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穿越之为何摆烂这么难

>

穿越之为何摆烂这么难

念你长安 著

东方宸斐 古代言情 穿越之为何摆烂这么难 苏璃

《穿越之为何摆烂这么难》是作者“ “念你长安””的倾心著作,苏璃东方宸斐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那为了店里的生意,我就挺身而出吧。如果小雪哥哥要打我,老板你可要帮我!”乔洛‘勉为其难’地说道。“你就装吧你,谁还不知道你心里乐得跟花似的。”“我去写牌子!”似乎是怕苏璃反悔,乔洛连忙去把今日预告写好了,然后贴在门口的一块木板上...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苏璃东方宸斐   更新: 2022-11-26 02:0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苏璃东方宸斐出自古代言情小说《穿越之为何摆烂这么难》,作者“念你长安”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落日的余晖照在这座繁华的城市上,让整座城看上去都柔和了不少苏璃走在街上,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思考着该什么时候去送信呢?既然玄英不想打扰渣爹的生活,那就不能让孟启阳的妻儿知道这件事突然,一段争吵声吸引了苏璃的注意“唐家小姐,凡事要讲究先来后到,这头面是我先看上的”“顾姐姐,不是我想抢你东西,只是以你家夫君的俸禄,你买得起吗?”“对呀对呀,别打肿脸充胖子,到时付不起钱,丢的可不止孟府的脸”“...

第9章 老家出事了

“老板,你不会又不开门吧今天?”

“额,开开开,谁说不开门了,去把牌子取下来,今天就演《千金小姐和她的忠犬侍卫》吧,你和慕雪两个人演男女主,正好。”之前苏璃闲着没事,专门给乔洛他俩编了这个故事,当时跟他说的时候,还问能不能写到结婚生子,苏璃一听就懂了,特意加了不少吻戏。

乔洛一听,脸红地说“这不好吧,小雪她哥哥会打死我的!”

“你俩都要成亲了,他不会打你的,再说了,会有纱帐遮挡,下面的人看不清的,哈哈哈哈。”苏璃看着他一脸八卦的说。

“那为了店里的生意,我就挺身而出吧。如果小雪哥哥要打我,老板你可要帮我!”乔洛‘勉为其难’地说道。

“你就装吧你,谁还不知道你心里乐得跟花似的。”

“我去写牌子!”似乎是怕苏璃反悔,乔洛连忙去把今日预告写好了,然后贴在门口的一块木板上。

随后陆陆续续的就有人来了,苏璃也热情地打招呼,看着戏还没开始就已经快坐满的大厅,苏璃打了个哈欠,准备回后院去躺着,忽然往街上的人群中看了一眼后,连忙提起裙摆就溜。

“哎,老板你跑什么呀?”乔洛刚从屋里走出来就看到苏璃像做贼一样,偷偷的往后院跑。

“等下瑄王问起我,你就说我不舒服,去休息了!”苏璃头也不回的说。

乔洛莫名其妙地挠了挠头“瑄王不是挺好的吗?你怎么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乔洛站在门口左右看了看,果然在人群里看到东方宸斐和十一两人一前一后,正往这边走过来。

“王爷,您来了!快里面请!”乔洛热情地招呼着,熟练的带着人去二楼。

东方宸斐走在楼梯上,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圈。直到乔洛给他上了茶水,他也没有看到想看到的人。

“你们老板呢?”最终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我们老板啊,呵呵,早上起来说有点不舒服,在休息了,王爷可要我去喊她?”乔洛一本正经地说着。

站在后面的十一偷偷地撇了撇嘴,刚刚还看到站在门口呢,撒谎也不找个好理由。

等乔洛走后,东方宸斐转头看着十一问“十一,本王很吓人吗?”

“……,不是王爷您吓人,是和你看戏太,就是,有一点枯燥而已。”十一看着自家王爷小心翼翼地说。

“所以她才躲着本王?”

