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一醉流年

>

一醉流年

云上初霁 著

一醉流年 古代言情 崔思弦 萧华年

《一醉流年》是网络作者“云上初霁”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崔思弦萧华年,详情概述:”这会是一场针对太子的棋局吗?萧华年摩挲手指,猜测这件案子的目的。凌六目露询问,“殿下,我们此次可是要避开此事?”萧华年摇摇头,以手蘸茶在桌子上写道,“不,我们要让这水搅得更浑些,浑水,才能摸鱼。”凌六凑过去看,赫然是一个“梁”字。太子妃的娘家?“殿下可是要在梁家身上做文章?”萧华年不紧不慢的翻阅着...

来源:fqxs   主角: 崔思弦萧华年   更新: 2023-01-18 18:3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小说《一醉流年》是作者““云上初霁”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崔思弦萧华年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皇帝牵着皇后的手,一路送上凤座,而两张座椅竟是紧挨的,只是龙椅在前,凤座稍微靠后思弦他们坐的位置偏近大殿的后方,离帝后实在有些远,再加上烛光重叠,影影绰绰看不真切,正当她伸长了脖子往高台上看去时,忽然听到了吸溜口水的声音,思弦一阵无语,看向好友,却看到骆柒霜和她刚刚一样的姿态看向…门口她一脸疑惑的转过去,却看到门口不知何时立了一个人那是个相貌颇为英俊的青年,身着金色胃胄,低垂的眉眼,嘴唇微抿...

第9章 错怪母亲

“无头碎尸案?

萧华年皱起眉头,上个月才告破一起刺客案,最近京城发生的命案是越来越多了,

压下心底的思绪,询问道“仵作验尸结果如何?

凌七回道“回大人,经仵作验尸发现,此次死者年约四十,虎口无茧,右手执笔处有茧,死因是胸口一处致命伤,从前胸穿刺而过,刺中大动脉失血而亡。

萧华年批改着卷宗,问道“死者身份查出来了吗?

“回大人,死者是礼部侍郎秦原。

“礼部侍郎?太子的人?萧华年搁下笔,目露询问。

得到凌七的肯定,“是的,此人曾多次前往东宫,他的女儿乃是太子最宠的一位良娣。

这会是一场针对太子的棋局吗?萧华年摩挲手指,猜测这件案子的目的。

凌六目露询问,“殿下,我们此次可是要避开此事?

萧华年摇摇头,以手蘸茶在桌子上写道,“不,我们要让这水搅得更浑些,浑水,才能摸鱼。

凌六凑过去看,赫然是一个“梁字。

太子妃的娘家?

“殿下可是要在梁家身上做文章?

萧华年不紧不慢的翻阅着卷宗,淡淡地说道“家宅不宁,太子自然也就没什么精力在我身上放那么多双眼睛了。

凌六心领神会,“属下即刻去办!

骆府,

“查案子!?骆柒霜有些目瞪口呆,忍不住劝道“阿弦,查案子又累又危险,你一个女儿家,干嘛要掺和进这些事里去呢

“我不是……

还没等思弦把话说完,骆柒霜又苦口婆心的说道“阿弦,听我一句劝吧,为了个男人不值得,真的。

“你听我把话说完!

思弦没好气的嗔她一眼,“我不是单单为了嫁给四皇子,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总之我还有别的目的。

“时辰到了,我先回去了,下次再说。说完思弦就掀开窗子,见左右四下无人,一个翻跃就出去了。

回到院子时,思弦发现门口一个人都没有,院子里连一个洒扫丫鬟都看不见,

轻轻推开房门,只看见春鸢拼了命的朝自己使眼色,思弦心里咯噔一下,扭头就想悄无声息的退出去,但为时已晚–

只听到一个女声道“站住!

思弦听到这个声音,有些不可置信地绕过屏风,确实是母亲。

压下眼底的复杂,思弦一脸平静的跪下认错,“女儿不该私自出府,还请母亲责罚。

崔夫人神色怔然地看着女儿鸦黑的发顶,什么时候起,她和女儿之间就只剩责罚了?

崔夫人这样想着,眼底慢慢浮出水迹,片刻后,一言不发的走了。

思弦看着母亲离去的背影,心里不解,这次怎么还没责罚就走了?

林荭姑姑落后几步,忍不住对思弦说道“娘子可知,今天是因为夫人阻拦,老爷和表姑娘才没能进娘子的院子,娘子你……..唉….

思弦愣住了,母亲?她不是一向对自己不假辞色吗?今日怎么…..

抛开脑海中的万千思绪,她开始脱身上的婢女衣服,谁晓得父亲一会儿会不会唤自己,

见状,秋云和春鸢也赶紧上前服侍,

一刻钟后,思弦终于穿戴整齐,坐在桌前,手里捧着杯热茶,氤氲升腾的热气挡住了眉眼,呆坐一会儿后,突然问了一句“今日父亲来我院子了?

见自家娘子终于开口说话了,

春鸢就像解除了封印的小鸟一样,叽叽喳喳的说道“娘子,你不知道,在你走后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里,表姑娘就带着老爷超咱们院子过来了,婢子就按照您吩咐的话说了,但表姑娘还是非要进去,正在婢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时,夫人突然出现了,说自己要进去训诫女儿,问表姑娘要不要一起听,这才打发他们走了,然后夫人进了屋就一直在那坐着,什么都没有问。

听到春鸢的话,思弦抚着茶盏的手顿了顿,“母亲一直都在那坐着吗?

“是啊,夫人一直在那坐着,大概有……从小姐你出门一炷香后算起,大约是一个时辰左右吧。

秋云在一旁看到自家娘子表情有些茫然的样子,轻声道“也许夫人并没娘子想的那般冷漠,今日若不是夫人,娘子怕是要被老爷狠狠责罚了,见娘子似乎听进去,她又说道“天底下有哪个母亲会不爱自己的孩子呢?只是爱的方式不同罢了。

似乎被这句‘有哪个母亲会不爱自己的孩子呢?’所触动,思弦慢慢垂下眼睛,捧着那杯已经有些凉掉的茶不说话。

就在屋里一片祥和氛围的时候,守门丫鬟急匆匆地敲门,“秋云姐姐,老爷唤娘子过去!

秋云春鸢两人闻言面面相觑,不知道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上午才刚去过,这怎么…..

屋外丫鬟又再次喊道“秋云姐姐?秋云姐姐?

秋云这才回过神道“我晓得了,你下去吧。她有些担忧的看着娘子,思弦却一言不发的放下茶杯,面色从容道“走吧。

《一醉流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