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争天斗地

>

争天斗地

肉山上的饕餮 著

争天斗地 奇幻玄幻 白泽 肉山上的饕餮

奇幻玄幻小说《争天斗地》,是作者“肉山上的饕餮”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白泽肉山上的饕餮,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精彩片段如下:”两女一边一唱一和的说着一边伸手去拦凌幕,接着袖子滑落,两人的手腕处各有着一个彤红的手印。凌幕看到手印转头对着凌雪瑶怒吼道:“自己去祠堂罚跪!”凌雪瑶默不作声,整理好衣裳对着众人行礼后向着祠堂走去,这种事她已经习以为常只是没想到今天会有人来做客。反抗?反驳?结果都是一样的,若是不信不管怎样都不会相信...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白泽肉山上的饕餮   更新: 2022-11-27 00:0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奇幻玄幻类型《争天斗地》,现已上架,主角是白泽肉山上的饕餮,作者“肉山上的饕餮”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剑光划直逼众人眼看就要得手,突然阿剑从她们身后冲出了出来,仅横扫一剑便把他们逼退了回去,剑风扫过刮的黑衣人的脸生疼从白梦茹一行人向回走时,这群黑衣人就在盯着她们,直到四周无人才开始动手对于他们这些杀手来说,杀几个小姑娘还不手到擒来,可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她们身边那个护卫竟然是个高手“杀!”黑衣人一拥而上,阿剑反应很快,一边躲闪一边反击,干净利落没有丝毫多余的动作,总能攻击到对方的破绽上一个...

第4章 罚就罚吧无所谓

“父……”

还没等凌雪瑶说话凌玉与凌燕哭喊着跑了过去。

“父亲!这事不怪姐姐。”

“对,父亲我们俩着急姐姐的伤势,用劲大了些。”

“还请父亲不要生气。”

两女一边一唱一和的说着一边伸手去拦凌幕,接着袖子滑落,两人的手腕处各有着一个彤红的手印。

凌幕看到手印转头对着凌雪瑶怒吼道“自己去祠堂罚跪!”

凌雪瑶默不作声,整理好衣裳对着众人行礼后向着祠堂走去,这种事她已经习以为常只是没想到今天会有人来做客。

反抗?反驳?结果都是一样的,若是不信不管怎样都不会相信,若是信拼了命都会信,说了也是无用功,可能还会被骂的的更狠,倒不如就这样认了。

凌雪瑶走后凌幕让自己的两个女儿回去上药,转头对着众人道“实在不好意思,都是在下疏于管教,让大家见笑了。”

“无妨无妨,女孩嘛,有些脾气也是正常的。”

“就是,就是。”

接下来就开始商业互吹起来,你家孩子聪明,他家孩子乖巧之类的,只是在人群中一个青年却直直的看向凌雪瑶离去的背景。

“小姐……”

祠堂中凌雪瑶跪了没一会铃铛抱着一堆东西走了进来,铃铛本来就有点微胖再加上拿着东西,三步一晃的样子就像是企鹅,看到她的样子凌雪瑶忍不住笑了出来。

“小姐你还笑。”铃铛泪汪汪的看向凌雪瑶道“我去找老夫人还是晚了一步,老夫人吩咐我把垫子和吃食拿过来。”

一听到吃的凌雪瑶瞬间就来了劲头,虽说在白家已经吃过了饭,可饱不耽误馋啊,当下也不管什么垫子,直接就去翻食盒。

“小姐你慢点,先把垫子垫好。”

“没事,跟在营里比不算什么,……嗯……还是家里做的酥饼好吃。”

“老爷也真是的,小姐一回来就罚跪祠堂,那明显是二小姐跟四小姐下的套。”

“父亲他其实知道……他不过是恼我物资被劫,再加上……今天有外人在自然是要罚我的……铃铛水。”

铃铛无语的递给凌雪瑶水,而凌雪瑶喝完水继续吃了起来。

终于吃完了凌雪瑶一脸满足的用手帕擦了擦嘴道“你先回去,到了晚上就没事了。”

“我在这陪小姐,对了老夫人让我把这个带给你。”

铃铛说着将一个包裹递了过去,凌雪瑶打开发现是个几个账本,准确说是凌雪瑶生母留下产业的账本。

自从凌雪瑶的生母的娘家本就是商贾之家,在她出嫁时她的嫁妆就有不少产业,后来这些产业落到了高氏手中,而赚的的银两凌雪瑶并没有得到分毫。

凌雪瑶翻看着账本越看越不对,账面上的收入逐渐增加可利润却越来越少,甚至已经超过一定比例,在她的印象里这些产业虽不是什么极为赚钱的产业,可收入还是相当不错的,利润怎会越来越少。

但这只是几个月的账目说明不了什么,而祖母交给自己就说明里面一定有问题,这是想让自己去查,还是想让自己来管理?

不管怎样办法还是有的,可在不损害自家利益的情况下来处理,以她现在的情况是万万做不到。

凌雪瑶头疼的将账本递给铃铛,让她赶紧送回给祖母送回去。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已经入夜,凌雪瑶虽然跪着可一直都在思索着账本的事,这时在外面等待的铃铛走了进来。

“小姐,老爷让人传话,说让你过去。”铃铛一脸担心的道。

凌雪瑶想要站起来,刚起身又摔倒在地上,他跪的太久了,双腿是又疼又酸,铃铛心疼的上前搀扶。

“小姐……”

凌雪瑶笑着摇了摇头,两人一瘸一拐的走出了祠堂,外面正有一个侍女不耐烦的等着,看到她们出来没好气的道“小姐,咱们可得快点,老爷催的紧。”

侍女说完转身就走,铃铛想要上前拦住她却被凌雪瑶给挡了下来,整个凌家的下人们都知道凌雪瑶不被主子们喜欢,下人们又怎会给她好脸色。

侍女有的很快凌雪瑶在铃铛搀扶下一瘸一拐的跟在后面,几人终于走到了凌幕的房间。

进到屋内凌幕、高氏和凌玉正在屋里坐着。

“父亲、母亲。”

“你还知道有我这个父亲?”凌幕怒呵道“跪下!”

