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

>

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

桑烟贺赢 著

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 桑烟 武侠修真 贺赢

桑烟贺赢是武侠修真小说《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桑烟贺赢”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她会疯的。桑烟也很震惊,觉得皇上就是神经病,故意折腾人——他明知道桑弱水多喜欢他,还在挑拨她们的姐妹情!“皇上,这于理不合。”她跪下来,郑重道:“臣妇身份卑贱,承受不起。”贺赢不喜欢这话,也不训斥她,而是看向裴暮阳:“教教她如何说话...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桑烟贺赢   更新: 2022-11-26 07:4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桑烟贺赢”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桑烟贺赢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内容介绍:“你可终于醒了”贺赢看她醒来,紧绷的表情松懈下来,只看她双眼涣散无神,很不对劲,眼里又染上担心:“怎么不说话?烧傻了?”桑烟:“……”她自然没有烧傻不过,如果装傻,能不能离开皇宫呢?那噩梦一样的回忆又在惊醒她不要靠近男人,会变得不幸走神间——贺赢发了狠:“桑烟,说话!你要是敢有事,朕就让那些御医全给你陪葬!”桑烟:“……”这嗜杀的暴君!狗皇帝...

第009章 谢恩

桑大小姐!

一个称呼,意义不同。

“娘娘!”

香秀一声惊叫。

原来桑弱水听到这个称呼,一个趔趄,摔了下去。

让尚衣局来制衣!

那是娘娘才有的待遇啊!

皇上想做什么?

他是把桑烟当作自己的女人吗?

桑弱水倒在香秀怀里,借着她的力道站起来,躺回床上,不敢再往皇帝的方向看一眼。

她会疯的。

桑烟也很震惊,觉得皇上就是神经病,故意折腾人——他明知道桑弱水多喜欢他,还在挑拨她们的姐妹情!

“皇上,这于理不合。”

她跪下来,郑重道“臣妇身份卑贱,承受不起。”

贺赢不喜欢这话,也不训斥她,而是看向裴暮阳“教教她如何说话。”

裴暮阳最擅长揣摩帝心,立刻说“雷霆雨露,皆是君恩。桑大小姐,快谢恩才是。”

桑烟“……”

这皇帝在以权势压人!

这万恶的封建社会!

她恼了,压抑着怒气说“皇上,桑妃娘娘虽然只是您的姬妾,但在她心里,您就是她的夫君,合该问问她的病情。这般冷漠,岂不让人寒心?”

这狗皇帝就没有心!

谁爱上他,谁倒霉!

“你在教朕做事?”

贺赢皱眉,沉冷的声音透着些许警告的意味。

桑烟磕头,却没服软,而是说“臣妇不敢。臣妇只是将心比心,若是臣妇病了,臣妇的夫君在病床前关心别的女人,臣妇会伤心——”

“住嘴!”

贺赢拍桌而起,怒喝“你把那臣妇二字给朕去掉!”

桑烟“……”

她本来见他发火,吓得要死,后面又懵了臣妇二字是重点吗?怎么感觉狗皇帝是因为她提了别的男人而生气?

“皇上息怒。”

裴暮阳跪下来,为桑烟说话“桑大小姐想是口误。”

他觉得皇帝比他想象中的喜欢桑烟。

他这样的人除了伺候好皇帝,讨皇帝欢心,还想讨皇帝心里女人的欢心。

桑烟自不是口误,却也不好再说了。

狗皇帝心思深沉,行事又不按常理出牌,如果她再说,逼得他宣布主权就糟糕了。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狗皇帝能干出那种事!

贺赢见她低头沉默,隐隐有反骨,皱眉问“你可知错?”

桑烟不觉得自己错,现代文明的教育也无法让她昧心屈从权贵,便说“皇上贵为天子,您说臣妇、臣女错,臣女便错。”

“你这是暗示朕在用强权?”

“臣女不敢。”

“朕看你没什么不敢的。”

“臣女愚钝,若是说错话,还望皇上恕罪。”

“我看你聪明着呢!偏拿这聪明来气朕!”

这句话让他们的对话瞬间变得暧昧了。

桑烟预感不妙,弱弱道“臣女不敢。”

贺赢想起她兔子的胆儿,抬手道“罢了。起来吧。以后说话过过脑子。”

“是。臣女谨遵圣训。”

桑烟站起来,不准备伺候了“臣女这就去偏殿反省。”

说完,就走。

“站住!”

贺赢皱眉一喝。

“姐姐——”

桑弱水竟然下了床,摇摇晃晃到了她面前,拽着她的衣袖,隐忍着泪水哀求“姐姐,皇上难得来一趟,还望姐姐替我好生招待。”

桑烟“……”

日。

这都什么事?

姐姐招待妹夫?

算了。

她看着桑弱水那张憔悴的小脸,说服自己天大地大,病人最大。

她搀扶桑弱水回到床上,转过身,对皇帝微微一笑,努力摆出谄媚逢迎的样子。

“臣女从家中来,带了些点心,皇上可要尝尝?”

