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大唐第一狂徒

>

大唐第一狂徒

龙渊 著

军事历史 唐浪 大唐第一狂徒 孟山

网文大咖“龙渊”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大唐第一狂徒》,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军事历史,孟山唐浪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他心说,他们拒不认罪,我这里又没有证据,没办法根据吕天良的一面之词给他们用刑啊!这案子还怎么往下审?他看了一眼大堂口的唐浪,心说小子,今天你要想翻案,怕是没那么容易了!却没想那唐浪的脸上,竟然完全没有孙县令预料沮丧神情。他笑嘻嘻地站在堂下,从头到尾嘴就没闲着!此刻小侯爷打定了主意,孟山正在外面找证据...

来源:常读   主角: 孟山唐浪   更新: 2022-11-24 01:0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大唐第一狂徒》是作者“龙渊”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军事历史,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孟山唐浪,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因为这个女子的事,孟山有些心神不定,而唐浪却很快把这件事放到了一边也不知道这小子是豁达还是没心没肺,总之为了庆祝他今日沉冤得雪,唐浪一口气把自己喝得酩酊大醉话说他想喝醉也真不容易,因为唐朝这时候没有蒸馏酒,不管是清酒浊酒,度数都和后世的啤酒差不多唐浪之所以如此放心,是因为他心里清楚,就以刚刚那女子的武功而言,人家要想弄死他,他都出不了监牢的大门,所以提防也没用,索性就破罐子破摔不提防了……...

第7章

“小人不敢!”这时的李天良疼的死去活来,连忙说道“小人是在今年元月十八那天,被李府家丁叫到了怀恩寺,当时后院里就是李海公子和这位赵姑娘。”

“当时他们给了我十贯钱做酬劳,扔到长乐侯唐家后院,然后就来县衙诬告唐浪!”

“赵婉如!”县令闻言向,随即向赵婉如问道“吕天良说的可是实情?”

“大人明鉴,绝无此事!”赵婉如答应得倒是干脆,她也知道这件事自己万万不能认账。

“李海!”孙县令一皱眉,又向李海问道“正月十八那天,你可在报恩寺见过吕天良?”

“没有!绝对没有!我没去过报恩寺!”李海也是一晃脑袋,来了个拒不承认。

这下麻烦了!听到这里,孙县令一脑门子都是恼怒。

他心说,他们拒不认罪,我这里又没有证据,没办法根据吕天良的一面之词给他们用刑啊!这案子还怎么往下审?

他看了一眼大堂口的唐浪,心说小子,今天你要想翻案,怕是没那么容易了!

却没想那唐浪的脸上,竟然完全没有孙县令预料沮丧神情。他笑嘻嘻地站在堂下,从头到尾嘴就没闲着!

此刻小侯爷打定了主意,孟山正在外面找证据,他一定要全力以赴的拖延时间!

因此他自然是拿出了十成功力,嘴炮火力全开!

……

于是在堂下,赵婉如李海和云间侯的脑袋里,正在不停地嗡嗡作响……

“看这娘们儿这副水蛇腰、削肩膀没有?娶媳妇可绝不能娶这样的我跟你讲!”

“就这副克夫相,我和李海一个高官之后,一个勋贵之子居然全都压不住她,你们说狠不狠?”

在外边这些乡亲们的笑声当中,唐浪的声音居然越来越大“看那俩脚外八字儿的脚,那可是实打实的妖媚之相!”

“这就是活脱脱轻浮的样板,响当当浪货的典范,当之无愧一个纯荡妇……你们可别不信啊!这可是我坐大牢换来的教训!”

唐浪一边笑嘻嘻的说个没完,一边却在心里暗自焦急。

眼下的情形可坚持不了多久,我再怎么拖时间终究也有个限度,那孟山怎么还不回来?

“你闭嘴!”赵婉如听到唐浪对自己评头论足,姑娘心里怒不可遏,转头对唐浪怒斥了一声!

“肃静!”孙县令看到下面吵得不可开交,拍着惊堂木道“本官问案呢!”

