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资讯›(退婚后,她被迫为病弱皇帝搞事业)沐沁Yan艳子古代言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沐沁Yan艳子古代言情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退婚后,她被迫为病弱皇帝搞事业)沐沁Yan艳子古代言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沐沁Yan艳子古代言情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退婚后,她被迫为病弱皇帝搞事业》

Yan艳子

Yan艳子 古代言情 沐沁 退婚后,她被迫为病弱皇帝搞事业

长篇古代言情小说《退婚后,她被迫为病弱皇帝搞事业》,男女主角沐沁Yan艳子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Yan艳子”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文妗妗将两人送到门口后,在她叮嘱沐碗碗时,沐沁率先的上了马车,等了一会儿,沐碗碗也上来了,马车这才开始出发。车厢内很宽敞,里面的小桌案上还摆放着茶水和点心。沐沁进来后,已经吃了好几块了。这水晶糕真好吃,做得又漂亮,就是厨房那帮人不会送去给她吃,要是能换些听她话的人就好了...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沐沁Yan艳子   时间:2022-11-24 04:03

《退婚后,她被迫为病弱皇帝搞事业》小说介绍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小说《退婚后,她被迫为病弱皇帝搞事业》,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沐沁Yan艳子,由大神作者“Yan艳子”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若是沐沁能听到他心声的话,会告诉他,您女儿沐碗碗何止聪明……根据她接收的记忆,原主被沐碗碗推倒后,京都就开始流传原主毒打继妹不成,反而自己摔倒的流…

第5章 说她像她娘

沐沁疑惑,昨天不是说好这个时间过来的吗?

怎么被她一说,就好像自己故意让她在这里等自己一般了?

她也不回话,直接问旁边的翠儿:“昨天是说这个时辰过来吗?”

“是的”翠儿非常肯定的回答。

听到这主仆两的一问一答,沐碗碗脸上有片刻的难堪,不过很快就恢复自如了。

她这不是第一次进宫去见德太妃,太高兴了就来早了些吗?她们至于让自己难堪吗?

“刚好刚好,来得刚好,现在就进宫吧!”

文妗妗这时从门口走了进来,当她看见沐沁穿的衣裙时,眼神一暗,但依然面不改色。

德太妃说的是要见沐沁和沐碗碗,所以今日是她两人进宫。

文妗妗将两人送到门口后,在她叮嘱沐碗碗时,沐沁率先的上了马车,等了一会儿,沐碗碗也上来了,马车这才开始出发。

车厢内很宽敞,里面的小桌案上还摆放着茶水和点心。

沐沁进来后,已经吃了好几块了。

这水晶糕真好吃,做得又漂亮,就是厨房那帮人不会送去给她吃,要是能换些听她话的人就好了。

就在她想得正入神时,沐碗碗突然开口。

“姐姐,你说德太妃叫我们进宫会有何事?”

沐沁又拿起一块水晶糕咬了一口,看了一眼沐碗碗,这才问道:“你知道吗?”

看着沐沁一口一口的吃着水晶糕,沐碗碗嘴角一抽,沐沁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眼浅了,好像从来没有吃过水晶糕一般!

若是沐沁知道她心中所想,可能会说你真相了。

她一个长在深山老林的人参精,怎么会吃过人类的东西呢!

若是没有原主的记忆,她甚至都不知道这是啥!

沐碗碗若是知道德太妃为什么要见沐沁,也就不会问她了。

她还以为沐沁知道呢!

说起来德太妃见她这个未来儿媳妇很正常,可为什么还要见沐沁这个不相干的人呢?

她听她母亲说过,太子殿下与沐沁的婚事是一张毫无预兆的圣旨,甚至还是德太妃向先皇提起的。

可是,之前武昌侯府与德太妃并无交集,德太妃也从未见过沐沁,既然这样,德太妃又为何要向先皇提起呢?

