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猎奇小说!

首页资讯›《柳妄之白梦月南芜月》柳妄之白汀月全本阅读_(柳妄之白汀月)全集阅读

《柳妄之白梦月南芜月》柳妄之白汀月全本阅读_(柳妄之白汀月)全集阅读

《柳妄之白梦月南芜月》

柳妄之

柳妄之 现代言情 白汀月

现代言情《龙凤双宝:夫人带球跑》,讲述主角黎米京廷的甜蜜故事,作者“黎米”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黎米陪孩子们在院子里散了会儿步,孩子们给妈咪分享今天在新幼儿园里的所见所闻。回到儿童房以后,黎米又给孩子们讲了故事,终于把他们哄睡着了。看着床上安安静静躺着的俩个小人儿,她心中是说不出的欣慰,自从认了爸比,孩子们脸上的笑容都变多了。来到主卧室前,黎米深吸一口气,这是她今晚唯一的归宿。这偌大......

来源:xkxs   主角: 柳妄之白汀月   时间:2024-04-03 10:45

《柳妄之白梦月南芜月》小说介绍

小说《柳妄之白梦月南芜月》,是作者“柳妄之”笔下的一部​现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柳妄之白汀月,小说详细内容介绍:“你说呢,嗯?”……这蛇顶着张清心寡欲的脸,勾起人的时候竟也面不改色。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实在太过嚣张,我话到嘴边又猝不及防地憋了回去,忍不住掀起眼皮瞪了他一眼,偏头避开他的目光,脸颊和耳根…