此刻的云间侯赵金炳冷眼旁观,心里却在暗自冷笑。

这老家伙十分狡猾,知道孙县令没有真凭实据,是不敢对他们用刑的。

哼!这案子闹了这么一场,最终还不是奈何不了我云间侯赵家?

“贵县!”就见赵金炳盯着孙县令,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只凭吕天良一个泼皮胡言乱语,就啰嗦了这么久!”

“要是没有真凭实据……这案子就审到这儿吧!”

“嗯?”堂上的孙县令闻言,也是无奈地一皱眉。

……

“不就是证据吗?我有!”

当孙县令抬头一看,只见本县捕头神鹰孟山,正从大堂外昂首阔步而来。

唐浪一见孟山的神情,不由心中一动。孟山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想必这次取证十分顺利。

他轻轻松了口气,心说大事已成,这次我赢了!

……

大堂上,就见孟山举起手中的两张纸大声说道“属下刚刚去了城东报恩寺,核对吕天良的口供是否属实。”

“这张是报恩寺的香火簿,上面写着元月十八那一天,李海公子随喜香油钱一贯!”

“这张是报恩寺知客僧的口供,他亲口承认李海在那天曾和赵婉如姑娘,到过报恩寺后院!”

“嗯?”一见孟山捕头拿来了证据,李海和赵婉如的神情,瞬间就变得阴晴不定!

堂下的百姓一片大哗,而孙县令却是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案子纠缠至今,终于有了转机,看来不会不明不白的没个结果了,孟山捕头真是好样的!

“一派胡言!”此刻那位云间侯赵金炳,却忽然大声说道“一个泼皮吕天良,一个秃驴知客僧,就凭他们两个胡说八道,就想给我侯府之女定罪?”

“我还没说完呢,我还有其他的证据。”此刻孟山转头看了一眼云间侯赵金炳,又从怀里掏出两张供词说道

“我在堂外审问赵婉如的使女悦儿和李海府中家丁李福,他们二人都供认不讳。”

“在元月十八那天,李海与赵婉如都去过报恩寺,并且在那里和吕天良密谈陷害唐浪之事!”

“竟然还有证据?”此时的孙县令闻言,顿时大喜!

要知道孟山拿来的这两样证据,完全可以串在一起形成铁证,这回云间侯父女和李海可没法抵赖了!

“还有呢,这是第三份证据!”此时孟山竟然再次伸手入怀,拿出了一张撕下来的账簿!

“这是李家的账簿,上面写得清清楚楚。”孟山举着账簿大声说道“元月十八那一天,李海在自家帐房支取铜钱十贯!”

随着孟山话音方落,大堂外的乡亲中间,响起了一片吸气声!

谁能想到案情竟是急转直下,神鹰孟山真是名不虚传。他上堂来接连出示了三份证据,一次次全都重击在案犯的要害上!

现在真可谓是人证物证俱全,样样铁证如山,刚刚还死活不承认的赵婉如和李海,瞬间就是脸上一片煞白!

“云间侯?”孙县令一边拿起两根火签,一边淡淡地说道

“您说要证据确凿,这些证据够不够?”

“正所谓人心似铁非似铁,官法如炉真如炉!赵婉如李海!本官不动大刑,量尔等不招!来人!拖下去每人重打四十大板!”

孙县令火签一甩,他这句话是咬着后槽牙说的!

而这一刻,终于完成使命的孟山也转过头,和唐浪对视了一眼。

在对方的双眼中,他们都看到了一股难掩的笑意!

随即几个如狼似虎的衙役快班上来,架起李海赵婉如拖到外面,按下他们抡起板子就打!

周围的百姓欢声雷动,就连衙役一五一十数板子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

这一顿板子谁都没打完四十下,赵婉如才挨了两板子就疼得嗷嗷嚎哭,抠着砖缝哭喊着同意招供。

李海多挺了几板子,可当他见到赵婉如已经招供,他再抵赖也没用,也只好大声求饶,说他愿意老实招认!

《大唐第一狂徒》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