“大概是吧。”别说人家想躲了,连我都待不下去,十一在心里疯狂吐槽道。

东方宸斐沉默了一下,然后转身就走了。

十一看着王爷的背影,心想王爷不会生气了,要去找苏老板质问吧!

事实当然是没去了,回府之后,东方宸斐就一个人钻进了书房,一下午也没有出来。

而此时的苏璃正在院子里摆弄自己种的花,看着灰蒙蒙的天,想着晚上应该会下雨,先搬进房里吧。

果然,到傍晚时分,就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客人都没有带雨具,便趁着小雨都走了,而乔洛最期待的一幕戏也就没有演成,一晚上都垂头丧气的。

“这老天是专门和我作对吗?偏偏挑快结束的时候下雨!”乔洛看着阴沉沉的天,满脸的怨气。

“啧啧啧,你看你跟个怨妇似的。”苏璃吐槽道。

“阿璃姐,你别理他。”慕雪掩口而笑着说道。

“乔洛哥哥是因为今日没有抱到小雪姐姐才伤心的吗?”苏玄英一脸懵懂地问自家姐姐。

“小孩子家家地别乱说话,老板,你看你都把玄英带坏了!”乔洛捏着苏玄英的脸说。

苏璃把苏玄英的脸从他的魔爪中解脱出来,才看着乔洛说“这怎么是带坏,人家玄英没说错啊。”

“就是就是,还嘴硬不承认呢!”其他几人也一起调侃道。

虽然外面下着雨,街上清冷一片,但是观书阁里却温馨一片。

入夜后,这雨越下越大,一点也没有停的迹象。而观书阁的门口却趴着一个人,在嘈杂的雨声中,“叩叩叩”的敲门声也让人听不真切。

就在那人要放弃的时候,屋里的灯亮了,一个清润的声音从屋里传来“是谁在敲门?”

“我是石青县的阿奇,救救我。”那人声音嘶哑,急切地说。

屋内江淮书听到后,连忙打开了门。

只见大雨里,阿奇浑身满是泥泞,虚弱的趴在门槛上。

江淮书急忙上前想去扶他,谁知阿奇慌慌张张地一边后退一边用手捂着口鼻,说“不要碰我,别过来,淮树!”

“阿奇,你怎么了?那你自己可以起来吗,先进屋,这雨太大了。”江淮书也不再上前,只让开身体,让阿奇自己先进屋。

“我可以的。”阿奇艰难的爬了起来,一步一踉跄地扶着门进了屋,期间江淮书想上前去扶他,但是阿奇都是特别激动的让他不要碰他。

“阿奇,你先坐,喝点热水,我去喊老板过来。”江淮书把门关上后,又拿了一件干净衣服给阿奇,才往后院走去。

江淮书敲了一会门,才听到动静。

“老板,是我,出事了。”他怕吵到别人,尽量贴着门轻声说。

苏璃穿了件衣服,打开门就见江淮书一脸凝重地站在门外,心里顿时有股不好的预感。

“怎么了?”

“石青县来人了,是阿奇,他很奇怪,我一碰他,他就特别激动,你快和我去看看。”江淮书打着伞站在门外说。

苏璃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声,转身进屋,在一个木盒中拿了几个口罩,递给江淮书一个,自己戴了一个,然后又拿了几副手套,皱着眉说“难道是传染病?”

江淮书撑着伞,带着苏璃走到店中,就看到披着衣服坐在板凳上瑟瑟发抖的阿奇。

“阿奇?你怎么样了?”