《畅读 玄蛇在侧》 第10章

《畅读玄蛇在侧》免费阅读!这本书是南芜月创作的一本言情,主要讲柳妄之白梦月的故事。
讲述了…《畅读玄蛇在侧》免费试读大抵已经猜到我还会这样问他,柳妄之没什么反应。
他一个翻身侧躺到旁边,单手支着额角,眼里已经恢复了那股子寡淡“白汀月,这件事我已经说过了,不想重复第二遍。
“可是那些蛇,还有那天晚上以后村里才开始发生蛇祸……这些你要怎么解释?我不甘地追问。
“你就这么希望是我?他一瞬不眨地望着我,光影落在他白玉无瑕的脸上,明明暗暗,“如果真是我,你打算怎么办?我被这话梗得一阵语塞,想了想,默默咬牙直视着他说“如果真的是你……你不让林秀村好过,那我也不会让你舒心。
“啧,不仅恩将仇报,还敢威胁我?柳妄之看了我两眼,平躺下来曲着条长腿,抬手捏了捏眉心,“白汀月,你就没发现那夜因为我的出现,你才没被那顶蛇轿抬走?“什么……?我愣了下,猛地撑起身子望着他。
“说得不够清楚么?柳妄之偏头看向我,淡然直叙,“那天我醉酒路过,顺便救了你一命。
明白了?短短一句话,信息量实在有点大。
柳妄之说得漫不经心,却瞬间把我砸懵了。
他不就是我梦里那条蛇吗,但后山蛇群驮来的诡异花轿……却不是他派来的?那这样说来,我和这条醉蛇岂不是阴差阳错又歪打正着,才在偶然的机遇下撞上?以至于欠了他个人情债,所以才会被他缠上?我整个人怔住了,混乱的大脑在嗡嗡的响,“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蛇珠,和蛇群,还有老王头跟刘大姑……“不是我。
柳妄之十分随意的把手搭到我腰上,指腹隔着衣服轻轻地摩挲,“白家确实欠了我些东西,但我既选择救你,又何必拿你周围的人泄愤。
“念在你初犯,我不与你计较,还可以告诉你,这一切另有东西作祟。
他说着身子贴过来,微垂着长睫望着我,眼里没什么情绪,手却顺着腰线开始不安分地往下滑,“不过现在,我觉得咱们可以先谈点别的。
他说话时鼻尖蹭过我的耳廓,忽然张嘴衔住耳垂,暧昧不明地咬了一下。
“你说呢,嗯?……这蛇顶着张清心寡欲的脸,勾起人的时候竟也面不改色。
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实在太过嚣张,我话到嘴边又猝不及防地憋了回去,忍不住掀起眼皮瞪了他一眼,偏头避开他的目光,脸颊和耳根在黑暗中不争气的红成一片。
柳妄之难得低声笑了下,随后一个翻身覆上来,结实的胸膛紧贴着我,含着草木香气的唇湿润地吻了过来……不过多时,屋外起风了。
一声凄厉的猫叫骤然划破了夜的宁静,窗外淅淅索索的声音伴随着拖沓沉重的脚步越发靠近,房间落了帘子的玻璃窗上,慢慢映出一道模糊的人影。
恍惚之中,我无意瞥见了那道影子,神色顿时一惊,指甲一不小心用力挠在柳妄之线条匀称的背上。
“柳……唔?!柳妄之不动声色地停下动作,在我惊叫前一把捂住了我的嘴,他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竖在唇前,望着我轻轻摇了摇头。
我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睁大眼睛一动不动,十分配合的安静下来。
窗外的人影晃了一下,本该是嘴的地方像蛇一样吐出分叉的信子,紧接着,一个怪异得如同锯子割木的声音,紧挨着窗边阴森幽怨地响起。
“白汀月……白……汀月……“时候到了……来……跟我来……不寒而栗的恐惧一点点浮在我的瞳孔里,浑身汗毛瞬间根根竖了起来。
屋外站着的那个哪里是人,分明就是死后被我用香灰封了窍的刘大姑!梅婆婆说了,那两具消失的尸体今夜定会自己寻回来,但我怎么也没想到,这东西不去王家也不去刘家,竟是跑到这儿来找我!刘大姑一声声的在窗外叫着我的名字,我发凉的手还搭在柳妄之身上,控制不住微微地抖。
柳妄之仍然覆在我身上,保持原来的姿势把我搂在怀里,察觉到我在微微发抖,便用被子把我裹起来,低头在我眼睛上亲了一下“别怕,我在这它进不来。
你就老实待在屋里,天亮前不要踏出白家大门。
过了半晌,刘大姑突然噤了声,嘴里嘶嘶吐着那根“蛇信子,僵硬缓慢地转动身子,一步一摇地离开了窗边。
这一闹显然没了兴致,柳妄之冷着脸撤出去,安静地站在床边整理好衣服,然后什么也没说,就化作一道烟雾消失了。
这番惊吓着实把我吓得不轻,那未尽的风月之事也早就被抛到了脑后,心脏还揣着余悸不安的跳动着,像是悬在半空怎么也落不下来。
我根本不敢想象,如果今晚柳妄之不在这儿,我会怎么样?哪怕枕下还压着那瓶黑狗血,我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能确保自己万无一失。
翻身时触碰到身旁残留的一点温度,心绪更是复杂几分,我把脖子上挂着的蛇鳞紧紧攥在手里,睁着眼望着窗外,硬是捱了一夜。
天光大亮时,夜里萧条的风早就停了。
我迫不及待地起了床,随便洗漱收拾一下,拉开家门直奔刘大姑家。
刘家的屋子还亮着昨夜的灯,老远就听到那只黑狗在后院里吠叫。
顾不得敲门,我推开篱笆径直走向院内,恰好碰见刘家小儿子从低着头屋里出来,一副行色匆匆的模样,像是着急着出门。
我拦在他面前叫了他一声,少年抬起头来,顿时露出了点喜色“白姐姐你来得正好,我妈她回来了,我正赶着去请梅婆婆过来。
“回、回来了?这话说得怪诡异的,但我转念一想,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速去找婆婆,自己则打起精神,顺着院子绕到刘家后门。
刘家的女儿和女婿远远站在门内,那只黑狗守在门边朝着后院不停吠叫,我抬眼望去,便见外面那棵老枣树下,整整齐齐横着两具腐尸。
左边那个蓬头垢面、肤色蜡黄干枯的是刘大姑,右边那个被咬得头都掉了的,看样子应该是老王头。
“这俩东西什么时候在这儿的?我折回屋内,向刘家女儿询问情况。
刘大姑的女儿说“昨、昨晚上我们刚睡下不久,就听见这黑狗发了疯似的一直叫,我老公连忙下去查看,就见到那、那具男尸浑身爬满蛇,直挺挺地站在我家门外!“别提了,简直太吓人了。
刘大姑的女婿接过了话茬儿,“你是不知道,他当时眼睛嘴巴里全是蛇,整个人就像是被蛇撑起来似的,吓得我门也没关直接就跑回了楼上。
我望着老王头那浑身没有一块好肉的尸体,忍不住一阵恶寒“那后来呢?“后来我听动静,那东西应该是进屋了,这黑狗也不知道遭了什么罪,嗷嗷惨叫。
“我和我老婆急啊,可是又不敢下去看是什么情况。
再后来没过多久,我听到楼下王老伯在痛苦嘶嚎,这黑狗的叫声突然变得有了底气,接着就是一顿撕咬和惨叫,一直持续到后半夜才消停。
“等今早我们再下来看的时候,就看到王老伯的尸体倒在门外,头被这黑狗咬掉了,我丈母娘的尸体就躺在他边儿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刘大姑的尸体昨晚是跑到了我那儿,老王头的尸体却在刘家。
这俩东西已经不是普通诈尸那么好对付,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不仅把他们一并收拾了,还弄到这儿老老实实躺着的?热门小说《玄蛇在侧》试读结束,阅读全文向上看

小说《柳妄之白梦月南芜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