唯一的解释是这与沐沁的母亲有关,可看样子,沐沁却并不知道其中缘由。

马车在宫门前停了下来,两人一下车,就有嬷嬷来为两人引路,她们走过悠长的朱红色墙,踏过百花争艳般的御花园。

这才来到德太妃所居住的德贤殿。

由嬷嬷引进德贤殿的正厅,沐沁便看见了坐在上首的德太妃,德太妃穿着一身暗红色的宫装,发髻上戴着简单的发簪却不失贵气。

此时,她正和煦的看着沐沁。

沐沁与沐碗碗向她行了一个正礼后,德太妃温和的道:“起来吧!”

她的目光依然在沐沁脸上,只见她问道:“你就是沐沁?”

虽然是疑问,但却十分的肯定。

沐沁有些疑惑道:“是!”

在原主的记忆中,她似乎从来都没有见过德太妃。

说起来在原主未来的记忆中,德太妃也没有让原主来见她,不知为何这次却出现的偏差?

难道是因为记忆中的原主至死都没有退婚,而她现在退婚了,德太妃这才会见她的吗?

沐碗碗见德太妃一直盯着沐沁看,甚至都把她冷落了,她心里生起了些怨念。

然而,德太妃却并没有因为她心生怨念而注意到她。

只见德太妃继续道:“你与你母亲长得很像。”

“是很像”,她观察过原主爹,发现原主跟她爹长得一点都不像,那大概就是像原主娘了。

德太妃似这个时候才发现她还站着一般,说道:“瞧我这记性,竟然忘了你还站着,快坐。”

沐沁见德太妃叫自己坐,很自然而然就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坐在椅子上后,她心里还嘟囔了一句,要是躺椅就好了。

而,没有被德太妃叫坐的沐碗碗自然还站在那里,她藏在袖子里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

德太妃又跟沐沁说了几句之后这才注意到沐碗碗。

只听她道:“瞧我,到底是人老了,竟然又把你忘了,站久了吧,快坐吧!”

沐碗碗见德太妃注意到了她,快速的调整好了心态,这才说道:“多谢太妃赐座。”

就在沐碗碗以为德太妃终于要跟自己说话时,德太妃却立刻又把目光移开,又继续的与沐沁说话了。

沐碗碗只觉得一口气堵在心里上不来,气极了,看着沐沁的眼神也越来越不好,只是当着德太妃的面强压下去了而已。

而强压怒气的她,突然听见德太妃说:“你这衣服似乎是三年前的款式了。”

她一下就机灵了起来。

沐沁低头看了一眼她的衣裙,道:“这是我柜子里最新的一件了。”

武昌侯府守孝三年,这期间是不能做新衣的,然这守孝三年之期,已经过去半月……

沐碗碗却穿着裁剪得体的时下最新款式,看到这一幕的德太妃,哪里还不知道其中的缘由。

然这时,沐碗碗突然道:“姐姐,母亲明明给你送去新的衣裙,你却偏偏不穿!”

言下之意,母亲给你做了新衣服,你却不穿,莫非是故意让德太妃以为母妃苛待了你。

沐沁却不紧不慢道:“我今早来时就试过了,太宽了,我根本穿不了。”

那些衣服都是按沐碗碗身形做的,沐沁自然穿不得。

沐碗碗体态丰腴,一看就是平时吃得很好。

而沐沁却瘦弱得许多。

沐碗碗一噎,为了不让德太妃误会,她道:“自从祖母去世后,姐姐你清减了许多,想来是母亲忘了给姐姐量尺寸,叫人按姐姐以前的尺寸做的。”

沐沁丝毫不给沐碗碗面子:“可是我怎么听说,这衣服原本是要送到你院子里去的。”

按理说,这些她应该是不知道的,可是文妗妗对那些说她闲言的人特别的宽容,导致那些人肆无忌惮,即使在她面前,也敢编排她。

这才被她听了来。

沐碗碗的手心急出了汗,心里恼沐沁极了,她竟然敢在外坏她母亲名声,真是可恶。

她一脸无辜道:“姐姐,你莫非还在怪母亲被爹抬成了正妻,这才在太妃面前编排母亲?”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