阿奇听到声音,又连忙捂住口鼻,背对着苏璃,声音低微还带着哽咽地说“阿璃姐!石青县发生瘟疫了,季县令把我们都关在城里,不许出城,也不许外人进去。什么消息都传不出来,街上到处都是官兵,我们不能出门,他们每日会送一顿饭。如果发现有人生病,就会把人带走,有人说,带走的人都被活埋了,我和周砾趁着晚上,爬山路出来的,路上有人追我们,周砾为了掩护我,被抓回去了,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什么!”苏璃脑子里嗡了一声,这好端端的怎么会发生瘟疫,即使是在有各种疫苗的现代也是谈虎色变,更何况现在。

江淮书严肃地看着她说“老板,现在怎么办?”

苏璃看着虚弱的阿奇,先是温声地安慰了一下“阿奇,你先去休息,剩下的我来想办法,好吗?辛苦你来告诉我这个消息,你先睡一觉。”

苏璃让江淮书把阿奇带到后院,找个房间安顿下来,帮他洗个澡,再换身衣服,把身上的脏衣服都拿去烧了。苏璃又去找来烈酒,把店里都擦了一遍,等把阿奇安顿好,又叮嘱江淮书把身上的衣服换下来用烈酒消毒,然后回自己房里先不要出来,也不要接触店里其他人,先自我观察两天。

一直忙到破晓雨停了,苏璃才躺到床上睡觉。在现代被捅了无数次喉咙的苏璃,做起这些事,简直不要太熟练。

早上,苏玄英照常去喊自家姐姐起床“姐姐,该起床了!今天是晴天哦”

苏璃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了一会总是做梦,梦里她看到石青县好多熟悉的面孔,被关在屋子里,往外露出半张灰白的脸,朝着她喊“救命。”苏璃猛的一下惊醒了,刚好听到苏玄英唤她。

“是玄英啊,姐姐马上就起了,你等下去把大家都叫过来,我有事和你们说,你淮树哥哥就不用喊他了,他不舒服,让他休息吧”苏璃对着门外说道。

“好的,姐姐,我知道了,我马上去叫他们都过来。”苏玄英乖巧地说道。

等了一会,人都到齐后看到苏璃紧闭的房门,都露出了不解的表情,苏玄英这才觉得姐姐有些奇怪,他拍门喊道“姐姐,你怎么了,你开门呀!”

“玄英,姐姐没事,你别急,先听姐姐说完。”苏璃先安慰了一下苏玄英,然后把昨晚的事和大家说了,并且说了一些她在现代学到的防疫知识,还有她准备回去的事情。

“这,好端端的怎么会有瘟疫呢,也没有听说哪里有干旱洪涝呀?”王大娘担心的问道。

“姐姐,我不怕生病,你把门打开让我进去好不好?”苏玄英拍着门带着哭腔说。

“玄英,小男子汉可不兴哭鼻子啊,姐姐还有任务要交给你呢。”

“阿璃,我与你一起回去。”顾谦面色凝重地说。

慕雪跟着说“我也要回去!”

“阿璃,我略懂一点医理,让我和你一起回去吧,我总能帮上忙的。”李晴儿也柔声说。

大家都要和苏璃一起回石青县。但是都被她严肃的拒接了。

等众人都散去后,苏璃才把苏玄英单独留了下来,然后让他去一趟瑄王府,说一下这个事情,希望他可以帮苏璃写一封进城的信,再借几个大夫,她先回去看看什么情况。

大约一个时辰后,苏玄英就回来了,什么都没有带回来,只带回一块令牌。

“王爷有说什么吗?”苏璃看着手中的玉牌,墨绿色,背后是一个斐字,正面是一只威猛的老虎,刻得栩栩如生。

苏玄英回想这当时的场景说“王爷听了以后,就说你可以带着这个令牌先去漓州,漓州有一个粮食店,叫六谷仓,让你去那买粮食,还有大夫,晚上会过来。”

苏璃摸着玉牌,心中一动,他竟猜到了自己的想法。靠苏璃自己的人运粮食过去,太不现实了,她正准备打算从青州附近的地方买粮食找人运过去,先把吃的问题解决了,再研究怎么抗疫。

