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下堂王妃

>

下堂王妃

沐六六 著

下堂王妃 楚思九 楚思玥 武侠修真

《下堂王妃》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楚思九楚思玥是作者“沐六六”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他年纪不大,三十岁不到,长得一般,身形精干。他的声音清亮,虽然刻意地压着嗓子,楚思玥也能听到些内容:“……给夫人的东西,你们找个地方……”梅云唯唯点头,轻声地问了几句,汪兴似乎给了回答。楚思玥知道,这两人交情不错。阖着眼又躺了会儿,她决定起床了...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楚思九楚思玥   更新: 2022-11-24 15:3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看过很多武侠修真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下堂王妃》,这是“沐六六”写的,人物楚思九楚思玥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他年纪不大,三十岁不到,长得一般,身形精干。他的声音清亮,虽然刻意地压着嗓子,楚思玥也能听到些内容:“……给夫人的东西,你们找个地方……”梅云唯唯点头,轻声地问了几句,汪兴似乎给了回答。楚思玥知道,这两人交情不错。阖着眼又躺了会儿,她决定起床了...

第066章:我TM,就是一枚泼妇

见她炸了毛,东方昊反而淡定了。

交手次数多了,他知道什么时候该硬,什么时候该软。

举了举手中的药膏瓶,清俊高华的脸上极其平静,他一本正经地说,“脱衣服,本王给你敷药。”

楚思玥噎到了,靠,这货还是有理数。

狠狠地抿一下唇,人生已然如此悲催,还讲什么礼数德行,我TM就是一枚泼妇。

“如此小事,就不劳王爷费心了。”

昂起头,她径自往外走去。

东方昊的眸子收紧了,面色沉寂如铁,“我没有睡过别的女人。”

楚思玥已经走到了门前,闻言停了一瞬,心跳也滞了一拍。

但是她马上回过神来,冷撇了一下嘴,语调极其不屑,“矫什么情,迟早的事情。”

头也不回,她稳稳地踏出卧房。

心里头窝着火,她走得飞快。路过厅堂时,见着汪兴满头黑线在门前打转。

看到她过来,汪兴的眼眸明显一亮,“如夫人。”

楚思玥听到这三个字就烦躁,白他一眼,继续往前走。

“哟,大白天的,过来勾引王爷呀。”身后传来韩明珠的声音。

勾引你妹啊。

楚思玥心情不爽,又有了做泼妇的志向,眼神立时就不对了。

掉过头去,只见得韩明珠穿了一身骚包的黄衫,云鬓高挽,顶了一头昂贵的珠钗,面容自然是精心修饰过的,柳眉红唇,妖娆得紧。

看楚思玥冷眼瞟她,韩明珠也不爽了,挺直了身体,摆出一副当家主母的端正模样,“大胆,见着侧妃也不行礼?治你个不敬之罪。”

楚思玥面色暗沉,扭过头去看向汪兴,“你没讲?”

汪兴满头冷汗,今日一早,王爷让月梅跟着他做事。身后跟了这尊神,他一时就乱了分寸。

后来,外头传来楚思玥遇刺的事情。他急着打探消息。

一来二去的便把这件事情搁下了。

原本打算晚点去晴川院的,哪里知道这两人竟然碰了头。

苦起了脸,他点头哈腰地解释,“如夫人,今日事情很多,小的还没来得及与韩侧妃讲。”

楚思玥狠瞪了他一眼,声音里透着怒气,“现在讲。”

汪兴没见过楚思玥这副模样,慌忙掉过身子,对着韩明珠行一礼,“韩侧妃,王爷特别准许如夫人免行敬礼,她也可以不参加王府后院的礼节活动。”

“什么?”韩明珠尖叫起来,面色都变了形,“怎么可能?王府的规矩都不要了么?”

