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登云官途

>

登云官途

佚名 著

方芸 杨尘光 登云官途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登云官途》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佚名”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方芸杨尘光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你要知道他本来只愿意拿五万出来,是我说的要十万。” “王警官,你让我很难做呀。” 杨尘光叹了口气,“如果光头龙今天不来负荆请罪的话,等我伤好了,我自己会上门去讨个公道,到时候就不是十万块能解决的了。” “而且,我这人没什么能耐,就是有耐心,能吃苦,霸得蛮该下手的时候绝不犹豫...

来源:迈步书城   主角: 方芸杨尘光   更新: 2022-11-26 02:4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登云官途》非常感兴趣,作者“佚名”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方芸杨尘光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 “尘光,你要去哪里?” 眼看着杨尘光往门外走,方芸一愣,连忙站起身紧走几步追上杨尘光,用力抓住他的手,“别走好不好,尘光,我怕,我好怕!” 杨尘光闻言一愣,“芸姐,我没有走呢,我下去一楼把门反锁呀再说了,今晚上我们难道还要睡一起?” “没关系,我相信你的人品而且,我们又不是没有睡在一起过” 方芸连忙点点头,伸出葱嫩的手指头一扬,“一晚,就今天晚上一个晚上,我保...

第43章

“尘光,你要去哪里?
眼看着杨尘光往门外走,方芸一愣,连忙站起身紧走几步追上杨尘光,用力抓住他的手,“别走好不好,尘光,我怕,我好怕!
杨尘光闻言一愣,“芸姐,我没有走呢,我下去一楼把门反锁呀。
再说了,今晚上我们难道还要睡一起?
“没关系,我相信你的人品。
而且,我们又不是没有睡在一起过。
方芸连忙点点头,伸出葱嫩的手指头一扬,“一晚,就今天晚上一个晚上,我保证不乱动,不逗你!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一顿,仰起头看着杨尘光,“尘光,我求求你了,今天我真的很伤心,就一晚上好不好?
罢了,罢了,难道老子真的要化身禽兽不如?
杨尘光心里暗暗叹了口气,“那你要记得不乱动,不逗我。
“好,我保证。
方芸闻言欣喜若狂,右手一抬,“我今晚上绝对不乱动,不逗你。
“好,那你先去洗澡吧。
杨尘光点点头,“我下去检查一下门窗,对了,开业的时候我想请苏妍过来转一转,她毕竟是治安大队的警官,让大家知道我们网吧跟警方的关系很好,也少了一些流氓地痞来捣乱。
“谁敢来呀,你杨尘光一个人追着几十个人混混跑。
方芸嫣然一笑,“好了,你去检查一下门窗,我去洗澡,完了,今天没带衣服出来,明天也没得衣服换。
“没关系,明天我陪你去买。
杨尘光摸了摸鼻子,这女人刚刚还说不乱动,不逗自己的,这下好了,来一句没衣服换就能正大光明地逗自己了。
这女人也是傻,刚刚都说了她以后不再给范海洋当情人了,这时候还逗自己呢,万一自己兽.性大发要强上了她,那她怎么办?
到时候,她就叫天天不应,哭地地不灵了!
下楼检查了一番门窗,杨尘光抽了两颗烟,估摸着方芸已经洗澡完了,这才回到二楼,推开了二楼的主卧,却没有看到有人不由得一愣。
就在这时候,脚步声响起,杨尘光抬起头,就看见方芸光着走了过来,乌黑的头发挽成一个漂亮的发髻,用一根竹筷子别住。
虽然她身上没有不着寸缕,但是在日光灯下却仿佛蒙上了一层圣洁的光辉,走动之间没有了束缚的两只兔子欢快地跳跃起来,仿佛在庆祝得来不易的自由。
“好美,芸姐,你真美!
杨尘光不由自主地赞叹一声,目光看着掠过雪白世界里的一抹嫣红,迅速转过身,大步走向洗手间。
“看就看呗,你又不是没看过,对了,我的衣服都洗了晾在外面了,明天一早应该能晾干了。
尘光,你把衣服脱下来,我帮你洗了吧?
方芸嫣然一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看着这小家伙这副窘迫的模样,倒也没有什么别的乱七八糟的想法。
“不用了,不用了,我衣服不用洗。
浴室里传来一个急促的声音。
床单,被套都是新的,还带着暴晒后的阳光的味道,方芸躺在床上,想着死去的老公,想着那个表面上关心自己,实则拿自己当工具的男人,不禁悲从中来,蜷缩在床上抽泣起来…… 杨尘光几乎把自己洗脱皮了,为了自己突然化身为禽兽,自然要提前做准备工作,出了两次存货之后就金刚不再了。
折腾了一番,杨尘光来到卧室,就发现方芸并没有睡着,而是蜷缩着身子抽泣着不由得一愣,“芸姐,你怎么了?
“你走,你走!
方芸突然坐起身,俏脸上布满了泪痕,伸手一指门口,“尘光,你走吧,我是个不祥的女人,是传说中的白.虎女人,我结婚不到一年我丈夫牺牲了。
“我跟范海洋好了两个月不到,他就被人陷害了,要不是你突然出现通风报信,他就要被我害惨了…… 说着,说着,方芸就匍匐在床上大哭起来。
看着这一幕,杨尘光傻眼了,老子刚刚跟你说要去另外一个房间睡,你说害怕,现在老子准备充分了,你又说会给老子带来厄运!
这不是玩我嘛?
再说了,老子这个时候走了,那还是男人吗?
不仅不能走,还要安慰她一番,毕竟两人现在是合作伙伴了,两个可怜人彼此抱团取暖吧。
当然,现在天气还惹,倒不需要取暖。
“芸姐,别哭,你还有我呢。
杨尘光走过去,迎着头皮摩挲着方芸的脑袋,“你也是上过大学见过世面的人,怎么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什么白.虎女人呀,那是旧社会的人不懂科学的说法,把所有灾难都推给可怜女人,来自我安慰的做法罢了。
“真的,真的,这是真的…… 方芸仰起头看着杨尘光,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泪珠顺着平坦的小腹一路倾泻而下,直奔峡谷,那一抹嫣红非但没有被淡化,反而平添了几分诱惑,让杨尘光的小腹慢慢地升腾起一团火气。
“我老公是个军官…… 蜷缩着身子,方芸絮絮叨叨地说起了往事…… 从方芸的营长丈夫说到她这次回村里去被家里人赶出来,说到方芸在雍州四中的校花高中生活,说到范海洋在高中的死缠烂打等等。
说着,说着,方芸就睡过去了,甚至蜷缩着身子枕着杨尘光的手臂,使劲地往杨尘光身上靠。
打了个哈欠,杨尘光听着窗外此起彼伏的鸡叫声,低头打量着方芸绝美的脸,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奶奶的,这样的大美人在怀里,自己居然能偶做到跟柳下惠一样,老子还真的是禽兽不如呀。
突然,方芸的身子一颤,用力地往杨尘光的怀里靠了靠。
杨尘光叹了口气,抓起被子盖在方芸的身上,两只兔子似乎也睡着了,依依不舍地缩进了被子下。
范海洋会不会给自己打电话说方芸的事?
如果他打电话了,自己又该以怎样的心态面对?
尤其是自己现在跟方芸合伙做生意了,这是不可能瞒过范海洋的,到时候又该怎么跟他解释呢?
想着,想着,杨尘光就这么睡了过去。

《登云官途》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