“允了。”

他施恩一样的口吻。

桑烟忍了,去了偏殿,磨磨唧唧拿了寿司,笑着端到了他面前“皇上请用。”

“这是何物?”

贺赢还未见过这种吃食。

桑烟简单解释“寿司。”

“为何叫这个?”

“因为——”

桑烟不知怎么解释,就敷衍着回了“因为第一个做出来的人叫寿司。”

贺赢“……”

看着也有点食欲。

他伸手去拿——

裴暮阳突然跪下来,笑嘻嘻说“奴才见这个稀罕,还请皇上赏赐奴才一个。”

他明是求赏赐,暗是替皇帝试毒。

贺赢明白他的意思,笑着应了“倒忘了你这个贪吃的。允了。”

裴暮阳立刻挑了一个寿司,送进嘴里,嚼了几口,夸赞道“好吃。好吃。人间美味也。”

桑烟假装看不出主仆俩拙劣的演技,等皇帝拿了一个,就端去给桑弱水吃了。

桑弱水拿了一个,边吃边说“谢谢姐姐。”

她对桑烟得了帝心,还是妒忌,却也感激她冒着惹怒皇帝的风险,多次为她说话。

桑烟看她眼圈红红,似乎又要哭,无奈一笑“一家人,说什么谢?你若真想谢我,养好身子,便是谢我了。”

桑弱水听了,眼泪倏然滑落。

也许是生病使人脆弱。

她这一刻,竟从姐姐身上体会到了母亲的感觉。

“还吃吗?”

“嗯。”

桑弱水哭着又拿了一个寿司,吃得嘴边都有了米粒。

桑烟见了,伸手帮她擦去了。

姐妹间的温情正动人。

却也戛然而止。

“尚衣局女官孙彩容参见皇上。”

“平身。”

贺赢看了眼床前的桑烟,吩咐道“去为桑大小姐量身。”

量身不宜当着皇帝的面。

桑烟就说“可以去偏殿吗?”

贺赢点了头。

桑烟便带那女官去了偏殿。

大约一盏茶功夫,她又带着女官过来了。

贺赢吃完了最后一个寿司,接过了裴暮阳递来的手帕,一边擦手,一边问“量好了?”

女官孙彩容躬身道“回皇上,量好了。”

她想着那诱人的尺寸,回忆着不小心碰触她肌肤的感觉,竟然是冰肌玉骨,清凉无汗。

真真是天生尤物啊!

怪不得入了皇帝的眼。

贺赢把帕子扔给裴暮阳,抿了口茶,漫不经心的语调“做十套吧。用最好的料子。三天时间。”

丝毫不觉三天时间有多紧。

孙彩容也没提及时间紧张,恭敬应道“是。”

“下去吧。”

“是。”

孙彩容临走时,忍不住看了桑烟一眼。

刚刚量身时,她们有短暂的闲聊。

是以,她也很震惊——一个克夫命的寡妇竟然入了皇帝的眼!这到底是福是祸呢?她可真好奇啊。

她有预感——这后宫要不平静了。

“臣女谢恩。”

事已至此,桑烟也只能接受并摆烂了。

爱咋咋滴吧。

“既是谢恩,便陪朕下会棋吧。”

“……”

围棋白痴的桑烟拒绝不得,只能弱弱道“五子棋成吗?”

贺赢不知内情,问道“你喜欢这个?”

桑烟尴尬一笑“我只会这个。”

贺赢笑着点头“允了。”

桑烟“……”

这个允了,真讨厌!

这皇宫做什么都要得他允许,简直不要太卑微!

唉。

好想闪人。

很快有宫人准备好了棋具。

桑烟喜欢白色,就率先抢了白棋。

该棋子应是白玉制成,外观光洁透明,捏在指间,质地冰凉润泽,很是舒服。

果然,皇宫里的东西都是宝贝。

桑烟有点财迷心窍了“皇上,可要设个彩头?”

贺赢第一次听她要东西,挺稀罕,就问“你想要什么彩头?”

“如果臣女赢了,就把这棋送给我,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但如果你输了呢?”

“输了……”

桑烟想了想,说“我给皇上做寿司吃吧。”

她看狗皇帝也是个吃货。

刚刚的寿司,除了那太监一个,桑弱水两个,剩下四个,都被他吃光了。

想来也是喜欢吃的。

现实是贺赢等她量身等的无聊,不知不觉就吃多了。

便是他喜欢,也不需要她去做。

“朕的御膳房有六十个顶级庖厨,想吃什么,做不出来?”

他可不想拿吃的东西做彩头。

桑烟看出他的意思,为难了“那皇上想要什么彩头?先申明了,臣女能给的有限。如果皇上要的,臣女给不起,那这彩头的事便算了。”

“你这是赢得起,输不起啊。”

“臣女说了,能给的有限。”

“你怎么知道你给的有限?”

贺赢笑了,目光灼灼盯着她,近乎逼问“还是说,你知道朕想要什么?不想给朕?”

《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