“少见多怪。”楚思玥冷冷地嗤她一道,“王爷没有免你行礼,你尽可以按着规矩来。”

韩明珠气得脸都歪了,身体抖抖,满头的珠钗跟着发颤,她厉声道,“我不信王爷会纵容你这个罪妇,我找王爷去。”

“去吧去吧。”楚思玥不屑地看她,“争取让他睡了你,下回来我这里显摆的时候,也可以讲些细节。”

韩明珠的脸刷的白了,羞愤交加,“你什么意思?”

楚思玥呵呵两声,刻薄得不要不要的,“睡过就睡过,没睡过就没睡过,贱人就是矫情。”

韩明珠气得跳脚,从头上拨下一根簪子,直接奔着楚思玥冲去,“看我撕烂你这张嘴。”

楚思玥心里头的那股子火气,终于找着了发泄点。

微一凝神,她提起裙摆,干净利落的一脚侧身横踢,扫中韩明珠的手腕。

只听得“哎呦”一声,簪子应声落地。

汪兴看傻了,他记得如夫人是不会功夫的。然而踢那一脚时,她眉眼严肃,姿态挺拔,俨然武林高手的派头。

韩明珠也傻了,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腕,粉嫩细白的肌肤上,立时现出了一块乌青。

纸老虎顿时泄了气,哇哇地哭了起来。

金桂跟在身后,见自家小姐吃了亏,面现狰狞,不管不顾地冲上来,要与楚思玥拼命。

汪兴哪会让一个下人在主院撒野,立时上前拦住。

“大胆。”身后传来冷咧的声音。

不知何时,东方昊出来了。

他眸色深幽,身上象是罩了一层寒冰,嗖嗖地往外散着冷气,“拖出去杖二十。”

韩明珠一时没反应过来,以为他说的是楚思玥。立时止了哭声,声音里带了些得意,“王爷英明。”

然而,汪兴竟然拖了金桂往外去,她方才悟出不对,急急地拽住金桂,“汪管家,你搞错了,王爷说得是楚氏。”

汪兴也不搭话,眉眼极严肃,依旧拖了金桂往外。

金桂吓得腿脚发软,不住地哀嚎,“小姐救我,小姐救我啊。”

韩明珠见势不妙,冲着东方昊奔去,“王爷,您要明辨是非,明明错的是楚氏,她以下犯上踢我。您看我的手腕,都被她踢出乌青了,您看啊。”

东方昊皱起眉头,身体微侧,不欲与她接近。

见到他的黑沉的面色,韩明珠一时不敢靠近,只得哭丧着脸,“王爷,您要为妾身做主啊。”

东方昊冷嗖嗖地看着她,“你当本王瞎了?”

韩明珠不知他何时出来,又见到了什么?气急地跳起脚来,“王爷,楚氏语出不逊,以下犯上,您不能包庇她。”

东方昊沉下嗓子,眸光凌厉,“本王见到你拨了簪子想要刺她,你动手在前,后面的都是活该。你的这个丫鬟,才是真正的以下犯上,杖她二十算是轻的,下一回,直接杖毙了。”

韩明珠噎住了,回过头去,金桂已经被拖出了主院,哀哀的哭嚎声渐渐地没了声息。

她与金桂主仆情深,见此情形,眼泪飙了出来,“王爷,妾身入门已有三日,按规矩您应该安排回门事宜。我怕父亲多想,以为妾身在王府受委屈,特意过来询问王爷的意思,哪里知道……哪里知道……”

她哭得伤心,看上去也有几分可怜。

楚思玥在边上看够了热闹,冷笑一声,掉头往外走去。

心里头还是有些小酸楚。

她记得自己是第三日回得门。

那一日,东方昊的面色不好看,却照着规矩备了好些礼物,一大早便牵了她回楚家。

她在后院与母亲弟妹们聊天,忘了时间。他缄默不语地在前厅喝茶,后来还陪她用了午膳,又一同回得王府。

然后因为一桩小事,两个人闹了别扭,上床大战了一场,方才消停。

……

如今想来,似乎是昨日才发生的事情。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