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资讯›(疯撩)秦翊沫司皇野现代言情最新热门小说_(疯撩)全本在线阅读

(疯撩)秦翊沫司皇野现代言情最新热门小说_(疯撩)全本在线阅读

《疯撩》

槿薇

司皇野 现代言情 疯撩 秦翊沫

主角是秦翊沫司皇野的精选现代言情小说《疯撩》,小说作者是“槿薇”,书中精彩内容是:秦翊沫想了想,没反抗。秦凝芙又气又急,一堆国骂在看见男人的脸后戛然而止。“太子爷?!”她怎么也想不到,出现在这里的是司家独子,司皇野!司家是灰色产业的巨无霸,神秘而独特,没有任何一个家族愿意得罪他们。司家独子喜怒无常,性情暴戾,秦凝芙亲眼见过他一脚踹飞惹怒他的女人...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秦翊沫司皇野   时间:2022-11-24 08:10

《疯撩》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小说《疯撩》,主角分别是秦翊沫司皇野,作者“槿薇”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您好,客房服务”门外传来的是女性的声音,秦翊沫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开了门,酒店的服务员递给她一个袋子,里面是全新的衣服“是司先生离开之前吩咐给您送来的”服务员不等秦翊沫问就主动解释秦翊沫心道还算…

第4章 你既然这么孝顺,不如陪他

秦翊沫脑海中飞速划过一个念头绝不能让秦凝芙发现手机里的视频,否则她的计划就失败了。

“转过去。”

男人抬手捂住了秦翊沫的眼睛,按住肩膀,将她转向墙壁。同时,一张带着雪松香的面具落在她脸上,将她的脸遮了三分之二。

秦翊沫想了想,没反抗。

秦凝芙又气又急,一堆国骂在看见男人的脸后戛然而止。

“太子爷?!”

她怎么也想不到,出现在这里的是司家独子,司皇野!

司家是灰色产业的巨无霸,神秘而独特,没有任何一个家族愿意得罪他们。

司家独子喜怒无常,性情暴戾,秦凝芙亲眼见过他一脚踹飞惹怒他的女人。

她还在思考要怎么问,贺新知已经冲上去,指着司皇野说“我朋友的钻石项链丢了,怀疑是你偷的,手放在脑后我要搜……”

“砰”一声,根本没看见司皇野是怎么动作的,贺新知已经飞出去三四米远,当场晕死过去。

秦凝芙吓得脸色惨白。

司皇野瞥向她,不耐烦地说“滚!”

秦凝芙魂不守舍地转身跑了。

秦翊沫想把面具摘下来,手指刚触碰到边缘,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先一步将其拿走。

等她回头,黑金两色的面具回到了男人脸上。

危机解除后,场面变得很尴尬。

男人整暇以待的样子激起了秦翊沫的反骨,不就是一个吻吗,情急之下演一场戏而已,她根本不在意。

“司皇野?”秦翊沫微微挑眉,见男人没反驳之后,从随身的小包里摸出一张名片递过去,“很荣幸认识您,这是我的名片,期待以后能有不错的合作。”

公事公办的口吻,疏离冷淡的态度,是娱乐圈王牌经纪人该有的职业素养。

只是此情此景,未免显得薄凉。

秦翊沫表现得就如说出的话一样镇定,然而过于殷红的唇冲淡了这份薄凉,显得尤其欲盖弥彰。

司皇野慢条斯理地接过她的名片,偏冷的音质不急不缓道“秦小姐的谢礼真特别。”

秦翊沫悚然发现她递给对方的根本不是名片,而是酒店的房卡!

