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资讯›官运升通(罗子良黄政文都市小说)火爆小说_《官运升通》罗子良黄政文都市小说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官运升通(罗子良黄政文都市小说)火爆小说_《官运升通》罗子良黄政文都市小说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官运升通》

金鸡纳霜

官运升通 罗子良 都市小说 黄政文

火爆新书《官运升通》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金鸡纳霜”,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再说,我这样做,是为了保证公平公正,公开透明。”罗子良心里不以为然。“你做得坦荡,但也要注意小人之心。”孟晓兰一语双关...

来源:常读   主角: 罗子良黄政文   时间:2022-11-24 01:21

《官运升通》小说介绍

都市小说小说《官运升通》是由作者“金鸡纳霜”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罗子良黄政文,其中内容简介:乡政府里,有些躲在门后看热闹的干部,看到罗乡长在院子里三言两语地讲解了一会,村民们就都散了,大感惊奇,因为他们都在远处,看不清楚那台两用的电视屏幕放些什么只有孟晓兰直接来到电脑边,点开来一看,就对罗子良笑道…

第15章

乡政府里,有些躲在门后看热闹的干部,看到罗乡长在院子里三言两语地讲解了一会,村民们就都散了,大感惊奇,因为他们都在远处,看不清楚那台两用的电视屏幕放些什么。

只有孟晓兰直接来到电脑边,点开来一看,就对罗子良笑道“罗乡长,没想到你还玩起了高科技,不简单呀。”

罗子良笑笑“不算什么高科技,录个像而已。”

孟晓兰说“你给低保户录这些,不怕别人告你侵犯名誉肖像权么?”

“哼,要名誉?我看个个争低保的时候心里很坦然,根本就没有一点羞耻之心。再说,我这样做,是为了保证公平公正,公开透明。”罗子良心里不以为然。

“你做得坦荡,但也要注意小人之心。”孟晓兰一语双关。

“多谢孟乡长,我知道我在做什么。”罗子良说,在这方面他也交待过吴海霞她们,尽量不要采访未成年孩子,对进入镜头里的要进行必要的处理,除此之外,其他的就不用考虑了。

只有正视贫穷,才能知耻而后勇,进而努力去改变。

重新疏理困难户的工作很顺利,不过,很大一部分是超生家庭,而这些超生家庭为了照顾孩子,拖家带口的也挣不到钱,形成了恶性循环。

对于将这部分人列为低保户,享受政府的补助,不但村干部有极大的意见,就连乡干部也有看法。想当初,下乡实行计划生育工作的时候,那些人东躲西藏,对乡村工作人员恶语相向,如今,孩子生下来了,养不起了,反而要政府的补助,早干嘛去了?

严厉的计划生育国策,让村干部得罪了多少人,受到了不少谩骂,这也是他们不愿意把这类人列为低保户的原因之一。虽然说孩子是无辜的,但也正说明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不值得同情。

如今,来了个新乡长,说凡是符合条件的家庭都要上报,以后村干部的工作也不好做呀,一个顺民,什么都得不到,那些违返国策的人却得到了好处,以后还怎么管理?

全乡的包村干部一边调查了解,一边还得向村干部做工作。

当然,不排除有的干部想等着看罗子良的笑话,你不是让我们上报困难户的情况吗?那行,我们上报来了看你怎么办,这么多人,县里批不下来,丢脸的是你……

乡干部上报的资料马上就转给了吴海霞她们,几乎是一前一后进行,头天刚有乡干部进家了解情况,第二天就有人来采访了。

所以,仅仅半个月时间,这项工作就完成了,经过多次复核后,就报给了县民政局。

然而,等了一个星期,却批不下来,当民政股的吴昌能在会议上提出这个问题后,就引来了激烈讨论。

“如果不进行这次整改,我们乡还能拿到一些低保金呢,虽然说条件有些勉强,但也算是我们乡的村民不是,这下可好,停的停了,重新申请的批不下来,这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么?”副书记黄政文说。

其他干部虽然没有公开表示,但从表情上看,赞同黄政文的观点。

罗子良扫视会场一周,淡淡地说“我早就说过,这个问题由我来负责,所需要的,程序要走到,在场的干部还是担心你们上报来的情况的真实性吧。如果民政局发现哪个村上报的困难户的情况弄虚作假,要追究责任的话,总不能让我来背吧?”

看到罗子良淡定如此,黄政文也无法判断他有没有方法,也就不再说话,俗话说,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再等几天又何妨。

其实,罗子良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他在县政府里也没有认识什么人,严格地说他只认识那个组织部排名最后的王副部长,因为是他带他来这个巴台乡任职的,然并卵,没有用。

唯一能给他信心的,就是政策和相关规定。

从他手里出去的二十几个低保户的名单,都是经过再三论证过的,是符合申请条件的,这一点,他有把握。

散会以后,他跟吴书记说了声,背着一个大包,骑上他的那辆摩托车,就前往县城了。

罗子良来到县民政局社会救济科,敲了敲门,得到同意后,就推门进去。

里面有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女人在打电话,谈兴正浓,他也不打搅,就坐到沙发上去等。

半个小时后,那个女人才放下电话,看了看他,皱着眉头问“你谁呀,到这里来有什么事情?”

“我是巴台乡政府的,想来问问我们申请的低保户为什么批不下来?”罗子良正了正身体。

那女人翻了翻材料,说“你们乡报上来的户数太多,没法批,最多,你们停了多少户,我们批给你们多少户,多的没有指标。”

“那不成,按照政策规定,我们报上来的名单,个个符合标准,少一户都不成。”罗子良马上拒绝。

“哟,小兄弟,耍赖耍到我们民政局来了?你以为我们这里是银行呀,想要就要?”那女人杏眼睁圆,叫了起来。

“低保是你们这里负责,不是银行,如果是银行,我也懒得搭理你。”罗子良神色不变,依然坐在沙发上,淡淡地说。

“你……”那女干部气愤地站起来,指着罗子良说,“你是巴台乡政府的,什么职位,什么姓名?”

“姓名,罗子良;职位,乡长。”罗子良说。

“你是乡长?”那女干部愣了愣,一个乡长,行政级别和她们局长一般大,她只是一个股级科长而已。

罗子良点了点头,为了达到效果,他当然不会傻到去说自己是代的。

“罗乡长,您这不是让我们为难吗?我们发放的低保金每个月都有定数的,您一下增加这么多,我们实在拿不出来……”那女科长听到对方是乡长,语气和缓了许多。

“那我可不管,我是按政策和规定来申请的,省里下发的规定不需要我给你念一遍吧?”罗子良说。

“那罗乡长你先回去,等我把情况向局长汇报一下,过几天答复您好吗?”女科长采取了拖字决。

“那不行!你们不批下来,我就不走了,天天陪你们上班。”罗子良郑重其事地说。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