宝贝儿,我为什么心急,你不知道?

他瞧上顾南意有段时间了,可惜对方身份特殊,他一直没能得手,要不是他跟顾家许以重利,恐怕这呛口小辣椒,他还吃不到嘴里。

“今晚,

他说着,贴着顾南意的发,压低声音开口“我……

可惜话没说完,就被人打断。

“刘总。

刘江河皱眉回头,瞧见来人,顿时换了笑容“傅三爷,顾小姐。

傅林深是傅氏企业董事长的老来子,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傅家老三,刘江河年纪比他大,辈分却比他小。

何况傅家是什么背景,就是刘江河的大哥来,也得恭恭敬敬的喊一句三爷。

顾媛挽着傅林深的手,笑的温婉“我们来敬酒。

面对顾媛,刘江河就客气的多“祝二位百年好合。

傅林深点头,将杯中酒喝了,目光不着痕迹的在顾南意身上过了一圈,就见她也跟着站起了身。

“姐夫,我敬你们。祝你们……白头偕老,子孙满堂。

纤白的手指捏着酒杯,指甲上涂了艳丽的红,尾指晕了朵墨色玫瑰,与她眼中那一抹风情勾连。

她将酒喝干,无意识的舔唇。

舌尖是粉的,唇是红的。

酒渍晶莹,被卷进嘴里。

傅林深捏紧了酒杯,眼神微深。

一旁的顾媛笑容僵硬“谢谢南南,你帮我好好招待客人,我们去给别人敬酒了。

顾南意说好,扫了一眼傅林深,见他眼中天雷地火,满意的弯唇,摸了下自己的耳垂。

海藻似的发散着,耳坠被日光照的闪,而被遮盖的耳侧,有一个吻痕。

是傅林深咬的。她才坐下,手机就响了一声。

是一条短信。

只有四个字。

“发什么骚?

顾南意将手机反扣在桌面,靠在椅背上,拿着酒杯晃啊晃。

刘江河被她模样引诱,去摩挲她的腿。

顾南意躲开,轻笑“刘总,这么多人呢。

刘江河闻弦歌知雅意“那今晚我带朋友去盛唐,给你捧场啊,顾老板?

盛唐是安城最大的夜总会,也是顾南意的地盘。

有人上门送钱,顾南意求之不得“好啊,欢迎刘总。

散场时,刘江河喝多了。

岳芝让顾南意送他,这人带着满身的酒气,还不忘拉着顾南意的手,提醒她“今晚穿的好看点,再多叫几个人,好好招待我兄弟,知道吗?

顾南意笑的敷衍“刘总放心,我一定让人好好招待。

她将人请上了车,回头时却看到了傅林深。

男人嘲讽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

晚上刘江河果然带着人来了。

说是生意伙伴,不过是一群二世祖,油腻浮夸的老男人们,怀里都搂着女孩,桌上七零八落的散着酒瓶。

顾南意在心里骂了句老混蛋,面上带着笑敷衍“刚才有点事,来晚了,刘总别见怪。

女人鞋跟尖细,脚趾圆润,旗袍开到了大腿根,一双眼风流婉转,摇曳生姿。

刘江河眼睛有些直,顺着就去抓她的手“是来晚了,罚酒一杯不过分吧?

顾南意说不过分,见服务生端了酒,拿了一瓶打开,给自己倒了酒“敬刘总,您陪我一杯?

刘江河糊里糊涂陪了三杯酒,得了满堂彩,顾南意说了场面话,就有服务生来叫她。

“南姐,有急事。

她说了句失陪,体面的离开,才出了门,笑容就冷了下来。

“他们再来找,就说我喝多了,让齐朝去应付。

服务生答应,又低声说“南姐,杜少他们来了,说三爷一会儿也要来,您要过去么?

顾南意掐了下指尖,才说“算了。

她让服务生去忙,自己转身朝电梯走去,谁知没走几步,身后就有人追了上来。

“南意,这么快就想溜了?

是刘江河。

男人中午酒劲儿没过,这顿酒喝的醉醺醺的,力气倒是不小。

顾南意不防,被他抓住,用了个巧劲儿挣脱,脸上还带着笑“哪儿能呢,有急事。

她不打算跟对方撕破脸,可惜刘江河酒意上了头。

“什么急事,我也有急事。

他将顾南意抵在墙上,辖制着她“宝贝儿,吊着我这么久了,再这样就没意思了啊。

顾南意被他酒味儿熏到,一把将人推开“刘总,你情我愿的事儿,被你这么闹,也没意思了。

她说着,又轻笑“我今天没心情,改日吧。

刘江河却不吃这一套。

见她转身要走,猛地攥住了她的手腕。

顾南意吃痛,回身时,又被刘江河摁在墙边,狞笑“不巧,我有心情。

他去扯顾南意的衣服,顾南意骤然冷了脸,鞋跟踩上他的脚面,他松手的间隙,又踹上了他的膝盖,掸了掸衣服“刘总,我劝你要点脸面。

刘江河疼的脸色涨红,咬牙“贱人,你打我?

他抬手就朝着顾南意扇了过去,顾南意要躲,身体却一僵。

电梯门打开,男人从里面走出来,嘴里咬着一支烟。

是傅林深。

顾南意攥着的拳,瞬间卸了力道。

她挨了一巴掌,眼里蒙了雾气,求救似的看着男人。

刘江河揪住她的头发,还在咬牙切齿的骂“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货色?老子……

话没说完,他猛地噤声。

“……三爷。

《傅林深顾南意》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