凌雪瑶没有说话只是淡然的跪了下来。

“女子入军已经惹出了多少是非,如今先是军需物资被劫,后又被除名,你……你……你……气死我了!”

“父亲,军需物资已被追回,事情也已经上报澄清,当初女儿也是阴差阳错才进的军营,如今大局已定,女儿自然要自请离开军营。”

“当初就不应该让你去那白府!看看你现在变成什么样了!”

“当初女儿本是希望陪在祖母身旁,是母亲定下让女儿去白府做白姐姐的陪读的。”

高氏听到这话冷笑道“当初送你去白府是为了让你长长世面,多学学怎样做个大家闺秀,可谁知道你好的一点没学到,反倒是将拿着乱码七糟的东西学了回来。”

“就是,姐姐力气大的很,我这手腕现在还没缓过来呢。”凌玉一边揉着绑着纱布的手腕一边娇声道。

“行了行了,都少说两句吧。”凌幕不耐烦的对着凌雪瑶道“你回你院里去禁足,这段时间老实点,少惹麻烦。”

凌雪瑶无所谓的应了声便退了出去。

出了院子,铃铛扶着凌雪瑶不愤的道“老爷就是偏心,当初是白家老太爷发的话,哪里能怨到小姐的头上。”

“白家势大高氏又强势,父亲怎能不同意,再加上借着势头这些年官场上又得了不少利,这股火自然就撒在我头上了。”

“可这对小姐你不公平啊。”

看着铃铛愤愤不平的样子,笑着伸出手指点在她的脑门上道“你家小姐我还没生气你倒是把自己气的不行,行了快走吧小姐我现在还饿着肚子呢。”

“还饿?白天都吃了那么多,我看你这是又馋了吧。”

“你这丫头。”

这对主仆有说有笑的向着自己院里走去。

已经入夜,都城依旧是灯火通明,白泽与白梦茹坐在酒楼的雅间中,白泽看着满桌的空盘子满足的道“好久没吃的这么好了,一会再带份烧鸡回去。”

看着白泽斜躺着的样子,白梦茹轻摇团扇无奈的道“我都怕你撑着,身上有伤还没好就出来吃,真是……”

“在家哪有在这吃的氛围。”

两人正说着话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接着门打开,一个壮汉走了进来,白泽掏出一块令牌给他看,那人看到令牌急忙道。

“皇城司乔四见过公子小姐。”

“起来吧,过来坐。”

“是。”乔四刚要过去却看到白泽这样子尴尬的道“公子您这是……”

白泽尴尬的咳了咳喉咙,他侧着身子横躺着,虽说伤好了不少,可屁股还是疼。

“咳咳!没事,就受了点伤,你坐。”

白梦茹看着白泽窘迫的样子,只能用团扇遮挡她的笑意。

“公子这是最近半个月进出城的可疑车队的名单,其中凌家送货的马车问题最大。”

“哦?怎么有问题法?”

“是这样的,他家拉车的马显得格外疲累,车轮也有些裂缝,运送的都是原木,可原木的重量绝不会如此。”

“可检查了?”

乔四苦笑道“他们拿着上面的令牌,说不好听点我就是个看城门的,哪敢细查,粗略看下就过去了,不过我让人一路盯着,他们将那些木材送到了一个叫枯木行的店铺。”

“行,做的不错,这是给你的。”白泽掏出一个钱袋放在桌子上。

“谢公子。”乔四乐呵呵的接过钱袋。

“去吧,多盯着点有什么事别忘了给我个信,嘴严点。”

“明白,那小的先退下了。”

白泽点了点头,乔四对着两人行了礼就退了出去。

这乔四别看他五大三粗可心细的很,有一次白泽出城正好碰到他,结果马车的暗格被翻了出来,接着又想对着白泽进行盘问,无奈之下白泽只好亮出了身份,乔四吓的差点没跪地上求饶,就这样乔四就成了白泽的线人,虽然没升官可钱是赚了不少,乔四也高兴的很。

“猴子,安排人盯紧这个枯木行,看看都有谁家给他们运货。”

“是。”

白梦茹喝了口茶水道“原木里应该藏了东西,而且还很重。”

“不是金银就是铁。”

“金银的可能性比较大。”

“我让人查查东西是从哪运来的。”白梦茹转头看向白泽道“你说这凌家会不会参与其中?”

白泽摇了摇头,“应该不会,凌幕胆小的很,他可不敢这么做,不过高氏有可能但还不至于,凌雪瑶生母留下的产业够她们贪的了,不过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帮人运货但不知道里面的玄机。”

“盯几天就清楚了?”

“先盯着吧,终归要有实质性的证据……”

白泽一边说着一边看向隔着街道的院落。

他们在酒楼的最高的一层,正好能够看到,而这院落正是凌府凌雪瑶的院落,说是恰巧倒不如说是刻意的,因为这酒楼是白家的产业,当初白泽特意选了这个位子。

白泽端起酒杯喝了起来,烈酒入喉咙,疯狂思考着接下来的事情。

《争天斗地》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