她尴尬得双颊发烫,想拿回房卡,司皇野却抬高手臂让她扑了个空。

她大半个身躯靠在他怀中,踮起脚伸长手臂的样子,像是要与他拥吻。

司皇野垂眸看着忽然撞进自己怀中的小女人,似笑非笑道“其实也不用这般着急。”

秦翊沫硬着头皮站好,伸手推了推男人的胸膛,色厉内荏地解释“这是我帮艺人准备的房间,请太子爷还给我。”

语气很冷淡,要是没有细细的颤音就装的更像了。

司皇野眼中的笑意藏不住,她啊,一直都这么要强,不允许自己表露任何怯弱。

如果没有那七年的相处,他还真就信了她的强大和冷漠。

“我有名字。”司皇野声音低哑,语调带着莫名的宠溺,“我叫司皇野。”

秦翊沫小小地呼了一口气,“司先生,感谢你替我解围,这个人情以后一定还上。”

看着她极力保持镇定的模样,司皇野往后退了两步,眼见着秦翊沫像一只得见危险离开的小猫,浑身炸开的“毛”慢慢归顺。

司皇野无奈,她戒备心太强了,对所有靠近的男人都带有敌意。

正因为这样,他才不敢表露身份,一直以曹弘毅这个身份和她相处。

“我记住了。”司皇野朝她伸出手,“走吧?”

伸到她面前的手皮肤白皙,骨节匀称,漂亮得像艺术品。

秦翊沫略微犹豫,将手放在他的手心。

她以为只是一个场面动作,没想到上一秒还绅士的男人,握住她的手之后竟会用力一拽。

司皇野将她抱起来,“我带着你走得快一点。”

理所应当的语气,仿佛真的没有半点私心。

秦翊沫“……”

传闻太子爷暴戾多变,今天看来,厚脸皮才是真的。

虽然感激他帮自己解围,但秦翊沫可不想和司家人有太多牵扯。

快到会场时,她胡乱找了个借口溜走,然后将录下秦凝芙私会的视频发了出去。

片刻之后收到回复“准备完毕。”

秦翊沫回复“等我口令。”

做好准备,她重新回到会场。

此时,会场气氛有些微妙,原本已经开始的订婚仪式不知为什么推迟了,议论声逐渐增大。

秦凝芙趴在她母亲古怡怀里哭成了泪人,秦明瑞满脸怒容地站在一旁,唾沫横飞地嚷着什么。

陆珩站在他们一家对面,脸色阴沉得能滴下水来。

秦翊沫刚出现在会场,秦明瑞大步走了过来。

“拿来。”他命令道。

秦翊沫看了看伸到她面前的手,从随身带着的小包里翻出一个硬币放在秦明瑞手心“别嫌少,买个馒头吃吧。”

秦明瑞脸气得涨红,将硬币狠狠摔在地上,指着秦翊沫的鼻子“你少装蒜!快点把你偷了的帝王绿交出来!”

秦凝芙为了拿回偷情的证据,竟然敢拿陆家传家宝撒谎,确实有些胆量和手段。

不过,也仅此而已。

秦翊沫浅浅一笑,不慌不忙说“那真是太糟糕了,找不到的话陆家不止要退婚这么简单吧?不过秦总着急找回来也不能胡乱咬人。”

秦明瑞急得要死,说了两句耐心告罄,怒吼“你半途离开宴会场,不是你偷的还能有谁?快点交出来,不然我让你爸爸亲自来跟陆家赔罪!”

秦翊沫脸上笑意不变,丝毫没有被威胁到。

“半途离开的可不止我一个人。”秦翊沫看向走过来的秦凝芙,浅浅一笑,“是吧?”

秦凝芙心里怕得要死,又不敢表现得过激,柔柔弱弱地说“姐姐,我不是故意撞破你的好事,你想报复冲我来就是,偷走陆家传家宝藏在身上,你让爸爸妈妈怎么和陆家交代?”

“原来是藏在身上了。”

秦明瑞咬牙切齿地伸手要搜,被秦翊沫一巴掌甩在脸上。

“……你敢打我?!”

话音才落,秦翊沫扬手又是一巴掌。

她七年前就能带着兄弟们在新开的夜店看场子,绝对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秦明瑞被她打懵了,倒是秦凝芙惊恐地叫起来“你怎么可以对爸爸动手?!”

“你既然这么孝顺,不如陪他。”

“你要干什么?啊——秦翊沫!你住手——”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