苏璃先是说服了苏玄英呆在京城,然后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傍晚时分,两个男子来找苏璃,说是瑄王爷派过来的。大夫沈吟和他的徒弟白苏。苏璃看着这两个人,心想,既然他让他们过来,就说明了这两人的能力。

和他们说明情况后,苏璃让沈吟给阿奇,江淮书和自己检查了一下身体,除了阿奇赶路饿了这么多天比较虚弱,目前都很正常。

由于阿奇比较虚弱,只能把他放在京城修养,只是让他自己在屋里观察几天,找大夫确认无事了再出门,并且,这段期间大家都呆在店里,不营业,也少外出。

当天晚上就带着和她一起接触过阿奇的江淮书,还有沈吟师徒,一行四人出发前往石青县。

苏璃晕车比较严重,本来准备自己骑马的,但是沈吟说他有药可以治晕车,非常好用。苏璃高兴道谢后,毫不怀疑地吃了,然后就直接睡倒了。确实很好用哦!!!!

一路上大家除了上厕所停车,吃喝都在车里。连夜马不停蹄的先往漓州赶,终于在第三日清晨到了漓州的首府,上安城门口,而苏璃直接睡了两天,骨头都要散架了。

“沈吟!我掐死你!”苏璃醒的第一件事就是掐着沈吟的脖子吼道。

“咳咳咳,苏姑娘…….”沈吟被掐得话都说不出来。

“苏姐姐,你饶了师傅吧,啊!我师傅翻白眼了!”白苏在旁边着急的给自己作死的师傅求情。

苏璃放开沈吟,一直拿眼睛瞪着他,如果目光可以杀人,沈吟此刻已经被苏璃戳成刺猬了。

沈吟揉了揉自己的脖子,一脸委屈的说“沈姑娘,我当时话没说完,你就直接塞嘴里了,这也怪我吗?咳咳咳,但是你现在感觉精力旺盛,甚至一点都不饿。”

苏璃想了一下,现在好像确实不饿,难道真是药的原因?苏璃将信将疑地警告他“你敢骗我,我一定掐死你。”

沈吟连忙摇头摆手表示不敢。

江淮书把车停了,掀起门帘问“现在进城吗?”

沈吟疑惑的问“你能进去?”

苏璃从怀里拿出东方宸斐给的玉牌,说“我有这个啊。”

沈吟吃惊的瞪大了眼,指着苏璃手里的玉牌问“你,你,你怎么会有这个?”

苏璃看智障一样地看着他说“当然是你家王爷给的啊!净说些废话。”

沈吟复杂地看了她一眼,说“他连这个都给你了。”

苏璃看着玉牌奇怪地说“这玉牌怎么了?不能送人吗?”

沈吟老神在在地说“何止厉害,你用它在这里想干什么都行。”甚至调动军队都行,他在心里默默接了一句。

苏璃双眼放光地看着玉牌说“这么厉害啊,那我是不是买东西不给钱也行啊,哈哈哈,你家王爷真大方。”

沈吟“……”

你也就这么大出息了。

进城后,苏璃跳下了马车,看着街道两边店肆林立,旭日初升的光淡淡的洒在红砖绿瓦或者亭台楼阁上,让这座城市充满了活力。耳边到处是街边各种小商贩地叫卖声,还有各种游客行人驻足买东西地讨价还价声,每个人脸上都是恬淡惬意的笑脸,看得出来,管理者很用心。

几人朝着目标里的六谷仓走去,把令牌给老板一看,老板当即就说要多少粮食都行,并且会安排人送,苏璃给钱,对方也不收。苏璃看着手中的令牌,小声嘀咕道“乖乖,沈吟说的是真的。”

买好粮食后,苏璃又去了酒铺,买了很多烈酒,又去成衣铺子买了点女子和孩子的衣服,虽然不多,先买了再说吧。准备得差不多了,才带着几马车的东西往石青县赶。

《穿越之为何摆烂这么难》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